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窩中證實大法的點滴紀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日】在中共對大法弟子的十幾年迫害中,我經歷了兩次勞教,一次判刑,無數次的非法拘留,其中經歷的殘暴迫害如:支棍鐐銬、上大掛、大背劍、眾人摔、打、冷凍、灌食、抽血、打針等等,每次都幾乎將我置於死地。然而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在神跡的展現中,這些慘無人道的迫害,都被師父化險為夷,我也因此死裏逃生。

這裏僅說一說二零零二年的那次被迫害。

整體正念顯神威

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我被綁架到鶴崗第二看守所十四號監房。據警察說這裏是國家級「先進」看守所。從我以下親身經歷的迫害事實,可以看出邪黨標榜的「先進」是迫害人招數的「先進」、酷刑「先進」、警察兇狠「先進」、惡黨殘暴「先進」,總體上講就是邪黨的九大邪惡基因「先進」。

我被關進監房時,警察剛強迫大法弟子看完栽贓陷害大法的錄像,所長就領著他的一位朋友來到十四號監房。他以為這種精心炮製的造假錄像會使大法弟子受騙,從而動搖對大法的信念呢,就問大法弟子:「你們看完錄像思想有甚麼轉變啊?你們還煉不煉功了?」大法弟子怎麼會被這種雕蟲小技所欺騙呢,當即大法弟子們爭先恐後的揭露了邪黨對大法栽贓陷害的謊言,並講述了大法的美好和修煉大法後按照真、善、忍去做,會身心受益的親身體驗。所長看到欺騙未能得逞,便歇斯底里的吼道:「你們等著,我就不信共產黨鬥不過你們!治不了你們!」

過了兩天後,警察以大法弟子煉功為由,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大法弟子煉功,立掌發正念,警察進來干擾,並訓斥監號長(犯人):「她們煉功你為甚麼不管?」監號長說,江××、共產黨都管不了,我怎麼管呢。警察聽後無理智的喊:「你管不了她們,你別想回家!你判緩(判三、緩四)我這裏也不放你回家!」接著又進來一群警察帶著皮帶、「小白龍」(一種用於打人的白色塑料管)等,把我們從炕上拽到地下連踹帶打推搡到走廊,我們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並說警察打人是執法犯法,他們卻邪惡的大叫:「上頭有令,打死煉法輪功的算自殺!」他們一邊喊,一邊氣急敗壞的把前幾位大法弟子上支棍鐐銬酷刑,然後又到附近的監獄、看守所收集刑具,還不夠用,就現買材料焊了很多刑具。刑具支棍鐐銬,是約一米長的鐵棍上焊上腳鐐,把雙腳用鐵環分別固定在支棍兩端,然後串上手銬,再把雙手銬上。這樣被銬的大法弟子不但身體無法坐直,而且吃飯得靠人餵,上廁所得用人抬。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這樣,二十六名大法弟子都被他們強行砸上支棍鐐銬,坐在地磚上。當時正是穿絨褲的季節,監房裏本來就陰冷,再長時間坐在地上,就有冰冷凍入骨髓的感覺。即使如此,警察為了加重對我們的迫害,又弄來了電風扇,對著我們打開吹,在師尊慈悲呵護下,大法弟子沒有一個怕冷的。他們見此情景又變換了招數,下令刑事犯輪流監控大法弟子,晝夜不許閉眼睛,如果警察在監控室看到有閉眼睛的,就懲罰刑事犯,並有意煽動說,法輪功這樣,你們就跟著倒霉吧。在這種邪惡的監控下,只要大法弟子一閉眼就立刻會遭到水澆或打罵。一次,一個刑事犯看我們鎖著刑具整日整夜坐在冰冷的地磚上,實在不忍心,就給一位大法弟子披了件衣服,結果沒過幾分鐘就衝進來幾名警察給她砸上了腳鐐。

一天上午,大法弟子整體對著監控器齊發正念,神蹟出現了,監控器突然壞了。警察進屋問誰動監視器了,監號長說誰也沒動。這回不能監控了,警察只好偶爾到這裏看一眼,刑事犯看著警察,我們就閉眼睡覺,一直到下午監控才修好。

我是經受這種酷刑第八天轉投勞教所的。警察曾說這種酷刑三天就可以使臀部腐爛,大法弟子承受八天酷刑沒有一個臀部腐爛的,警察都覺的不可思議。

金剛意志

一次在黑窩裏晚上煉功,次日獄警上班就讓犯人把我拽到獄警辦公室,然後獄警指使犯人對我實施酷刑迫害,想逼迫我保證不再煉功。她們對我說:「你保證不再煉功就讓你回去,否則對你不客氣!」先是五、六個犯人按著把我嘴粘上膠帶,想不讓別人聽到我遭迫害時的喊聲,接下來用圍裙蒙住我腦袋,然後對我拳打腳踢,打了一陣子,把圍裙拿下來,又給我上酷刑「大背劍」。過一會看我還不屈服,又把電棍拿來,在我眼前弄的直閃火花、「啪啪」做響,準備電我。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大背劍」

在這一系列迫害過程中,我心裏一直求師父加持我發出強大正念:電不著我,電我就會電她們自己。我用信師信法、金剛不破的意志持續發正念。後來她們一直沒敢電我,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呵護我,在鼓勵我。我更信心十足的發正念了。從早上八點多一直到下午兩點多才撤下大背劍酷刑。這期間沒讓我吃飯。監區長把我叫去說:「不讓你表態煉不煉功了,你回去吧。」我知道是操控她們迫害我的黑手爛鬼解體了。

智慧破除洗腦課

在黑窩裏除酷刑外,大法弟子還經常被強制洗腦,而且洗腦方式很隱晦,獄方經常用傳統文化的名義掩蓋其邪惡本質。

有一天,監區長說獄裏有新規定:每天晚上都要對犯人進行思想教育。大法弟子們說:我們不是犯人,用「真、善、忍」就完全可以約束自己做個更好的人。可獄警就煽動犯人,說:「她們不學習,你們這一百多人就陪她們坐一夜!」我想:這不是挑唆犯人仇視大法弟子、毒害眾生嗎?犯人幹活累了一天是受不了的。於是我對獄警說:「我們學得有一個條件,學完後你必須和我談話。」獄警說行。

大約一個多小時後我去找獄警,說:「剛才學的我都認真聽了,其中‘背信棄義’這詞我有深刻的理解,大法弟子修煉大法都受益了,所以通過今天學這課,我們更應該捨生忘死的維護大法了,決不能背信棄義,一定堅信到底!明天再學類似這樣的詞彙,咱們就當眾討論討論如何堅信大法,做一個不被世人唾棄的好人!」獄警聽我這麼說話,無言以對,就讓我回去了。第二天再洗腦的時候,就只讓犯人去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