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窩中講真相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我今年六十四歲,曾經是某大型國企的一個車間工會副主席,從事過財務工作。我是一九九六年四十七歲的時候因關節炎等病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大法後,抽了二十多年的煙,在看書時就輕而易舉的戒掉了,身體一身輕。修煉至今十八年來,四次上北京證實大法,在流離失所期間被邪惡以八萬元通緝我,於二零零二年被邪黨非法判刑十三年。

在送進監獄後,在這種邪惡軟硬兼施的迫害中,自己的人心出來被邪惡鑽了空子,向邪惡妥協了,但內心從來沒有放棄過修煉,甚至在黑窩中將近十年,一直都堅持煉功。後來有個同修給我寫了一封信,用隱語說要我「關心身邊受苦受難的人」,我悟到講真相救眾生。於是我正念出來了,開始主動找監區的教導員談我修煉的過程,從側面讓他了解大法的真相,他最後表示同情和理解。後來我開始找有緣人洪法講真相救人。

有一個被判無期的銀行主任老高(化名),當我初次與他接觸剛一談法輪功,他就像電插頭通上電源一樣,迫不及待的要修煉。他告訴我在看守所時曾經在夢中,看見過山上有一尊金光閃閃的大佛,有半邊天那麼大。我告訴他,說明你是一個有緣人,你在外面經濟條件優越,吃不了苦,你在這裏面實際是來得法修煉的。我將我能背的經文寫出來讓他學法,他很精進。

一天,我對老高說,如果我們有小賣部這種房子就好了,我們就可以切磋交流。不久,師父就安排他調去監區小賣部當了會計,他有了自己的辦公室,於是我和幾個得了法的新學員在黑窩中有了一個交流切磋的環境。在這裏我們一起交流並教給他五套功法。他堅持每天都學法煉功。身體出現了很大的變化,紅光滿面,顯得年輕了,妻子接見時看見很驚奇,他告訴妻子,是自己得法開始煉法輪功的效果。他還將一些經文拿出讓妻子也回家學法。

老高一天中午坐在床上看經文,不一會感到疲倦他倒下睡了,這時他清醒的感覺在夢中,他仍然在這個床上看經文,一個犯人走來問他在看甚麼,要將經文拿走,他不准拿,在爭吵中將旁邊的一瓶可樂碰翻了,將經文弄濕了,他很生氣的將那個人罵走了。他拿過經文看,經文字沒有了,卻在白紙上顯示出幾個大字「慈悲祥和,高尚心靈」。後來他告訴我這件事情,我說說明師父在管你了,要求你修煉向內找,對人要慈悲善良祥和。他悟到他在夢中罵別人是不慈悲善良的表現,師父要他做一個有高尚心靈慈悲祥和的人,也就是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人。

還有一次他在夢中,看見天上有一個亮光點,這個亮光點在天上劃出幾個大字「乾坤亂 正法現 救世人 度眾生」。我說那是師父在點化你要講真相救眾生,看來你也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跟上正法進程。他也開始現身說法講真相救人。

有一個殺人犯(老楊)從小練拳習武,由於性格剛強,不服獄警,長期在看守所被戴腳鐐手銬,以至腳傷殘成了跛子,眼睛也幾乎失明,二零一零年他到了我這個組,我常給他講真相,講到了史前的大洪水,他很感興趣,從而要了解大法的真相,我將經文抄給他,他開始學法煉功,每天不管有人看到看不到都要打坐半小時。一次在打坐時,師父將經文的內容展現給他看。

兩個月後,老楊的腳也不跛了,能跑步了,眼睛視力也恢復了。看到他的變化,他的很多鐵哥們也表示要來學法煉功,有的人還要我留個電話,回來要找我學法煉功,並讓我給他們寫點我們修煉的東西他們也想來學。當時在這個老弱監區形成了一個要學大法的氛圍。他還在夢中看到大家端著小板凳在監區壩子開法會。

這些得了法的新同修,每天都堅持早晚對著惡警發正念。整個監區精神面貌得到了明顯的改變,也有三十多個犯人做了三退。在黑窩近十來年,經過我講真相有緣得法的犯人有十來個。二零一零年,監獄下達了十個假釋名額,其中有三個都是已經得法的新學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最後一次邪惡給我減刑半年,一切手續都辦完了。在即將脫離黑窩的日子前,按照邪黨規定,每個出監的法輪功學員都要寫「承諾書」,我堅決不寫,引起了監獄的關注,這時他們才知道原來我還如此堅定,這使他們感到事情的嚴重性,因此事涉及監區、教育科,獄政科、監管局、法院等部門,在減刑方面弄虛作假的瀆職問題,所以監區和教育科多次找我談話,給我施加壓力,並威脅我不寫,減刑就不作數了,讓邪悟者來勸說企圖動搖我的正念,並讓犯人用黑社會那一套方法威脅我。我都心不動,表示要堅修大法,我悟到再大的關再大的難,有師在,有法在,我一定要闖過去。我對監獄六一零的說如果你們要逼我,我就把你們弄虛作假的事情通通曝光。為這件事情,監獄六一零的主任被嚇得病倒了。最後法院對我減刑的事情要從新開庭審理,在監獄中開庭審理時,在庭上我僅僅報了一個姓名,沒有做出任何配合,監獄安排一個犯人和一個獄警做證人,說我在裏面表現如何好,二十多分鐘自欺欺人的假戲演完後,法院最終還是通過了給我的減刑裁定。我知道是師父在幫助我,外面的同修和裏面的同修整體配合為我發正念,於是我終於正念闖出,結束了近十年的黑窩迫害。

離開黑窩那天,在去辦公室辦手續時,一個監獄幹部緊緊的握著我的手,很久沒有放,在無言的告別中我看到他眼神中透出的依依不捨。我曾經給他講過真相。我感到他的善念出來了。親友們開了幾個車來接我,雖然六一零來了車準備接我去洗腦班,但在監獄外面很多同修為我發正念,最終解體了六一零的企圖。

回到闊別十年的家後,同修們及時為我送來了mp4電子書,並為我送來筆記本電腦,教我上明慧網,請來了全套大法經書,我如飢似渴的學法,常常看得淚流滿面。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開始做講真相救眾生的事情。我主要做的是打真相電話,發真相資料。同時根據師父的要求,先後找了十多個昔日同修,有的回到大法中來了,而且現在非常精進。

個人經歷,修煉層次有限,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