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窩的日子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二零零七年中秋節那天,我和另外一名同修被綁架。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半,關進四川省成都女子監獄。

關進那裏首先遇到的就是邪惡轉化,監內嚴管。獄警利用殺人犯、死緩、無期的犯人以及邪悟的人來「轉化」我。剛開始,我一直抱著慈悲的心態想:你來轉化我,我正好轉化你。我一直給他們講真相,給他們背師父的經文,可是他們不聽,他們就是要「轉化」我。他們的目地就是要我聽他們那套邪悟理論。我每天跟他們辯論。他們看「轉化」不了我,就不讓我上廁所、不准買東西、每天只給我打一瓶開水、不准我出監室。那個負責「轉化」我的猶大整天罵師父、罵大法、罵我。我就再也不想跟他們辯論了,我就整天發正念。

這樣過了四個多月,又有同修被送來了,他們才把我調到和刑事犯住在一起,監內嚴管,有兩個刑事犯監視我。剛開始我沒煉功,師父就利用別人的嘴點化我說人家沒轉化的都煉功,你也沒煉功,你還不是跟轉化了的一樣嗎?我悟到是師父讓我煉功。這樣我就開始煉功。

在煉功過程中遇到很多麻煩挫折,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都用正念闖過來了。我每天背法、發正念,開創了在那裏學法煉功的環境,在不斷背法、煉功過程中,我逐漸的去掉了怕心。

有一天,監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監區長來找我,讓我穿囚服。我堅定的告訴她:我是大法弟子我不穿囚服。還給她講了很多,告訴她迫害法輪功會遭報應的等等。她聽了很生氣,就說要把我的衣服全部收走。她走後我向內找自己,我意識到我對她講真相沒有錯,但是我說話的口氣並不慈悲。她就派另一名獄警找我談話,這個獄警對我很客氣,讓我坐在沙發上和她聊天,然後她說讓我穿囚服。我說考慮考慮。我沒有硬和她頂撞。

晚上睡覺我作了一個夢,夢見天空中滿天烏雲中間有一尺多寬金光閃閃的縫隙,師父坐在蓮花上來了。第二天這名獄警來監室看我沒穿囚服就問我為甚麼沒穿囚服?我說昨天我覺得你說話好聽我不好意思拒絕你,回來後用法來衡量覺的不對勁就沒穿。她就讓兩個犯人把我所有的衣服全部搜走了。當時是六月份,天氣比較熱,我只穿一件短袖衣服一條睡褲。到了九月份天氣涼了我沒衣服穿只好每天抱著一個枕頭。有一天,有個心地善良的獄警在監控器裏看到了,她就來問我,衣服放到哪裏了?我說我不知道。她去找沒找到,就叫人給我送來一套囚服我沒要。十月份開保管室才把我的衣服拿出來。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在這裏我還遇到這樣一位同修,她是比我早一些時候被非法關到這裏的。因為不穿囚服那些惡人就把她的衣服全部搜走,連身上穿的衣服都給扒光,同修每天只穿了一個胸罩和內褲,只好披個被單。同修非常堅定每天照樣煉功。監視她的犯人經常打她。她從沒有怨言,照樣慈悲的給他們講真相,不斷給那些獄警寫勸善信。不斷遭到迫害,她不斷講真相,無論在哪裏,看到甚麼人她就喊:「法輪大法好!」我和她都是監內嚴管,很少能見面。我每次見到她,都會被她感動。

有一年監獄要辦「一卡通」,就要照相。照相的時候每個人要端個小黑板上面寫著罪名、刑期、姓名。有的同修不想端黑板,因為上面寫的×教,惡警就打她耳光。面對這種情況我和同修們就發正念,決不允許邪惡再來迫害大法弟子。到了我照相的時候,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誰也不配來迫害我,誰也不配來考驗我。我把黑板上的字全部抹掉。獄警見狀,就告訴寫字的犯人,只把名字給她寫上算了,其它不寫。我就把像照了。

剛被關進去的那兩年,我因為不「轉化」一直不准我去超市買東西,只能讓監視我的人幫我買,只能買日用品,不准買吃的。監視我的人明白大法真相。所以對我很好。每次都幫我買日用品,後來她刑期滿了,換了一個人來監視我,這人就不願意幫我買。最初我耐心的給她講真相。但是,因為我的購物卡是放在監區長辦公室,每次我買東西她都要去拿卡,她就不願意去。每次都刁難我。我就義正詞嚴的告訴她,你必須給我買。她就乖乖的給我買了。通過這件事,我向內找自己,我悟到邪惡不准我去買東西這是對我的一種迫害,我不能承認邪惡對我的迫害,我必須全盤否定。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於是我就決定自己去超市買日用品。在買東西的過程中有時也會遇到麻煩,我都請師父加持幫助,用正念闖過來了。

在和刑事犯相處的日子裏,剛開始的時候我很喜歡用常人辦法幫他們做事。那時監內可以勞動。那些犯人每天把車間的活拿回來做。我沒參加勞動,我就把監室的事全包了。後來我意識到,邪惡把我抓到這裏,我就應該利用這個機會給她們講真相,從根本上救度他們的,不是來幫他們做事的,有些事能幫有些事是不能幫的,主要是要講真相。這樣我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我把所有能接觸到的人不管是犯人還是獄警都當成我的親人。有機會我就給她們講「法輪大法好」。有很多人明白真相後都相信大法好。有些犯人明確表示出去後要學法輪功。特別是地震的時候告訴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她們都相信並默念「法輪大法好」。

二零一一年,監獄又掀起新一輪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把全監獄所有沒「轉化」的大法弟子都集中起來辦洗腦班。每天看那些污衊師父污衊大法的錄像,然後讓這些人討論。妄圖轉化大法弟子。他們在陰暗角落裏用那種卑鄙無恥的手段來迫害大法弟子。因為他們知道不用這種手段「轉化」不了大法弟子。洗腦班轉化不了我,邪惡又把我關進其它監區轉化室,整天讓我看那些佛教錄像片以及其它的那些亂七八糟邪惡的東西。我堅決否定這種對我的迫害,他們看動搖不了我就天天罵我,不給我打開水。當時正是冬天。我就每天洗冷水澡、冷水洗頭。他們又嚇唬我要把我送到監獄禁閉室去。我說去就去。他們看嚇唬不了我,就把事先寫好的轉化書拿出來,兩個人拽住我兩隻胳膊強迫我按手印,我不按。我在和他們撕扯的過程當中把我的毛衣兩個袖子全扯爛了,我仍堅決不按。他們就把轉化書交上去了。當時我想寫嚴正聲明,又轉念一想轉化書又不是我寫的,我也沒按手印沒必要寫聲明,所以就沒寫。結果就又招來又一輪迫害。每天幾個人摁住我往我身上套囚服,我請師父幫我。他們還是不斷的往我身上套囚服,我堅持了二十幾天一直沒有突破。我不斷背法發正念,但是他們每天還是往我身上套囚服。我認為這是對大法弟子的侮辱,就想一頭撞死。這時我想到師父在講法中說自殺是有罪的,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不斷的向內找,看自己哪裏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二零一零年我弟弟到監獄來看我,我不穿囚服惡人就幾個人按住我往我身上套囚服,我在心裏喊師父幫忙,他們立即就鬆手了,沒有再往我身上套囚服了。這次為甚麼就沒有突破被迫穿了囚服。但是我一直不斷背法,在背法過程中我悟到必須要寫嚴正聲明,才能使邪惡無空子可鑽。必須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立即寫了嚴正聲明,所有以我的名義寫的所謂「三書」我一概不承認。我把聲明交到監區長那裏了,另外空間邪惡解體了。我被調出了轉化室又和其他犯人在一起了。

後來我聽說很多同修最初都是被邪惡之徒在他們事先寫好的轉化書上按的手印,有的是在睡覺的時候被別人給按了手印。但是她們沒有寫聲明,沒有否定邪惡的迫害。所以每個月要給邪惡寫甚麼心得體會,邪惡逼她們煉其它氣功,如果不煉就被罰站、被嚴管。同修堅持不了只好妥協。邪惡總是想方設法用各種手段想把大法弟子拉下去。

他們看轉化不了我就想用減刑來誘惑我,以便達到讓我變相轉化,承認邪惡對我的迫害的目地。在那裏必須時刻保持正念,稍不留神就可能被邪惡鑽空子。惡人會利用在這裏關的時間長了想回家的心理,用偽善來誘騙大法弟子上了他們減刑的圈套。每次讓我減刑我就寫嚴正聲明堅決否定邪惡對我的迫害。因為邪惡給法輪功減刑必須是轉化的他們才給減刑。而且他們要寫污衊師父,污衊大法的所謂鑑定書。法院要開聽證會。

每年年終監獄的犯人都要寫總結,我從不寫。有一年,有個犯人背著我給我寫總結,她按著轉化那一套給我寫的,交上去後被監區長把她叫去,告訴她,我沒轉化,不能按轉化給她寫,否則上邊來檢查會被批評的。因為我寫了很多次聲明,每次他們讓我減刑我就寫聲明我不承認邪惡對我的迫害,不承認那個刑期,所以極大的震懾了邪惡。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