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善面對生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我是一個農村婦女,今年五十六歲。一九九七年,我家一位鄰居給了我一本《轉法輪》,說這本書你看懂了,能治病,還能修佛。我一翻第一頁,看見師父的法像,呀,我好像在哪見過師父,但又想不起來,那麼的熟識、親切,還沒等看書裏講的是甚麼,就感到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

我得到了《轉法輪》這無價之寶,一有空就看,我懂得了人為甚麼來到世上,懂得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得與失的關係,人為甚麼會得病。學會了如何真正的做個好人,那就是出現任何矛盾不責怪別人,而是找自己的不足,從而在日常生活的矛盾中,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我曾經渾身是病──胃炎、不敢吃生冷東西,神經性偏頭痛、一生點氣就頭痛,腦神經不好、整晚睡不著覺,每到夏天,一到晌午,就頭暈,就得馬上躺下,有時連中午飯都不能做,婦科病、肩周炎等,整天病懨懨的,沒有力氣,每年吃藥都得花不少錢。可是,自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之後,鄰居之間和睦了,上商店買東西,人家多找錢,我都給人家退回去,不佔別人的便宜。不知不覺我的一身病全好了,走路一身輕。

用善對待家庭魔難

二零零零年,丈夫在一家漁民船上打工,出了意外事故,離我而去,扔下了我和兩個女兒。那時就像天塌了一樣,船主只給了一萬三千元錢安葬費,就不管了。現在的人出了甚麼事,怕花錢,往外推責任,還躲著。親屬鄰居看此事都很氣憤,叫我領倆孩子上他家去哭去鬧。他家船出海,就上海岸去哭,去打官司,一定贏。

我想: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船主家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在修煉中,我體會到:遇到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有因緣關係的,也許是我生生世世的業力所致吧。如果我領孩子上海岸去哭他們,不是咒他們也不得好嗎?我修真、善、忍,我的善哪去了?我不能這樣做。上法院打官司也不行,一個修煉的人怎麼能和一個常人打官司哪?不行,一個佛一個神不會這樣做的,我不能為了滿足個人那點既得利益,去這麼對待他們,屬於我的不會丟的。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

我找到對方,告訴他: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師父要我們做事要考慮別人,處處與人為善,你們家也不容易,我不修大法,我不會這樣對待你們的,你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方說:你是個好人。

當時我的大女兒才十六歲,小女兒九歲,正在上學期間,孩子們拉著我的手說:「媽,我們以後怎麼辦?」我當時很有底氣的說:「別怕,咱們有師父,有大法。」倆孩子眼睛睜得圓圓的看著我,我向孩子們點點頭,孩子們好像明白了甚麼。

這些年,我靠種地、打工供孩子上學,師父給了我好身體,我種地年年大豐收,出去打工,工資也高。我走過的每一步、闖過的每一關,都離不開師父的呵護。

現在我的倆孩子已經長大成人,各自有了很好的工作。倆女兒說:媽,我們娘仨能闖到今天,全是師父的恩賜!

用善面對冤枉

一次鄰居大嫂有病不能做飯,大哥在外地攬了點活,要出去幹活,大嫂托我給她做幾天飯。我說好!我想:我是修煉人,別人有難,那當然幫啊。有一天早上,大嫂上廁所,一下子摔在地上沒起來,尿在褲子裏,我把大嫂扶到炕上,然後幫她把衣服換上,我便把大嫂的衣服從裏到外洗乾淨,晾在外面。

現在的人道德水準真是低下,有些不三不四的人看見,不理解,說了我些很難聽的話。哎,現在的人做好人都難。有一天,鄰居妹妹告訴我說,誰誰怎麼怎麼說你幫他家幹活,是跟大哥有不好關係,那話說的別提多難聽了。

我聽了,心裏那個難受啊,氣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這時我想起師父的話:「我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1]

我一下子明白了,我是修煉人,向內找:我這不是不能被人冤枉、不能被人說的人心沒去嗎?他們不是在幫我提高心性,轉化我的業力嗎,我還真得感謝他們哪!

我感恩師父用真、善、忍法理洗淨了我的思想和心靈,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