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手機救人項目中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修煉二十年來有很多體會與大家分享,但修煉中有磕磕絆絆,今天跟大家交流我在做手機項目中的經歷,點點滴滴是我走過的路,是我所在層次對法的理解,現在才真切的感悟到了是師父安排我在這過程中暴露出執著,修去人心,在法中昇華的路,師父安排的路是一條最好的路,感恩師尊對弟子的良苦用心。謝謝師父!

一、師尊開智開慧 學會並推廣手機救人項目

我今年七十一歲,只上過小學六年級,做手機項目時已經六十五歲了,由於長達近七年的非法關押和酷刑折磨、藥物迫害,當時思維有些遲鈍,對手機陌生,連一般手機的基本功能都不會。師尊加持開智開慧,不僅讓我比較熟練多用途的掌握了手機救人項目,還在本地及周邊縣區開展推廣。

二零一零年,有倆外地同修來我市交流他們在打語音真相電話,並用測試機教了操作方法。我和另一同修當時就想做,倆外地同修把他們的天語手機讓給了我們。熟悉後就開始推廣,陸續訂購了三十個手機,逐個的把語音裝好,手把手的教會其他同修,並打印好安全操作手冊每人一份,反覆叮囑注意安全,盡心盡力。

有了手機,可沒號碼來源,就上街抄商販門面、餐廳、醫院、或廣告電話撥打。最後採取街上凡有電話的一個不漏的抄,避免抄重,採取承包分片抄,到區鄉抄。過程中怕過路行人或商販看到問拿筆抄啥,有時我就中午吃完飯出門去抄,那時過路行人少,雖然夏天炎熱心裏想的是救人,幾個小時的行走也不覺得累。曾經一段時間,我一上街啥都不關心,只觀察哪有電話號碼,我曾對一同修說:我凡是看到電話號就好像看到一個人在那眼巴巴的望著我去救他,想流淚。

短信

我看到網上有短信交流,我動念想學,很快師父又安排有同修教我,為了豐富短信內容除與同修製作的共享外,我自己從明慧網文章摘取某段內容編輯,從語音文件中摘錄,聽一句停下抄寫,很慢,就叫女兒幫助邊聽邊打字下來。當時明慧有單頁彩信,但複製不下來,我就一個一個的手抄,速度慢就請同修幫助打下來製作成短信。

彩信

二零一零年同修研究天語手機可以發彩信,我又緊跟正法進程開始學會並推廣彩信,那時只單個發送,操作比較複雜,其他同修很多不具備條件,要在電腦上操作,因此我就在電腦做好,同修把手機拿來我給幫助上傳到手機,同修直接發送。

二零一一年初,一同修來我家,說她認識外地同修在用智能手機群發彩信。我叫她先去聯繫,隨後我去學,當時只有PPC智能機,操作極複雜,功能又多,全部搞懂對我這種文化程度和年齡段的人來說真有點難。但我對自己很有信心,堅信師父會開啟我的智慧,克服了懶惰和畏難的心、怕麻煩的心、怕人說我笨、愛面子的心。

我對智能手機一竅不通,好在我有一點電腦基礎,同修教起來難度小點。技術同修是上班族,只有每天下班晚上才教,於是安排好自己的時間,早上煉完一至五套功法,吃完飯學法,下午自己複習頭天學的,同修下班趕到一起用餐,晚飯後陪技術同修學法,完後複習頭天學的再教新內容,在師父的點悟下開啟智慧,每學一步就按操作記錄下來,有關PPC手機發彩信相關操作,在電腦上做的準備工作,在PPC手機上做的其它事情、有關天語手機的發彩信、打語音電話的操作。安裝上傳彩信到天語手機的軟件等一一不漏的記錄下來,打印成文交給同修。怎樣從電腦上上傳彩信到天語手機等,從製作彩信到添加號碼到發送、故障處理等比較熟練的掌握,因此學了十多天。當時就買了七個手機,及卡都準備齊全,墊付六千多元,事後心頭有點顧慮,沒人要咋辦?這麼多錢?回來向具備條件的同修推廣切磋並教會使用,很順利的就推廣開了。為了不讓同修有壓力,只教操作,其它電腦操作、號碼彩信我都裝好,同修用起來感到輕鬆。

群發彩信到智能手機自動撥打

一段時間群發彩信接收受阻,有封卡現象,智能手機自動撥打救人效果好,我又到外地去學撥打、手機軟件安裝及一般故障處理等技術,大量在本地和周邊縣上推廣,在師父的安排、同修的幫助下收集了大量的本地電話號碼,並聯繫好卡的供給、幫助購買手機等。至今僅智能機就購上百部。

現在我才認識到師父給我安排的這種講真相、救人的項目是讓在做的過程暴露執著,修去人心,可我沒能事事用法來對照修自己。產生了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認為自己有本事,一個近七十歲,只上過小學的人,能把這個項目做得比較順,能保證卡源、號碼提供、手機購買,維修,還真有點沾沾自喜的心,認為本地的手機項目是我推廣開的,是自己做的。現在想起真是汗顏,貪天之功是在犯罪,對不起師父,有負師父的苦心安排。

二、項目過程中暴露執著 在修去人心中昇華

修去利益之心

我從小就生活在窮困當中,因此對錢財利益看的很重。修煉後隨著心性的提高,明白了當人的真正目地。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想多救人,幾年來從語音撥打開始由一個手機逐漸增加到六個,平均每月兩千多元,近一年時間每月資費達三千多元,每月拿上千元買卡,儘管內心知道是應該的,沒有任何有求,發自內心的付出。修去了一些人心和執著,但沒去掉的物質還有,每當拿上千元購卡時心還要動,就不斷的背師父相關的法來破執著。幾年下來現在基本能做到比較坦然的捨了。我體悟到師父看我這方面執著很重,才苦心安排我走這方面的修煉道路,也許歷史上發過這樣的願,我把自己當作這項目的牽頭人,發自內心在做。

目前電話卡是充有資費的,多擱一張就一百多元,怕被封造成損失,一般落實人頭不多購。但有訂了不要的,一次突然封卡沒拿出去的個人損失一千多元。前幾年有時怕缺卡,每次都多購,一次沒來得及開通的就損失近兩千元。心裏有時也會人心翻出。

多的能做到捨,但有時小利卻放不下,如每次兌匯貨款要付給銀行千分之五的手續費,每次要50多元,和對方發貨的快遞費一年下來幾百元,雖然是付出了,但心沒放下,心性並沒提高,特別是同修的手機需發往外地維修的往返的快遞費,一直都是我自己支付,時間長了心裏有點不平。總沒有找到是啥心,寫這篇交流稿時,一次發正念時,師父點悟我是私心,前者買卡是為自己所用,後者付出認為與自己無關,所以心裏不平。解體了這種私心,心裏豁然亮堂,謝謝師父點悟。

我每月退休金才兩千三百多元,全家明真相,老伴不讓我交生活費,穿的衣物子女主動買,逢年過節及生日還給錢,退休金幾乎全部用於救人。

修去埋怨心

我做手機講真相每天要外出,在家等收貨又耽誤時間,該其他同修收的貨也用我的地址和電話,而且連續三天收貨,心裏氣得夠嗆,怨同修自私,不考慮我的安全,儘管是智慧的在把握,頻繁的收貨還是有顧慮和怕心,認為我自己又是當地知名人士,怕鄰居看到質疑。同修來家時,我嚴肅問他為啥不叫對方一次發?心想你自己為啥不提供自己的電話、地址。

做手機救人項目,有時卡被封,有同修把已購的被封後不能撥通的卡返還給我,有的還埋怨,有的用不善的口氣說:我們修得不好打不出去,你修得好,正念強你拿去打不收錢,我沒吱聲只有強忍著。後來商家同意幫開通,叫統計號報去,大批的已發給商家,一個月後還有一個、幾個的零星報來的,反覆磨我的心。

做這項目要頻繁的購買手機及卡,幾乎要上萬元的周轉金,東西買到後不能及時給出,有人又不當時付款,因此一大筆錢拿出去零星的收回,有時差錯投不起賬,很著急費時費神,當把這執著心一放下,不管了,差就差吧!過兩天無意中在找過的地方發現差額。我知道是師父在去我執著錢財和急躁的心,埋怨心。

幫同修買手機,一般先徵求誰需要沒人吱聲,信息剛發走接二連三有人要買,也有買了突然不要的;有人頭天定了要買第二天又說不要了,上午定好了晚上退;開始我也儘量滿足同修,電話告知對方增加減少,時間長了我覺得不對勁,會給代購手機的同修增加難度,忍不住心裏發火,心裏開始埋怨:修煉人怎麼能出爾反爾的說話不算數呢?不為別人著想,我又不是經銷商,想買就買,想不要就不要,我還得去給別人說對不起,又怕別人說自己做事囉嗦,我最不想存放物品怕麻煩,東西多了零亂又要墊錢。找到這些翻出來都是自己該修去的人心,因此多訂了的手機我再也不退了,自己放著請師父安排,擱置的手機很快就有人買走。

修去不寬容、怕心及自我保護心

為了安全不想讓更多人知道我在做此項目,一同修找幾個不是手機項目的人帶信給我要買卡,我氣得夠嗆,一直沒向內找修自己的怕心和抱怨心,因此該同修一天和我同乘一輛公交車,一上車就直呼我某大姐,我知道她要說啥,瞅了她一眼沒吱聲,她竟然走到我座位旁當著一大車人叫我名,並問有沒有卡她要買,我壓著火說了一句:你理智一點,下車再說。一路上忿忿不平,下車後我按師父的教誨:先把自己的心擺平,比較平心靜氣和她交流,告訴她要為他人著想,注意安全,也是為自己修煉負責,並問了今後與她聯繫方式。事後我冷靜的想為啥會遇到這些事,才悟到是師父要我修去怕心、抱怨、忿忿不平的執著心,提高上來。

修去私心

一天打完一張卡需充值,有同修的充值卡放我這,就借用一張一百元面額的,三次輸入說有誤,以前遇到這種情況確實損失過。我就放那也不著急,心想不行就算了,損失了也是同修的錢不是我的,事隔一月多我拿出再充還是不行,連續開4張,每張反覆幾次都失敗。心想這批卡有問題,但又有點不相信,再開一張成功了,肯定了卡沒問題,向內找,找到了那不正的一念「私」心想損失了是同修的錢,我立即發正念清除說:舊勢力爛鬼你聽著:大法弟子的錢是用來救人的,任何生命都不准對大法弟子經濟迫害,誰做誰有罪。發完正念再充,一月前那張充了近十次不成功的卡和當天的開的四張卡都很順利的全部成功。

一段時間因卡被封還未開通的擱置三千多元,又要付購卡款一萬多元,其實我有錢支付,但取了賬戶就所剩無幾,起了貪存錢的這一念,向老伴要了五千元,並說明其原因,他欣然同意,給了我。事後心裏不踏實,總覺得做錯了啥,在師父的點悟下,打坐想起五千元,我立即叫老伴在我賬戶取走五千歸還,事後心裏踏實、輕鬆了。

三、做到信師信法 在封卡嚴峻時救人卡源不斷

曾經一段時間買卡實名制,出現封卡假相,同修說的內部消息如何如何真實,馬上就要實施,我聽後馬上回答:不可能的,一切是師父在控制,是師父叫救人誰也動不了。另外一購卡的同修也這樣說:我同樣回答:堅信師父,只有越來越寬鬆。我心裏一直想著師父說的: 「有人講甚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種邪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1]就這麼堅定一念,不久師父就安排同修給推薦一種很適用的卡,接著又有人推薦另一種,緊接著原來的商家又恢復了供卡,被封的也從新開通。當然這裏沒有貶低同修的想法,是通過同修來考驗自己的信師信法。

如有不符合法和法理不清晰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