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自己 讓世人真正明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我在單位是負責技術的工程師,平時性格內向,不擅言辭、不喜歡交際。以前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雖然也和一些同學、同事和偶遇的陌生人講真相,但對比現在正法的要求,遠遠不夠。看到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提到走出去、給廣大世人送明慧真相期刊並講真相,覺的很好,因為世人接受明慧期刊後,讀裏面的內容會真正明白,再加上大法弟子面對面講真相、幫助人三退,這個人會真正得救。因此我也想這麼做。

一、「神仙怕說話呀?」

午休時,我到外邊看著走在街上的路人,卻不知如何開口。走到一個超市旁,忽然聽到一個女人喊:「神仙怕說話呀?三億白給你呀?!」這句話像是在說我!我想:當時「三退」人數是二億多,要突破三億人,肯定是需要大法弟子在修煉中突破自身的障礙、努力去做才能達到。

想到救人的緊迫,我心裏非常急,下午在辦公室想著這句話有點坐不住了。現在大陸經濟下滑很厲害,當時單位沒甚麼事兒,同事們都在玩遊戲,看新聞。我拿著真相信,包裏裝幾本明慧真相期刊,先到附近的郵局郵了信,然後去找人面對面講真相。

我看見郵局對面有賣水果的,過去買了點水果,接著問:「有起訴江澤民的期刊,你想看嗎?」賣水果的爽快的回答:「看看唄!」

又往前走不遠,看見一對賣菇的農村夫婦,我買一點菇,問他們要不要看揭露假新聞的真相期刊,男的說:「我們大字不識幾個,從來不看書。」我不氣餒,又補充一句:「江澤民已被20萬人實名起訴了!」那個男人聽了之後來了興趣,問:「那你的書要錢不?」我說:「不要錢,免費贈送。」他立刻說:「那給我一本,我不認識的字問她(指他媳婦),她不認識的字問我。」

就這樣,我開始了和街上的小商販面對面送明慧真相期刊、講真相。過程中發現有的人確實不愛看書,因此沒有要真相期刊,但是我告訴對方: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好人有好報、惡黨迫害法輪功,退出惡黨能得到神佛的保護。他們對這些都很認同,一些人也同意「三退」了。

二、簡單明瞭

這種講真相方式,我堅持了一段時間。一天,我聽說當地一位同修出去講真相的時候,對一條街的店鋪,逐個進去給店主送明慧真相期刊、然後講真相。我發現自己非得買點東西才能講真相、否則像搭不上話似的,這其中是有人心、觀念、正念不足。

我問自己:實名控告江澤民了,網上也刊登了,邪黨也都知道自己的信息。現在應該更坦蕩啊!在大街上講真相,我到底有甚麼怕的呢?

我向內找自己,還是有愛面子心,根深蒂固的觀念,怕人不理解,覺的唐突。救人這麼大的事,大法弟子有久遠的誓約在先,今天又有師父和大法在世間,是我自己在障礙自己。我決心突破這個不好的觀念。

晚上下班時,我丈夫開車來接我,我先在辦公樓下等著,看到來往的行人,行色不太匆忙的,我就上前簡單明瞭的說:「你好!送你一本真相期刊。」有的人很痛快的接受了,而且表現出很高興的樣子。有的人表示以前看過真相期刊,我講幾句真相,對方就同意退黨了,嘴裏還說:「真好!你們真不容易!」也有的人拿著明慧期刊,表示先看看再說。當然也有不要的,沒關係,我繼續講真相,不受干擾。

三、不錯過救人機會

我發現雖然上班族自由支配的時間有限,可是只要有急切救人的心,每一點時間都可以充份利用。只要我們抓住機會,師父利用各種機會把有緣人送到面前。

比如一次,在辦公大廈裏等電梯的時候,電梯來了,我和一位老大爺上了電梯,另一位等電梯的彪形大漢卻不上,非要等對面的電梯,我知道這是讓我救這位老人。電梯門關上之後,我立刻拿出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期刊送給老人,老人看了封皮很震驚,說:「你真是給對人了,我很有正義感。」我問他家裏是否有DVD,他說有,我又送他一張真相光盤,他剛裝包裏,電梯停了,在八樓上了幾個人,老人小聲在我耳邊關切的說:「你也不能見人就給,注意安全。」老人到九樓,電梯停了,老人差點忘了,我提醒他到了,他才下了電梯。對於一個生命來說,本性的一面明白,得到法輪功真相了,其它甚麼都不重要了。

再比如,坐公交車的時候,旁邊明明有好幾個空位,有的乘客卻非要坐到我身邊;或者我在車上站著,有的乘客讓我坐她旁邊。對這樣的人,我一般都送一本真相期刊,再講真相,他們的反應也都比較好。車上雖然乘客不少,別人聽到我講真相也沒有甚麼不好的反應。一次我給旁邊的女乘客退團、退隊後,送她個護身符,沒拿住掉地上了,周圍的乘客還幫著拾起來,看我倆時也都是善意的目光。只要大法弟子念正坦蕩,一心救人,周圍的一切也祥和。

四、去掉負面思維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在頭腦中常發出一些負面思維,就要用「真、善、忍」衡量一思一念,及時修正。舉個例子:

今年夏天,天氣極端的悶熱,不修煉的家人受不了,買了空調,安裝時我請了半天假留在家裏。在等安裝人員上門的過程中,我腦中有二個想法閃現:一個是,要不要給他們講真相呢?這可不是在大街上,講完就走,人家不知道你是誰。這是在你家裏,如果他們是不好的人把你舉報了,損失會很大的,別人也救不成了。另一個念頭閃過:如果他們是有緣人,你不去救度他們,使他們失去萬古機緣,你怎麼承擔這個責任?

坐下來發正念清理自己不好的思想念頭,清理干擾世人得救的因素。漸漸的,我思想清晰了,我只選擇符合「真、善、忍」的思想念頭,去掉負面思維。

一會兒,倆小伙子來了,見了面就覺的很親切,是有緣人。他倆後背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我趕緊從冰箱裏拿出雪糕給他們吃。可是他們著急幹活,因為夏天工作任務很多。

電鑽鑽牆的聲音很大,想講真相說話聽不清。這時,他們不小心掉樓下一個工具,其中一個人去取。我利用這個空閒時間趕緊講真相,一會兒取東西的小伙子回來了,接著聽真相,後來他倆都同意三退了。臨走時,我又送他們真相期刊,又拿二個雪糕給他們降降溫。他們高興的走了。

五、純淨自己 讓世人真正明白

一個週日我出去講真相,看一個人蹲在牆角看報紙,我送他一本真相期刊,他說:「這是哪來的?」我順嘴就說:「別人給的。」說後很後悔,找到自己有自保的私心,怕別人知道是自己做的。我應該堂堂正正告訴他是我用自己的工資做的,救人不應該理直氣壯嗎?正念足了,接下來又送一個人真相期刊,那人很順利的退了團隊。

之後還碰到一個胸前佩戴毛像章的老年男士,我想他可能黨文化很重,但是他看上去還比較和善。我送他真相期刊後,問他家裏是否有DVD,他說有,我又送他一張《九評共產黨》光盤。他都要了。我繼續跟他講真相,他說自己是無神論,但不反對做好人。接下來,他就重複中共造謠媒體的宣傳,說我們師父,說還不是為了錢。

我說:「你們不煉法輪功的人,沒給過我師父一分錢吧?我煉了十八年法輪功,也沒給過任何人一分錢。那所謂的斂財,斂誰的財呢?法輪大法的書籍都是互聯網上免費下載的。」

他拿著手裏的真相光盤和期刊說:「你還說,這不是錢做的呀!」

我說:「這是我用自己的工資做的。這個光盤的成本一塊多錢,我跟你說這個價錢,但是我不會跟你要一分錢,就為了你能了解真相。」

他的態度緩和下來,看著資料挺精美,說:「那咋整上的呢?」我說:「網上有免費的影像文件,用光驅刻錄到空白光盤上,很簡單的。」他說:「啊!是這樣呀!那你家人煉不?」我說:「不煉,但支持我!」他說:「那就行,做好人沒啥的,我回去好好看看,我先謝謝你了。」

還有一次,在上班路上,送一位男士一本期刊,他接過來說:「法輪功的吧,你們整這個有啥用,我們還得等著共產黨給開工資呢!」

我說:「工資也不是黨給的呀,它不勞動不生產,不創造價值。我們中國大陸,消費者買的商品,價格中都包括稅錢,是我們納稅人養活了中共和它龐大的貪腐官員們。再說,也不是我們法輪功要和共產黨對著幹。孔子和共產黨在時空上沒有交集,不也被共產黨批判嗎?孔子講仁義禮智信,有甚麼錯呢?」他回應說:「那是瞎整!人家台灣、韓國都很尊敬孔子的,現在中國不也在建孔子學院嘛。」

我說:「那是掛羊頭賣狗肉,因為無法和世界接軌,不得不表面上弘揚孔子,實質上對傳統的核心文化還是打壓的,比如打壓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法輪功已經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並獲得褒獎,對這個問題同樣面臨著無法和世界接軌。善惡有報,做個善良的好人沒有錯!」他說:「那倒是。」我接著說:「中共用‘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參與其中的央視製片人陳虻以及媒體人羅京、方靜都在四十多歲時得癌症死了,前央視副台長李東生也落馬入獄了。被中共立為英模的任長霞,就是因為積極迫害法輪功遭報應,車禍喪命。她坐在駕駛員後面最安全的位置,別人沒死她死了。一人作惡殃及家人,她丈夫也四十多歲就得癌死了,家裏只剩下一個孩子。這些人積極迫害法輪功,以為共產黨給他們撐腰,結果在共產黨倒台之前,他們就先遭了天譴。如果生命早明白真相,也不至於走上不歸路。」

這時他走到了家門口,對我說:「經過你的講解,我有點明白了,我以後會拜讀的!」

六、重視背法和發正念

我每週參加一次集體學法,我們組的同修每次學法前,都背七、八段《轉法輪》,現已經背完五講《轉法輪》。學法前,每人背一遍,有錯的地方別人給糾正,再學兩講《轉法輪》。背法能使主意識增強,及時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發正念也是需要高度重視的,有時講真相,道理說的很明白,對方就是不認同。這種情況我就停下來找找自己,再發正念清除背後的邪惡因素。否則被邪惡控制的人是不會認同正理的。

以上是我近期的修煉體悟,不對之處請指正。希望在有限的時間裏更加修好自己,讓更多的世人真正明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