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師父喜歡的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回顧自己的修煉路,真是感慨萬千。師父要我們修好自己多救人。還有那麼多的眾生等著救度,我真得要跑步了。我就按照師父說的在實踐中做好三件事,不斷的突破自我,做一個師父喜歡的弟子。

一、突破自我多救人

我們有一個講真相的小組,常年的在街上講真相,已經有十年的光景了,我是裏面年齡最小的。開始時我喜歡自己走,為的是不耽誤時間。後來做夢,夢見一根蔥,旁邊還立著一捆蔥,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要形成整體,互相配合。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證實自我的心太強了,就跟同修配合在一起講。

我們幾個人沒有特殊情況每天都會出來講真相,有時穿插著配合,最多的時候一下午就講五十多人。其中有一個同修很愛嘮閒嗑兒,嘴裏經常說個不停。我心裏很煩她,總有看不上她的心,嫌她話多,偶爾在我面前我就數落她幾句。去年有一段時間別的同修都有事,就剩下了我們兩個人,我想:修煉不就是修自己嗎?她雖然不知道我怎麼想的,可是師父知道。我得把這不好的思想修下去。

北方的冬天很冷,同修每天不落的出來講真相,她說起閒話的時候,我就不讓她說,善意的給她指出來,為的是不沖淡講真相的效果,始終保持正念。她後來說跟我在一起學到了很多,也知道過程中修心了。當放大同修的優點時,我看到了同修那麼多的閃光處。

為了多救人,我又想到下鄉趕集面對面講真相,集上的人多集中,不耽誤時間,而且農忙的時候農民就不來城裏了,曾經找過我們這幾個常配合的同修和我一起下鄉,她們都不去,我就找到一個有摩托的同修和我一起配合,每次去之前我都調整自己,擺正基點發好正念。偶爾的怕心也往出返,就抑制它。和我配合的這位同修不常講真相,沒有經驗,我想既然同修能把我帶到地方,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我只看自己,不向外求,每次去我都抓緊時間,主動的搭話,不囉嗦,用正念抑制住對方,我說甚麼,他們回答甚麼,用神念左右住講真相的場,而且我還求師父加持,我只是個跑腿兒的,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就要我那顆純淨的心。每次效果都很好。

二零一六年端午節的前夕,我準備下鄉趕集講真相,約好了同修她說胃疼又不去了,怎麼辦?定好了的事情不能變,我自己去。已經要八點了,我就打了個車。我想自己去也沒問題,不能有任何依賴心,表面上是我一個人,可是我並不孤單,因為有師父的法身看著我,只是我看不見罷了,過程中就是要我的正念,那我就動正念。到那之後,一點怕心也沒有,跟我在家跟前兒講真相一樣,出來人念我就滅掉它,後來就甚麼雜念都沒有了,兩個小時講了三十多個。

為了拓寬講真相的範圍,我又準備用手機講真相,為的是天氣不好的時候也照樣救人,可還是有畏難的心,怎麼開口說哪!記得第一次打的時候對方接通了電話,我卻張不開口了,被人的觀念障礙的甚麼也沒說。過了兩個月之後,我又從新開始打,我審視反思了一下自己,之所以講不了,是因為自己沒把自己當成神在做事,而且主意識不強,沒等打哪,先是一堆人的想法,自己先障礙了自己。師父說:「表面大腦與主元神是有組成表達出表面想法的主動性的,包括指導行為。想法出來之前,選擇甚麼很主要。」[1]我悟到:講真相是修自己主意識的行為,那我就讓真我主宰自己,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是假我,是後天的觀念,我主動的抑制它、清除它。我就想我行,能講好。

第一個通過電話被我勸退的是位女性,撥通電話的時候我心裏還是稍微的有一點緊張,一瞬間我就抑制住了自己,心平靜了下來,心想:她聽我的,我問甚麼她答甚麼,最後做個選擇,我控制著整個的場。結果是我問甚麼她就答甚麼,最後她選擇了三退,整個過程由我控制著話語權。我講完的時候,瞬間停頓了幾秒鐘,因為我覺的已經講完了,可是她還不撂電話,突然跟我說:「你咋不說了哪,你再說兩句兒!」我一下悟到,這是師父通過她的嘴在鼓勵我。就又跟她認真地講了一遍,從此有了信心,自己又走出一條救人的路。

後來就一直做這個項目,根據情況有時播自動語音,有時直接打電話直接勸退,有退的多的時候,也有退的少的時候,說甚麼的都有,我就牢牢的掌握一點,自己控制著話語權,截止住對方的想法,讓眾生作出正確的選擇。

去年過年的時候,從大年三十兒一直到正月初七,我每天都撥自動語音電話,以前總是想過年誰聽呀!後來一想不對,這是人的觀念,應該破除它,用神的觀念做事,神做事是不入常人思維的。觀念一轉隨著就變,結果是天天有按鍵同意三退的。

今年過年的時候,我用電話對打勸三退。一天晚上丈夫不在家,我想利用這個時間對打,可是又覺的過年忙忙碌碌的沒學好法,心裏空,我調整了一下,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學了這麼多年的法,就這幾天沒學法就不行了嗎?能力也太差了,我把手機雙手捧在手裏,高高舉過頭頂,心裏和它說:你是為法來的,咱們合為一體多救人,同時我要真我主宰自己,人心觀念全不要,請師父加持多救人,結果播的過程中只有兩個人掛機,聽的是聽一個退一個,眾生還直說謝謝!讓我深切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

二、煉神筆

一直有想寫文章用筆證實大法的願望,由於懶惰沒有付諸行動,只停留在想上,可修煉是要做到才算修的。

二零一三年的時候,在和同修的交流切磋下,我寫了一篇法會徵稿,過程中停停走走,但還是克服了人心完成了稿件,發到明慧網上,心想如果被選上了當然好,選不上自己過程中也修心了。二零一四年二月份的時候,同修跟我說,她看了一篇文章說是我寫的,因為我的個人經歷她知道,給我的評價是:寫的很乾淨,一點黨文化也沒有,我一看才知道在明慧網每日文章中發表了。我有了繼續寫下去的信心。

同年五一三的時候,我寫了兩篇文章,八月末的時候,在明慧網上發表了一篇,這也是我沒想到的,後來我就常夢到筆,一次似睡非睡時,一隻大筆在我眼前晃了晃,還有兩次夢到了筆,都不是一樣的,而且還不是一支,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繼續寫下去,一條新的證實大法的路在我面前展開了。

去年五一三徵文的時候,我們地區成立了一個小項目組,由我來負責,整理編輯同修拿上來的稿件,因為我們這兒的同修年齡大的比較多,不會組織文字,平時想寫點甚麼找不著能幫助的人,很缺這方面的人,這一次找到了我,我想這是自己的願望促成的機緣,是師父安排的讓我獨立走路的機會。那就走吧!

我找到了一個能和我配合的同修,一起做這件事情,目地是在法上更好的提高,同修們也認識到向明慧網投稿的重要性,由以往的不重視到現在的積極參與。在整理的過程中,也很費心,有時聽同修口述,記下來再形成書面語言。有的是交上來的稿件寫的根本就不清楚,看著都不合格,就不想給發上了,同修說:還是整理一下發上去,重在參與,過程中就是看我們怎樣修自己,從同修的話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做事有時不認真、糊弄事兒,身上還存在著嚴重的黨文化。並且意識到修煉中「修」的重要性。我儘快的歸正了自己,和同修順利的完成了這個項目。

二零一六年五一三的時候,我積極籌備徵稿,鼓勵同修積極參與,拿到的稿件寫的在我初步看來不合格,說的不清楚。我就找同修,反覆詢問他們的修煉過程,從新編排。過程中注意修心,不糊弄事。結果有一篇徵稿入選發表,編輯還放在了推薦交流的首位,我告訴了那位同修和部份同修,因為這是我們這地區的榮耀。也是證實大法的一部份。後來他的徵稿還做成了當地資料,被明慧網也採用了,做成明慧真相資料,對救人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

讚揚聲多了,自己也有意無意的起了人心,求名的心、證實自我的心、顯示心、歡喜心,「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法。證實法也是修煉,修煉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對自我的執著,不能夠反而助長這種有意無意在證實自己的問題。在證實法與修煉中也是去掉自我的過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證實你自己,因為常人的東西最後你們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執著才能夠走出常人。」[3]修煉是在做的過程當中修去各種人心,純淨自我。人心泛起的時候就是自大了,我不要這些貪天之功,沒有師父我甚麼都沒有,無私無我才是師父所要的。

三、實修自己 向上昇華

用純淨的心做好三件事是師父所要的,前提是一定要修煉好自己,師父這些年講法多次講到向內找的法理,對照法我還有很多的不足,我悟到表面上就是三個字,「真、善、忍」,遇到甚麼事就用這三個字衡量。符不符合這個標準,沒做到就是不符合標準。

有一段時間,我和常接觸的一個同修發生了矛盾,嫌她不修口,黨文化太多,怨恨心、妒嫉心強,而且還看不上協調人,嫌她事兒多,自我心強,在整體上就是不配合。認為不在法上,有時因為整體上的事到一起,心裏也抵觸。通過學法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自己就不夠標準,表面上這三個字都沒做到,說話不善,想要改變別人不改變自己,同修不就是鏡子嗎?反過來看自己了嗎?只盯著別人不修自己。當我沉下心來向內找的時候,發現自己真是該提高了,師父都不嫌棄同修我有甚麼資格嫌棄。

反思之後,我注意修心,只放大同修的優點,對照不足找自己,不動負面思維,並積極的配合,放下一切間隔,站在法上想問題,自己變同修也在變,原來同修有那麼多的閃光點,是自己的眼睛向外看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