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惡 證實大法的神聖與美好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1999年2月份有幸得大法後,利用一切空閒時間學法、煉功,很快我的身心得到了很大的變化,心性提高了,風濕病、高血壓、氣管炎、打擺子等疾病症狀不知不覺消失了,我的一家人都非常高興。

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我們失去了正常修煉環境,我內心深處發出一念:我的生命是大法挽救過來的,我才有今天這健康的身體,現在大法在遭受陷害,我作為一名大法學員,我就是維護大法的天使,必須要去說句公道話,證實大法是高德大法。

2000年7月份我毅然踏上了北京上訪之路,後來被當地派出所遣返回來,非法拘留15天,勒索罰款3000元,妻子也受牽連被當地派出所劫持2天沒給過東西吃。

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我沒有低頭,更知道自己的使命和重要性:要向眾生講真相,不受中共邪黨的謊言毒害,挽救眾生!從而有一個好的未來。我與外地同修配合好,形成整體,接送資料,散發真相資料,用油漆噴真相標語。幾乎大道、小道、街上,方圓幾十里都留下了我的腳印。同修遇到邪惡干擾,幫助發正念除惡,使同修從危險邊緣走回來。

2002年5月份,由於一個同修受邪惡迫害,承受不住配合了邪惡,引誘我到邪惡已布下圈套的地方,將我綁架。當地縣公安、檢察院、法院想叫我說出他們想知道的,我不說,他們就將我綁在椅子上,三個惡人輪番毒打我近8個小時,兩手腫的發亮。見我還是不說,便將我關押在拘留所1個月左右。在拘留所裏,我正念除惡,使得那裏的警察隔幾天就把我叫去給他們講真相,使他們明白了真相,對法輪功學員的態度變好起來。之後我被轉入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九個月左右,期間三次送往勞教所,頭兩次勞教所說高血壓拒收,第三次當地派出所從省一所醫院裏辦了一個假證明。

在勞教所裏,我悟到師父講的一段法:「到極高層次,走出世間法修煉以後,還會出現一種複眼似的那種眼睛,就是在整個臉的上半部會產生一隻大眼睛,裏面有無數的小眼睛。有的很高的大覺者修煉出來的眼睛特別多,滿臉都是。所有的眼睛都通過這隻大眼睛去看,想看甚麼就看甚麼,一眼看去把所有層次都看了。」(《轉法輪》)我明白不能配合邪惡叫我幹甚麼我就幹甚麼,抵制迫害。一惡警問我為甚麼不跑圈、不抱頭,我義正詞嚴的告訴他:修「真、善、忍」沒錯。他被震住了,便不管我了。一吸毒犯叫我說「我是犯人」才准讓我上廁所,我告訴他,我們本身是修「真、善、忍」的,我們是好人,你不能迫害我,並加強發正念清除控制他的邪惡,三天後他不叫我說甚麼了,還要叫我與他交朋友,並告訴我甚麼時候想去上廁所就去。勞教所處長找我告訴我說:「你想回家就找我,幾個輔導員都被我轉化過來了。」我告訴他:「你已經犯罪了,現在誰堅定誰就是輔導員。」處長被我說的無話可說便走了。後來處長又找我一次,他帶兩個獄警到我面前叫了我30多聲,我翻眼看他一眼,沒有理他,又背向他。他便對我說:「我叫你一次不答應加五天,你知道已經該加多少天了?」我便隨聲說了一句:「我還沒想過回家,我既然被關押在這裏,我就在這裏證實法。」他一句話沒說就走了。

本鄉政府一成員與本大隊婦女主任到勞教所裏見我並叫裏面的人強行轉化我,當時關押我的那個中隊隊長接受了他們的意見,押我回中隊進門時,我對他說:「你身上有附體。」他嚇得倒退出去,後來他連名都不敢點我的了。在此中隊我幾乎把真相講到位了,他們都對我很好,我隨時煉功,他們都不說。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後,那個我說他有附體的中隊長親自把我送回家並告訴我要做好,不要再到勞教所裏去了。

回家後,我很快又回到正法洪流中去了,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我每天騎著自行車帶上真相資料奔波在人流中,尋找有緣人,晚上學法,早晨煉功。有一次,我在街上散神韻光盤,被惡人看見舉報,當地派出所馬上來兩個人將我綁架到派出所,他們把本鄉各大隊書記、村長叫來人認我是誰,同時又通知縣610.檢察院一成員記下我身上救度眾生的真相光盤、護身符,叫我簽名,我拿起筆寫上:大法弟子。問我在甚麼地方住,我說:「哪裏都可以住。」我叫他把我的東西還給我。他說:「誰相信你這些光盤內容。」我說:「那你給我,並給我一起站在後面不要吱聲。我講真相把光盤給對方,你看見別人要,那你不要迫害別人……」,他們就不再對我說了。我還是叫他們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將會得福報。後來他們把我劫持送拘留所,我一路發正念清除控制他們對正法犯罪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結果拘留所拒收。當天晚上他們把我載到半路上放了我。

回來後第三天我便騎著車到我被抓街上找那裏舉報我的人,並在街上轉圈證實大法的神聖與美好,挽回損失救度眾生。

在今後的正法路上,我將會更加勇猛精進,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史前大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