放下爭房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因直腸癌做了手術,手術後,排泄非常困難。七月二十六日,在友人的勸導下開始煉法輪功。剛開始學,第一天早晨就立即見效。動作還沒學會,正學著就要上廁所了。那天,一天輕鬆。

從此後,我天天堅持煉,身心變化很大,多年的慢性病如:過敏性氣管炎、神經性胃炎、神經官能症、頸椎增生都好了,特別是急躁、尖刻的脾氣也變了。當時全家人都支持我煉法輪功。

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正是我煉功第五個月的那一天,發生了一件令我終生難忘的事情。要不是煉了法輪功,不知會出現甚麼後果,說不定命都會搭上。

我的工作單位是個中小型企業,當時單位明文規定分房以男方為主,男方要調動,首先得交房,才給辦手續。我老伴八六年調走時,我向單位提出:交房,我也調走。當時我基本找好了接收單位。可當時工廠正擴建,需要設備,當時我正管這塊,因工作需要,經領導研究同意,只要我不調走,別人怎麼住,我就怎麼住。

因為三個孩子正上高、初中,我也不想搬,所以就全力以赴的跑設備。上到北京部裏跑,下到設備單位班組。為了裝箱快,裝的全,因易損件多,我就自掏腰包給工人買燒雞、啤酒。真是全身心撲在工作上,使單位設備配套完整齊備,很快形成生產能力。當時省直屬公司的人都佩服我的工作能力。

可是現在單位房改規定,夫妻雙方只能佔一頭,老伴單位已完成房改,人家也給開了證明。當時老伴已病殘在家。我廠辦公室主任也給辦了手續。

可就在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正好是我煉功五個月的那一天,有知情人偷偷告訴我,房子不賣給我(當時五十三平米的房子僅五、六千元),並說明天公布,後天放年假,就定下了,找也沒辦法找了。

我一聽急了,老伴已病退,我也快退休了,工作一輩子,最後連個窩都沒有。而且我住本單位房,是當時領導批准的,並已給出了證明(他們已退休)。我就去找當時的廠長兼書記的領導,他中午陪客人喝了幾兩酒,藉著酒氣說的話很難聽,我看沒有商量餘地,就說用法律解決(因我當時已諮詢過有關法律部門)。

他一聽急了,說:「你太天真了」,並說:「你去告吧,房子就是我不給你,法院判了我也不給你!本屬黨委可以否決上屬黨委的決定。」說完把我推出他的辦公室。

我當時都蒙了,心像裂了一樣痛,雙臂抱著胸口回家了。老伴見狀說:「我拿把刀把他殺了!」其實他已殘疾,平時老實巴交的,只不過當時說說氣話而已。

我飯也不想吃,在家也呆不住,就捂著心口在外邊轉。想了很多很多:「當時廠子困難時,我們頂著幹,現在他們吃現成的,而且他們自己都買了特大的房子,聽說淋浴房都是德國進口的設備。而這麼個小房子都不給我,欺人太甚!你不讓我生活,我也不能讓你好過……」就這麼胡思亂想的亂走。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了早晨煉功的小樹林。一到這個煉功場,我感到頭腦好像清醒了一點,就想:我是煉功呢?還是要房子?我要煉功,就得按煉功人的標準要求去做,就不能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鬥,就不應該爭房子。可不要房子,我住哪?我要爭房子,我肯定能爭下來,可我的身體可能就不行了,因為這過程肯定要著急、生氣、上火,吃不好睡不好,人肯定就垮了。

腦子裏翻來覆去的想,一會兒覺的還是煉功吧,一會兒又覺的還得要房子。就這樣邊走邊想,激烈的鬥爭著。走著走著,突然想起《轉法輪》中的一句話:「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1]我當時還記不住是在哪一講,就記得有這麼一句話。是呀,在矛盾面前退一步,何必揪著心呢?房子我不要了。

就這麼一想,好像一步跨過來了,身體一下輕鬆了,心一下放下了。這時才知道天已經很晚了,周圍黑黑的,風刮著樹葉亂飛。身體也覺的冷了,肚子也覺的餓了。這時自己一下子堅定下來了:我要煉功,我不去爭房子了。

我趕緊回到了家。我一進屋,見小兒子正急的要哭,老伴也正氣的不行。我平靜的安慰他們說:「沒事了,吃飯吧。」我一直是家裏的主心骨,家人一看我很平靜的樣子,也把心放下了。

第二天,我很平靜的告訴單位領導:「房子我不要了。」可是他們卻說:「房子你可以繼續住。」

就這樣住到過大年,老伴他們單位買了兩棟新樓房。第二年,我們就住進九十多平米的新房了。後來老伴身體不好,孩子們又給他買了套一百多平米的四室二廳二衛的大房子。

如果不是煉法輪功,我當時怎麼能放下那利益之心?我要是跟他們去爭去鬥,不知會鬧出甚麼後果,也許命都會搭上。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是偉大的師父從新塑造了我的靈魂,讓我看淡了這一切,明白了法理: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你也爭不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