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的呼喊伴我闖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開始修煉大法的弟子。回顧這十五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自己走過了從人到修煉人、從無神論者到大法修煉者、從個人修煉到救度眾生的魔煉歷程,在此謝謝偉大師尊的喚醒、看護,謝謝同修們的幫助、配合!

很慚愧,自己得法這麼多年,是非常緩慢的明白修煉的,漸漸體悟到師父講的法理,一直算不上勇猛精進。真正令我警醒的還是那次我和丈夫同修同時突然被綁架到看守所,經歷了大約一個月的魔難後,進一步體悟到了師父講的法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法輪大法好」的呼喊

那天,到看守所的時候,已經是夜裏十點了。當時女警察讓我取生活物品時,我看了看地上的囚服,心想我不能配合她們穿囚服,就沒動。這時,她說你不穿也可以,拿進房間就行。我就拿進去了,以後再也沒穿過。

走向房間的時候,我想是不是應該在走廊裏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呢?當我看到走廊的錄像,顯示各個房間的在押人員都在睡覺,就為自己找理由,不能打攪別人睡覺啊,別喊了。但心裏還是有遺憾,知道是人心障礙著,不敢喊。

結果第二天早上,就聽到有人在抱怨:「半夜那個法輪功又喊了,我都被吵醒了,天天都半夜喊,太影響睡覺了。」我心裏一驚,怎麼,還有大法弟子在半夜喊「法輪大法好」?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看到了我的顧慮心,在提醒我呢,我也要喊(非常感謝那位每天半夜喊的大法弟子,正是她的正行,鼓勵了我)就這樣,我選擇第二個早晨,大夥剛起床,洗漱完畢,等待吃飯,相對較為安靜的空擋時,開始喊大法好。

第一天喊時,我站在唯一面對走廊的窗前,喊了「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結果,我剛喊完,就遭到了屋裏的那些在押人員的嘲笑:「聲音也太小了啊,還不如我的聲音大呢。」「不好意思就別喊呀」「喊的真沒水平,你看人家,喊的內容都一套一套的,你就這麼兩句,白瞎你還是個大學教授呢。」

聽到這樣的嘲諷,我懵的一怔,是啊,自己有太多的人心在這喊聲裏了,人的怕心、面子心,證實自我而不是維護大法的心,真是不應該啊,必須要去掉這些人心。

第三天早晨,又在這個相對安靜的當口,我雙手扒著窗戶的鐵欄杆,臉緊貼著鐵欄杆,朝著走廊,用盡全身力量,一字一句的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真相、擯棄謊言,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迫害大法就是迫害自己!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好!」喊完一遍,再喊一遍,連著喊幾遍。

後來聽副所長(負責女性在押人員的)說我的喊聲太有穿透力了,連一樓的男犯都聽得清清楚楚的;從新生班來的人說她們那頭聽得很響亮,簡直就像是在隔壁喊的。其實我的房間在走廊的這頭,新生班在那一頭,走廊很長,相距挺遠的。我就是要讓整個看守所所有的人都聽到這樣的喊聲,讓整個看守所的上空都充滿著震撼、正義的力量!

我剛喊完,早班的警察馬上走了過來,她大聲問:「誰喊的?」我坦然的說:「我喊的。」她又問:「你為甚麼喊?」我就站在窗前大聲說:「我不應該在這裏!僅僅因為真善忍的信仰,在上班的路上就被綁架來了,我必須要讓所有的人知道我是被迫害的!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共產黨在幹壞事!」她說:「你能不能正常說話啊?」我說:「能!我大聲說就是要讓所有的人都聽到!」然後我微笑著小聲對她說:「我可以小聲對你說話的,不過如果你被這樣沒有王法的對待,你會怎樣做?」她說:「你現在喊也沒有用啊,你等領導都上班的時候喊啊。」我說,那好啊,甚麼時候領導上班啊?她沒理我,走了。我當時就決定,不僅早晨喊,還要在上班的時候喊。屋裏的人告訴我,副所長她們都是坐班車來,每天八點半到,九點正式上班。那我就八點五十開始喊。以後每天早晨我大聲喊,以及八點五十,在押人員都安靜地坐板時,開始喊,再也沒有警察過問了。

但是接著,屋裏人的干擾來了。大約第五天早上,在我大聲喊過後,號長說,你突然這麼大聲音喊,也不顧別人呀,這屋裏有好幾個心臟病呢,嚇個好歹怎麼辦?還有的人說,我們天天在這裏,心裏煩死了,你還天天這麼喊叫,讓不讓人活了!不准你喊了!我當時想,我是為了這裏的人明白真相才喊的,不能因為她們不理解,再把她們推到反面去,應該考慮她們的感受。就說:「那好,等我每次喊的時候,我告訴大家一聲,省得嚇著大夥」。

接下來的早晨,我對大家說我要喊了,然後扒著鐵欄杆,開始喊。但這時號長就讓值日生把我拽回來,不讓我靠近窗前。我想這樣也不行,再後來,我就不對全屋的人打招呼了,而是對那位患最嚴重的心臟病的人使個眼色,讓她有個準備,就去窗口喊了。其實這些患有心臟病的人(有三個人)從來沒有埋怨過我,我知道表面是屋裏的人對我不滿意,實際是我的真相沒有講到位,我必須要對她們好,給她們講真相,讓她們看到大法弟子的善,證實大法。所以我就利用她們看管我的機會(每天安排了3、4個所謂的「互保」看管我),單獨給她們講我為甚麼必須要喊,有的人偷偷告訴我,支持我喊。同時我也主動關心那個心臟病最重的嫌疑犯,她是一個販毒的大學畢業生,把好吃的飯菜留給她。她一直對大法有較正確的認識,後來也退團了。

向內找

到看守所的當天晚上,我就反思自己為甚麼突然被綁架,師父說「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2] ,我到底存在哪些人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呢?其實自己是有很多執著心的,但平時很少向內找,看不到執著。這次認真對待執著時,馬上看到了自己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修煉不負責任,表現為對他人和自己的不負責任。對他人,比如對待丈夫同修,他經常很忙,而沒有足夠的時間靜心學法,面子心較重,向內找一直還不夠。我也意識到了他的問題,但是由於自己也總是帶著人情、情緒與他說話,所以效果不好。後來自己為了維護表面的平和而不再說出內心的感受,就變得麻木、習以為常了,沒有對他真正負責;對自己的修煉也不負責,要求不嚴,常用人心考慮問題,甚至屬於中士聞道;對師父說的三件事,也沒有全力以赴,發正念基本流於形式;對他人沒有修煉人的寬容、包容,眼睛總是向外看,沒有處處修心性。當我意識到自己不負責的修煉狀態時,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請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吧,從現在開始,我就要做好。」首先好好發正念,清除邪惡。

在看守所的日子裏,思想中基本上是時時刻刻在發正念。向內找看到了自己的人心,有兩件事及時歸正了。一件是每天半夜我都聽到那位同修「法輪大法好」的喊聲,但是有一天,大概是我進去的第七天左右,半夜一直沒有聽到喊聲。我當時想,同修怎麼了?是不是同修回家了?我第一念是替同修高興,終於回家了,可轉念人心就上來了,那就剩我自己喊了,沒有同修的喊聲陪伴了,多孤單啊。馬上我意識到了,自己多自私啊,全是為自己個人著想,為了自己,竟然希望同修也不回家,這不是嚴重的嫉妒心嗎?這不和邪惡的想法一樣了嗎?多麼可怕的人心啊,我馬上告誡自己,必須為同修發正念,讓她早日回家。

第二件事是當聽到孩子被同修帶走,沒有正常上學的消息時,起了人心,為孩子難受,覺得委屈、封閉了孩子,甚至有埋怨同修的心,但馬上我也認識到了自己不好的心,怎麼對同修還是不包容啊,總是執著於自我的感受,同修無論怎麼做,肯定是有原因和理由的,我應該完全信任同修,應該理解、支持同修。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後,執著放下了,心裏也穩了。

事後知道,我聽到的消息是不實的,就是衝著我的心來的。其實,在我和丈夫被非法關押的日子裏,本地認識的和不認識的同修,都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無形的整體,一直在盡全力營救、講真相:有默默持續發正念的,有安排我們的外地親人家屬食宿、配合親人去要人的,有發真相信、打電話的,還有直接找到公安部門負責人員講真相的……。同修們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付出,在此謝謝同修們的幫助!

絕食抗議中 「法輪大法好」的呼喊

到看守所幾天後,為了抗議對我們的非法抓捕,我開始了絕食。想引起看守所的重視,能夠見到更多的警察講真相,比如副所長,還有就是給所謂的辦案單位以壓力。果然,絕食前,我要見副所長談,她不見我,等我開始絕食,她來找我了,我就與她交談。幾次交談中,我發現,其實管教也好,所長也好,她們本身都是正常的人,只是長期被中共的謊言灌輸、欺騙和綁架,正如師父說的他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第三天開始,她們給我輸液。第一天輸液,我一直在拔針,她們就安排了四個所謂的「互保」,一直按著我,不讓我動,拔了再紮。我流著淚給她們講迫害真相,後來每天她們都換四個人看著我,正好給我一一與她們直接接觸的機會,於是我就平靜、耐心的講真相、勸三退。房間裏(在的一個月內進進出出的)一共有二十來人,我還利用晚上大夥閒聊的時間,單獨一個一個的與她們交談,講大法的真相,講退黨團隊的目地,有的人講一次就退了,有的人是講了兩次、三次或者更多次才退的,到我回家時一共有十六個人退出了團、隊。

輸液三天後,看守所打算給我灌食,走在走廊裏,我大聲呼喊著「法輪大法好!」走進醫務室。當時有四個獄醫,一個是負責人,還叫進來了四個男在押人員,要強制灌食。我想不能讓他們做壞事,折磨我。我就大聲、激動的開始述說自己遭迫害的事實,揭露中共的邪惡,告訴他們不能助紂為虐,要分清善惡,不能這樣對待我。我一陣大喊之後,停下一看,男在押人員不知何時不見了,副所長也來了。獄醫過來給我測心電,說我心電異常,有心臟病,不能灌食。其實我怎麼可能有心臟病呢,看得出來,他們也很同情我,表現出了善良的一面。只是很遺憾,我沒有機會與他們再有交談,進一步講真相。

雖然我一直在絕食,非常消瘦,但是我的精神、身體一直很好,在絕食的十多天裏,一共去了三次市裏的權威醫院。每次到醫院,面對熙熙攘攘的人群,我都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在迫害善良的人,大家要分清善惡,不要與邪惡為伍!」從大廳喊到科室,從採血室喊到心電室,面對大夫、患者都理性的告訴他們迫害的真相。前兩次他們給我戴的是手銬,最後一次,他們給我戴上了手腳連體的銬子,基本很難直身。但我還是盡可能挺直了腰板,一邊走一邊喊,我心想:就是要揭露中共的邪惡,讓世人都看到。警察嘲諷的說:「你一個大學老師,就這樣高喊,哪有甚麼尊嚴,不嫌丟人嗎?」我一字一句的大聲告訴她:「丟人的是作惡的中共,迫害我的人,恰恰我默不作聲才沒有尊嚴,這樣高喊正是維護我的尊嚴!」警察又說:「這裏就有你的學生,看到你這樣,多不好。」我說:「我就是讓我的學生看到,他們的老師只是因為信仰,只是因為做個好人,就被這樣對待,我希望更多的學生都看到迫害事實!」

對於絕食的做法,多年來同修都有不同的認識,我非常敬佩長期絕食同修的堅強意志,但是我只是想通過絕食表達一下抗議,並且對待絕食,我還是有人心的,認為絕食時間長了,會使身體異常,所以也不打算長期絕食,在非法關押的一個月期間,我絕食了兩次,第一次是五天,第二次是十三天。在絕食期間,我明確意識到了自己的一些執著心,如怕心,怕受苦,怕被灌食;執著生命,不想身體異常;面子心,沒有正念,意志不堅定,第一天能夠不斷拔針,第二天就不想拔了,覺得那樣做沒有意義,拔了她們也還紮。自己距離「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3] 的境界相差太遠了。我就很慚愧的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能做到哪就做到哪了,我還是有太多的人心,心性不夠啊,我現在只能做到這一步了,請師父原諒。

在看守所的日子裏,除了發正念、講真相,我就是找自己修煉的問題,自己的執著,認識到,去掉它們。運用了向內找的法寶,即使一時沒有去掉它,但意識到了,師父也會幫助我們的。在師父的呵護和同修們、親人們的營救下,我們很快回到了家中。

回來後,反思我在看守所的行為,意識到其中有正念正行,也有人心,如有與人爭鬥的心,缺少堅如磐石、心不動的心性。即使弟子存在這麼多的人心,師父還是幫助破除了邪惡的安排,弟子讓師父操了太多的心!

經歷了這次非法關押之後,我更加信師信法了,只要按照師父的話去做,就沒有錯!

再一次叩謝偉大的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