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診所工作環境中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一名個體診所醫生,我的生活基本是家與診所兩點一線。

我的工作環境就是救人的場所,自二零零六年診所開辦以來,我由一開始的看人講,狀態時好時不好,到後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悟到診所就是師父賜予我的救人寶地,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有責任與義務救度能夠走入診所的每一位有緣人。

下面就這些年在工作環境中修心提高、講真相救人的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擺正修煉與工作的關係

診所成立初期,因為家庭生活並不寬裕,來診所的病人也不多,我有點急於賺錢,常擺不正工作與修煉的關係,把利益放到第一位上,結果往往事與願違,錢沒賺到,和病人關係也不盡人意。後來對照師父講法:「雖然你是大法弟子,你的社會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你的社會工作中去。」[1]我開始反思自己的言行,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遇到問題時先想別人,放下對利益的執著。擺正心態:我首先是一個修煉人,而後才是一名醫務工作者。這樣許多問題處理起來就簡單多了。

例如,有位一歲多的小男孩來診所輸液,帶來的是醫院的處方。孩子的母親說孩子一直發燒,但輸液一點都不配合,打上針後就不停的哭鬧,直到把針拽下來為止,全家都快被他急死了。我看了看醫院裏開的處方,抗生素的用量很大,我猶豫著該不該把抗生素的劑量減下來,看著哭鬧不止的孩子,想想費好大力氣才給他打上針才能賺一半的錢……但轉而一想:我是修煉人啊,這麼大劑量的抗生素用到孩子身上對他的身體傷害多大啊,孩子難受說不出來,家長又不懂。不行,這樣做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於是,我把藥物劑量減了一半,藥費也相應降低了一半。神奇的是,孩子自打上針後不哭不鬧,玩的可開心了。第二天居然主動伸出手讓打針,整個輸液過程一點都沒哭。孩子的媽媽高興的說:「真的奇怪了,到你這兒打針不哭了,從前連想都不敢想,每次打針都哭的要死還打不完,以後就認準你這兒了。」

我知道是我的做法符合了法,師父對我的鼓勵。這樣的例子很多,只要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所有的事情都會起到正面作用。隨著自身不斷的被法洗滌純淨,診所也一天天走向良性循環,越來越多的病人信任我,自己看好了病又介紹親戚朋友過來。

我珍惜每一位來診所的世人,不管是諮詢的問路的都笑臉相迎。偶爾有心態不穩的時候,我就會加長學法時間,在法中歸正自己。

放下私心 才能修出救人的智慧

我是從二零零六年才開始在工作環境中面對面講真相的,剛開始講的時候真是被各種執著心包繞著,開口真難啊!但從法理上又明白這就是我應該救度的眾生,比起每天要經受風吹日曬雨淋,奔走於大街小巷講真相救人的同修來說,我真是容易多了,師父把有緣人都給我送上門來了,我還不救,那就真的不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了。於是我就多學法、背法,給自己添正念、壯膽量。雖然經常緊張的心慌、手抖、手心出汗,但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只要我開口講,人們基本上都能明真相三退。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發現想的越多越是私心多,比如擔心自己講不好啊,擔心別人不理解啊等等,都是執著於自我的自私的表現。往往甚麼都不想,以無私的心態去講的時候眾生接受的越好。聽起來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就能解體了眾生背後起阻礙作用的因素,甚至有時候想甚麼都很如意。

有一位女士在我這兒看病感覺效果不錯,就帶她的丈夫也過來診治,這位女士已聽過真相並三退,當時我想:她已經明白了,要是先走就好了。結果這位女士就對她丈夫說:「你在這兒好好看病吧,我先回去了。」我就抓緊時間問男士有沒有入過黨團隊,男士說沒入過黨只入過團隊,並不停的說如果當年入了黨,他現在工作生活會如何的好,簡直就是滔滔不絕。我沒有被他帶動,靜靜的對著他發正念,並發出一念:我不和你糊塗的這一面糾纏,我要和你明白的這一面講。

趁著他講話稍一停頓的時候,我微笑著對他說:「大家現在都不入黨了,都忙著退黨呢,你沒入過豈不更好,還省得退了呢!我幫你把團隊也退了吧,你的名字就很好,就用這個名字你看行嗎?」沒想到他痛快的說:「好好,謝謝你啊!」他跟之前判若兩人,一下子一百八十度的轉彎,我知道是他明白的那一面起作用了。

這樣的例子很多,真的是師父甚麼都給我們鋪墊好了,就等著我們用正念去做了。而我們的正念來源於法,來源於紮實的學法基礎,只有學好法,才能有足夠的智慧去面對常人各種複雜的心理狀態,去打開他們各種各樣的心結,才能真正救了他們。

一次,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來診所輸液,第一天與他聊天中知道他是邪黨黨員,與他聊現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各種天災人禍都跟人的道德低下有關,這些老人都認可,唯獨跟他講三退的時候,老人連連說:可不行,可不行,我都這麼大年紀了,甚麼都不管了。再跟他講,要不他就裝聽不見,要不就轉話題。

晚上學法看到師父說:「你的話如果很純正,真的一下就打到世人的思想最深處去了,一下就能叫世人明白。」[3]我想為甚麼我講出的話沒起到這個作用,一定是沒達到師父所說的純正,老人這麼大年紀了不就等著大法開傳,等著大法弟子救他嗎?我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中干擾我救人的所有不正確的思想觀念及物質因素,清理另外空間阻礙老人得救的所有共產邪靈爛鬼因素。

第二天,老人又來輸液,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閉著眼睛不願說話,我看了他幾次都找不到開口的機會。難道這次就這麼錯過了嗎?可是他這麼大歲數了,我們還能有幾次見面的機會呢?我不敢就這麼錯過他,於是我輕聲喊了一聲:「大爺。」老人睜開眼睛看著我,我說:「打擾您一下可以嗎?」他點點頭,我說:「退出共產黨是每個中國人都應該做出的選擇,大爺您也不能迴避,我們能認識是緣份,今天我就幫您退了吧?」這一刻我心無雜念,只為這個生命能真正得救。彷彿一切都靜止了,停頓片刻,老人清晰地說:「好!好!謝謝你!」我又說:「大爺,法輪功是好的,是真正的佛法修煉!」老人又連聲說:「我知道!我知道!是好的!」我的眼睛濕潤了:「那您休息吧,不打擾您了!」老人點點頭,又閉上了眼睛。

世人明真相得福報

這些年講真相過程中,我發現真相接受的好、三退爽快的病人明顯病程縮短,而不接受真相、拒絕三退的病人往往疾病纏綿難癒,甚至病情加重。有一年冬天,恰逢流感,診所輸液病人很多,我和護士(同修)配合,基本上做到了病人來一個講一個,病人都很樂意接受真相及三退,很嚴重的流感很多人只輸液一兩天就好了,只有一位二十多歲的姑娘,跟她講了好幾次都不相信,結果輸液五天都不退燒,只好轉到醫院裏去了。

那年小區居委會讓簽邪惡的「承諾卡」,那真是邪黨毀人的一種邪惡手段。小區有幾家上了邪黨的當的居民,我親眼見證了他們上當受害的經過。例如:有一位家庭比較困難的女士,經常被邪黨居委會人員施以小恩小惠,利用她幫忙辦事,她樓下的一位大娘就是礙於她的面子簽了字。後來大娘來我診所看病,經詢問得知大娘簽了邪卡沒兩天就心臟病突發打了急救電話,送到醫院住了一週,出院後至今一直頭暈頭痛。我給大娘認真講了簽邪卡的壞處,因大娘一家早就「三退」,我徵得大娘同意後上明慧網為她發了鄭重聲明,並教給她念「法輪大法好」。大娘只打了兩天針,住院沒治好的病就好了。

後來那位家庭困難的女士也來診所看病,她患了腰椎增生、甲亢,成天腰痛、心慌乏力、晚上睡不著覺,她帶著哭腔說:「大夫啊,我怎麼成天這麼難受啊,活著真是受罪啊!」我看著她,決心要挽救這個可憐的生命,可能是我發自內心的想要幫她、救她這一念打動了她。我在講真相過程中,她認真地聽著,沒有像以前那樣抵觸。最後我說:「你看你在不明白的情況下幹了些甚麼呀,真善忍多好啊,你怎麼能幫著壞人去欺負好人呢?」她恍然大悟,喃喃自語道:「是啊,我這都是幹了些甚麼呀,我這不是幫著壞人欺負好人嗎,真是造孽呀!」我幫她做了三退並發表了鄭重聲明。因她家境不好,我就幫她開了兩種藥讓她用「醫保卡」到藥店自行購買,盡可能幫她省點錢。並告訴她每天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身體會越來越好的。過了幾天,她容光煥發的來謝我,說身體好多了,現在每天誠心念法輪大法好。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許多病人往往在治療過程中聽了真相,第二天就好了。過了幾個月後再次光臨的時候,病人會很高興的說:上次治療效果太好了,你這兒的藥真是太管用了。我知道是世人明真相得福報了。時間久了,誰跟誰是一家人也都知道了,經常是妻子領來了丈夫,父母領來了孩子,或者家裏老人生病造成了一家人得救的機緣。

小區流動人口很多,經常有租房客搬進搬出的,好多新面孔的病人會說,是前面那位房客特意叮囑他,有病了一定到我的診所看病。每每聽到這樣的話,我知道這是眾生在轉告得救的機會呢!慈悲的師父啊,給每個生命都安排了得救的機緣!

我在工作環境中講真相十年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路平穩的走了過來。師父說:「在證實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3]。我作為大法中一顆小小的粒子,在做三件事中成長、成熟。我的體會是三件事是相輔相成的、互相圓容的,學好法、發好正念才能做好講真相救人的事情,講真相救人中出現的問題也只有在學好法中才能解決。

感謝師父賜予我這麼好的修煉環境!弟子唯有精進實修以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