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拘留所抵制迫害向內找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回想起二零一一年下半年,由於學法不入心,集體學法時有時溜號、走形式、做事心特別強,所以在心性上沒有真正向內找、向內修,漏洞很多,讓舊勢力抓住把柄,結果和另一同修在小區發真相資料遭到了迫害。其實在出事前,師父在夢中已經點化我:在夢中我飛的很快,飛著飛著就撞在了一個大貨車的車棚上,一下又被彈了回來,掉下的時候讓一個牙膏給接住了。我丈夫也告訴我他做了個夢,家裏來了幾個小警察。師父的多次點化也沒悟,這都是自己用人心來做事造成的。

我遭到構陷,先被綁架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沒有回答任何不合法的提審。在被送往拘留所前先檢查身體,一路上我發正念,到了醫院已經是晚上了,檢查結果我的血壓二百多,特別高。我心裏明白這是師尊給我演化的假相。醫生要給我打針、吃藥,我告訴醫生:我打針、吃藥都過敏。醫生說:「不打針、吃藥不能住院。」他們把我和同修送到了拘留所。拘留所的人看了我檢查身體的診斷書回答:拒收。他們就給獄醫打電話,又給上面的領導打電話,他們爭執了一會,又把我送到一家個人診所量血壓,血壓更高了,最後又把我送到大醫院,讓我住院,說先住了院再說。因為當天晚上同修進了拘留所,我心想既然我倆一起被構陷,就不能讓同修自己承受,這次遭到迫害我的責任也很大,我為同修一個人進去擔心,所以我的人心起來了,我說:明天早晨我就好了。我這一念,第二天早晨一量血壓真的降下來了,早晨七點左右也進了拘留所。

我和同修又見面了,我倆見面後,開始交流了一會兒,都悟到這也不是師父安排的。開始向內找,找出好多人心和執著,根本沒有實修,學法跟不上,流於形式,天天就是做事心,真是愧對師尊的苦度。後來我倆想既然進來了,咱們就把壞事變成好事,就和外面的同修一起配合好,把邪惡洗腦班徹底解體,黑窩裏的邪惡徹底解體,每天不停的背法、背《洪吟》、背《精進要旨》、唱大法歌和全球整點一起煉功,到整點就發正念。

一開始頭幾天有干擾,有一天又來了一個管教值班,他走到了我們的門口就問:「她倆是?」裏面犯人說:「煉法輪功的。」管教就說法輪功不好的話,我就給他講真相,沒有講多少,他就不愛聽了,他說再講就給我們銬起來,當時我在心裏說:你敢,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滅掉你背後的邪惡。這時犯人都生我倆的氣,有一個犯人很生氣的說管教脾氣不好,不讓我們講真相、煉功等等。我聽了沒有動心,接下來我就給他們發正念。過了一會犯人的態度轉變了說:你倆別在他值班的時候煉功,到他值班的時候我告訴你倆。

過了幾天又到這個管教值班了,他在攝象頭裏看到我倆還在發正念,他在廣播裏大聲說:你倆還煉,竄到門口去,你倆再煉就讓你倆煉一宿。我在心裏說更好,但是接下來發正念就不敢打手勢了。後來我跟同修說:不對呀,這不是師父安排的,這是黑窩裏的邪惡操縱他幹的,咱倆聽師父的。

通過這個干擾,我倆開始給拘留所的所有管教、犯人發正念,同時解體背後操縱他們的一切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理拘留所空間場和犯人的空間場,天天開始發強大的正念,效果特別好。從那以後我們屋的犯人都支持我倆,都做了三退,還和我倆一起背《洪吟》<做人>、<如來>,背了半天後說你們這功是好,但是我們做不到,你們都是好人,在這裏才能救幾個人,簽了字就出去了,那能救多少人呢?我告訴她們我們是佛法修煉的,不能隨便就簽字呀!

就這樣天天堅持,一天天過去了,同修從進去大便就不暢通,就想我倆不能都在這裏,得讓同修先出去,就這樣想著想著,一天玻璃上出現幾個字「我回家」了,結果到第二十一天同修真的出去了。剩我一個人了我繼續發正念,但是發的不太好,心裏有點不踏實的時候,就想起師父說:「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背完後,心裏正念就強了。可是我的心態並不穩,當我人心一出來,邪惡就利用犯人干擾我發正念,正念發的不好,我心裏就亂了,干擾也就更大了,我在心裏就恨他們,慈悲心已經沒有了,這時我就好像要瘋掉了,淚流滿面,我心裏跟師父說:我要是真的瘋了,我不是給大法抹黑嗎?趕緊發正念慈悲於眾生,解體眾生背後的邪惡,連續發正念,干擾逐漸減少。

同修出去兩天後,晚上八點左右又進來一個犯人,管教讓我看著她,她沒有被子,我把我的被子給她蓋一半,第二天早上八點她就走了,我抓緊時間給她講真相還做了三退,她很高興,吃飯前我又跟她說,人來到世上就是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她走時特別高興。

一天一個犯人對我說:姨二十五號你就能出去了。我說應該是二十五號,正好一個月,但是簽字是二十八號(任何字都不應該簽,都是配合了邪惡,給自己留下了遺憾和污點),他們說反正是二十五號,又過了幾天,接近二十五號那天早晨我情不自禁的在心裏說,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也不是師父安排的,我得出去,我在心裏喊:我回家了,我回家了,結果真是二十五號那天出去了,我知道師尊把我從邪惡的黑窩解救出來,都是師尊的承受,呵護使我走過了那關難。

出了拘留所,緊接著又把我送到洗腦班,到了洗腦班門口,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我就在心裏說,這可不是師父安排的,我可不去,說著說著進屋了,我不斷的發正念,他們管事的對我說這裏多麼好,但不准發正念,這時我就對管事的說:我有點頭暈,走道好像散腳,他們一聽趕緊給我量血壓,一量二百多,馬上找來120救護車,醫生來了一量也是二百多,後來把我送進了醫院,到了醫院,醫生說太危險,他們一說別死在咱們手裏,我知道這又是師父給我演化的假相,是師尊把我從邪惡的迫害中又一次解救出來,都是師尊的承受、呵護使我走過了最艱難的日子,我讓師尊為我承受了很多,心裏真是愧對師尊的苦度。

我從洗腦班出來,又被家裏人看管起來,不讓我和同修接觸,不讓我學法。他們向我訴苦,我在裏面時,他們多麼不容易,到處找關係要人(要人時他們也講,我沒學法前,身體不好,學法身體變好了,說我善良,知道有天災,發資料是為救眾生),這回出來了,決不能再讓我惹事。

我嚴肅的告訴他們,我必須學法,不讓我學法我就得死,我修大法沒有錯。是執政黨錯了,它在迫害好人。在家我能學法,但家人不讓我和同修接觸,我天天發正念解體操縱家人干擾我做三件事的一切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正在我見不到同修,看不到週刊和經文,很迷茫的時候,熱心的同修智慧的見到了我,使我添了很多正念,給我找到學法小組,鼓勵我把在拘留所受迫害的經歷寫出來,我又從新開始走到正法的行列中。我再一次的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曾經關心過我的同修。

通過這次的教訓,使我更加明白了修煉是多麼的嚴肅,使我更加認識到了學法、修心是多麼的重要。十幾年的修煉,經歷了很多很多,可是修煉對我來說好像剛剛的開始,就像剛剛懂事的孩子一樣,也使自己在修煉中漸漸走向了成熟。

下面用師父的一段話做結束語與同修共勉,師父說:「你做的那個事情如果沒在法上,如果沒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沒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許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為對解體邪惡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