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獄中正念破除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因所在的資料點被破壞,我和幾個同修被綁架,關押在看守所。身臥牢籠,靜思己過,我找到了自己長期去不掉的幹事心、顯示心、色慾心、不讓人說、看不起別人的心等。在看守所,我堅持煉功,不背監規,不參加生產勞動,多次絕食破除邪惡對我的關押。但終因絕食的心態不是放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上,而是在求釋放這個為私的基點上,最終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被非法判刑七年。

抵制迫害

剛入獄的一段時間,我意志比較消沉,怕心也重。雖然幾次被劫入洗腦組,都沒有妥協,但在幹活上也配合了邪惡,在誹謗大法的會上也沒有主動抵制邪惡。

後來,同監室裏進來一位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我們互相交流,提高很快。在一次邪惡開誹謗會時,這位同修站起來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被幾名包夾按倒在地,掐著脖子。我大聲喊:「住手!」制止他們行惡,並開始絕食抵制迫害。

經過這件事,他們很少再開這樣的會。此後,我們相繼不再參加生產,這樣我們有充份的時間背法、發正念了。邪惡害怕我們在這裏影響其他人,先後把我們調入了其它監區。

傳遞經文

離開了迫害最嚴重的監區,我的環境更好一些,每天就是背法,也沒有了包夾,我就利用一切機會向犯人講真相,不斷的寫真相文章給隊長和犯人們看,他們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

後來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得到了大法書籍和資料,有《轉法輪》、《精進要旨》、師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的各地講法和新經文等。由於我不斷的寫真相文章,環境開創的比較好,我在宿舍、工地都可以抄寫經文,有幾個警察干涉,但大多都不管不問,有的警察看到只當沒看到。我又把手中抄好的經文,轉給被非法關押在其它監區的同修。

因為經文常在搜號時被搜走,所以我就不斷的抄寫,很多犯人明白真相後幫我們傳遞。有一次,一名犯人傳遞時被發現,扣了一分,因他要減刑,壓力很大。我們告訴他,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我們師父會保護你的,此事後來不了了之,減刑絲毫沒有耽誤。這件事在獄中產生很大影響。

有一段時間,我們還開創出了早上煉第五套功法的環境。每天早上我兩點多就起床,雖然沒有鬧鐘,但每天那個時候準時就醒了,先發正念,然後煉靜功,再長時間發正念。白天也要多次發正念,而且每次發的時間比較長。那時有一個大漏就是沒有悟到讓人做「三退」。但很多人也看經文。

有一個普犯在獄中得法,他每天學法非常精進,因為白天他參加勞動,晚上才能學法,我把所有的經文都抄了一份給他。後來因為經文被搜走了幾份,隊長讓他寫檢查,他堅決不寫,並講大法的美好。因為他得法後,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在犯人中有一定的威望,隊長怕他影響其他犯人,就把他妻子叫來,逼他放棄大法。他妻子一連來了幾次,不但絲毫動搖不了他,反而被他多次耐心的講真相後,慢慢理解了,也不再勸說他放棄大法了。有一次,這個同修激動的對我說:「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做夢都在上層次,往高處飛呀飛……」由於他的正念正行,鼓舞、鞭策了和他同樓住的幾位向邪惡妥協寫了「三書」的人,他們有二人寫出了「嚴正聲明」。

救度眾生

在邪惡的環境中,越是走正自己的路,做的事越是符合法的要求,效果就越好,越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反之,如果被怕心、求安逸心帶動,就會背離法,甚至向邪惡妥協。有一次,大組長(犯人頭)叫我,讓我晚上和大家一起參加點名(我那時沒有參加早晚點名),並說這是監規。我說:「我不去!」他說不去就把你架去。晚上點名時我不出屋,他就叫值班的幾個人架我去。我轉念一想,這不正是我講真相的好機會嗎?我就說不用架我,我自己去。

我快步走到大廳,那裏站了一百多名犯人排著隊,等候點名。我站到隊前,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我搶佔主動,大聲對他們講:「我們傳播真、善、忍,沒有犯罪,大法正在受到世界各國的支持和弘揚。上億人的正法信仰被鎮壓,這才是江澤民等人犯下的惡貫滿蒼宇的萬古大罪。我作為一個合法公民受到無辜迫害時,有表達不公的權利,我不參加點名,用這種方式反對對我的非法關押,希望大家理解!」

我講話期間,一名值班人員欲上前制止,我大聲對他說:「你站那別動,讓我講完。」他果然沒動。大組長一看,下不來台,趕緊揮手說:「你回去吧!」這時身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此刻我感動的熱淚盈眶,我知道這是師尊的呵護和鼓勵。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列車的珍珠、寶石。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的正念。接著師父又在夢中點化我去救度大組長:我夢到大組長推了一輛自行車向深溝裏滑,其實大組長這個人並不壞,也經常聽我講真相,我抄寫經文,他也不干涉,還在隊長面前保護過我。第二天,我就把這個夢講給他,後來還多次給他看師父的經文,他也越來越明白真相,我們成了好朋友。

金剛不動

離釋放日期將近兩個月的時候,隊長找我,說他得到確切消息,我走不了了,可能要轉監獄。聽完後,我沒動心,心裏說,「我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我與你們(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你們決不能再關押迫害我。」我心如止水,繼續靜心背法,發正念。

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回老家,路上跳出個大狗阻擋我,我往家跑得更快了,回頭看那狗,呆在那兒沒動,我知道這是在嚇唬我。那個隊長是在給我施加壓力,「轉化」我得獎金(聽說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警察得四千元獎金)。結果這個警察獎金沒得著,恐嚇後第二天就害病,一連病了好幾天。

臨近釋放我的近一個月,他們突然叫我,讓我收拾東西,結果又被送到主要迫害大法弟子的監區。剛開始,那些警察天天找我談話,我就堂堂正正給他們講,從法律層面,從歷史角度……幾天下來,他們感到動不了我的心,也就放棄「轉化」我了。每天由一個邪悟的人和一個普犯陪著我。這個昔日同修曾在資料點上幾年,吃了很多苦,現在卻成了邪惡的幫兇,看著他,我心裏說不出的難受,覺的他很可憐,也做出許多努力想使他明白,可收效甚微。向內找,可能是我的慈悲心不夠,愛衝動,急躁,看不起別人。我聽他們講,前一段時間,有一個非常堅定的同修在別的監區被送到這裏,警察派了一個搞「轉化」的組長來迷惑他,結果這個「轉化」組長卻在同修強大的正念下醒悟了。這件事對邪惡觸動很大,大大鼓舞了其他同修,也更加堅定了我信師信法破除迫害的正念。

出獄後,我很快和同修溶入了正法洪流中。同修建議我寫出修煉體會,但我總感覺我還有很多心沒去,特別是色慾心、顯示心、求安逸心等大執著心一直沒去乾淨,感覺自己和做的好的同修有很大差距,所以一直沒寫。現在想這也是求安逸心、自卑心和對大法的神聖沒有清晰的認識造成的。所以就寫出此文後和同修交流,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