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煉的每一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想談談自己一年來的修煉體會。

讓真相資料撒遍農村家家戶戶

二零一五年年末那段時間,我市因實名控告江澤民有同修被綁架,一時間氣氛很緊張。同修給了我一些年曆,他知道我每年都要發年曆,可是不讓我馬上去發,說等他都做完了全拿到我家來後再發。我看他很害怕就尊重他、沒發。

可不時的聽到我市有被綁架的同修,看著比床都高、近三千張年曆,我心裏有點怨同修,我想:你知道我也是實名控告江澤民的,說好了我要一千多張,咋拿來這麼多?是不是別人不要都拿我這來了?

稍後一想我的念頭不對,大法弟子要修出「為他」的生命,要為同修著想。要看同修好的一面,他能出來做就很了不起了,我要和同修配合好,不能有人心。同修怕,要幫同修,給同修添正念,我們要配合好多救人。

可有一天回家打不開門了。同修說是不是點化你不讓你回家住了?我想:不會的,家裏有那麼多年曆還沒發呢,眾生等著要年曆明真相。我走了年曆咋發呀,不能貓(躲)起來呀!

師父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1],怕啥?這些天有的同修被騷擾了,怕被綁架的就不敢在家住,躲起來了,甚麼也不幹了。舊勢力想要鑽空子,讓我家門偏在這時候打不開。這正是發真相年曆的好時候,錯過去就得明年了。我想這是假相,我不承認,救人不能等。我要把自己的心鎖打開,我就是不動人心,哪也不去,就在家。我家是學法小組,不能散!我要多發正念,還要營救被綁架的同修呢。再開門,打開了。

我開始準備年曆。先將A3紙年曆用塑封機封好,然後打孔、串繩(能掛在牆上);再把真相小冊子用自封袋裝好,放在年曆裏邊、卷上。再用彩帶繫上蝴蝶結。讓漂亮的娃娃和洪傳大法圖露在外邊,一看好喜慶。

我每天和同修坐下午四點多公交車去農村發年曆,車到達目地地天就黑了,就可以發了。我和同修剛發了二個村屯同修就說有事不來了。我不得不自己去發。可這三千多張年曆我自己發發到年末都發不完的。正好這時來一位同修要和我配合發。我好高興,感謝師父的安排。

我們夜間出去,去之前先發正念。第一次去時,正發著,路邊出現一輛白車,還有幾個人拿手電照我們。我們立刻停下發正念,一會他們就不照了。車還在那,我們再發正念:把他們定在那不動!

我們做第一個村屯時就有干擾,還做嗎?我想:我是師父的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在救人,誰也擋不住。解體一切干擾我們救度眾生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做!就又去了下一個村屯。在師父看護下,我們順利發完了。

有一天我們帶了七、八百本真相小冊子,去農村放。天氣很冷,氣溫達零下三十多度。寒風刺骨,風刮的臉好疼。我想:我不能怕吃苦呀,有安逸心不行。一開始手拿出來就冷,可發起來就忘了冷,寒冷擋不住我救人。

冬天下雪路很滑,那也出去救人。一天,我們剛發完真相資料車就開不動了。地面被雪覆蓋,路面有坑看不見,車滑到坑裏打滑出不來。我們意識到是干擾,就發正念解體舊勢力干擾我們救人。在師父的幫助下車開出來了,我們順利的回到家。

農村土道多,夏天下完雨路滑不好走。一次,就要發完真相資料時,車開進坑裏熄火了。我們就發正念:解體干擾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用神通把車開動。就這樣一次次的啟動,在師父的加持下車子終於開動了。這時天已大亮,我們把剩下的真相資料順利的發完。

農村道狹窄,汽車很不好開,去一次不容易,所以只要我們去了,儘量發給家家戶戶。相對來講,騎摩托車發真相資料就方便許多,比步行快好多倍,而且撤離速度快。摩托車靠大門近一些,在緩速行進中,我讓真相資料輕鬆飛進農家院,基本是百發百中。我們每次去,還帶上《我們告訴未來》、《風雨天地行》等光盤及《九評共產黨》一書,還貼不乾膠、展板,掛條幅等。

去之前先發正念,一路正念不止,遇事找自己,時時用法歸正自己,這樣,我們在師父的看護下一路走來很順暢。從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到現在,去了三十多個村屯,發放了一萬多本真相資料。

我去農村發真相資料,不論冰天雪地、嚴寒酷暑,從不間斷,也沒感覺苦和累。冬天冷,凍的手和臉都僵了;夏天蚊子咬的身上起了包,又痛又癢很難受。但一想到那一方眾生能得救,心裏就覺的甜。夏天的時候兩點鐘天就濛濛亮了,看到早起的人們拿到真相資料時高興的樣子,我心裏也高興。眾生得救就是我的心願。

由對手機一竅不通到會安裝系統

我六十多歲了,原本對手機一竅不通。使用的講真相手機都是同修安裝好了的,我從來不敢想自己還能學會安裝手機系統。

一天,同修拿來十多個手機,讓我學安裝手機系統,希望我們共同配合把這個項目推廣、普及,帶動更多同修走出來。我有點擔心,怕學不會,同修就鼓勵我,並細心的演示了一遍操作流程。沒想到我操作一遍真就會了,是師父在加持我,給了我智慧!我悟到,只要我們信師信法,放下一切人心就無所不能。

從那以後,同修需要真相手機就來找我。我找同修幫忙購買,然後我負責安裝手機系統。我拿到手機後就以最快的速度安裝好,有時一忙就是大半宿,儘量讓同修早點拿到手機去救人。能幫助同修用手機救人,再苦再累我都願意做。有時遇上壞天氣,路途又遠,我就給同修送去,再教會同修如何操作。

過程中也修去了我很多人心。買手機的錢我先墊付,同修來取手機時再給我錢。一次,有三部手機安裝系統後給同修帶去了,一直沒給我錢,我也不好意思要。有同修說:是你的你就要。後來見到同修時,我真就提醒說三部手機錢沒給我呢。誰知她卻說給了,還說的很肯定,還說連兜子一起給的,可是我家沒兜子呀。

我當時也不好意思爭辯,回家就找自己。是我沒能及時去要,做事拖拉、不細心,不給也不好意思要,時間長了同修把這事忘了。我還找到我有爭鬥心,心裏想爭理。還有利益心沒放下,老覺的同修應該給我錢。但很快就想通了,心裏敞亮了,以後也不提了。都是我不好,是我要歸正自己呀。

撥打電話勸三退

我使用電話講真相已有幾年了。從發真相短信、彩信到撥打半自動、全自動語音電話,再到現在按鍵三退語音電話,在師父加持下一步步的穩健走到今天。

我測試了當地三十個號段,有十多萬個實號,我和同修配合打語音電話,然後再直撥、對講。我天天都打一些當地號,也有「三退」的。在打當地電話時,有個人說:「我看到過真相冊子,我退、退!」聽到這話我很高興,看來,我們發真相資料起到了鋪墊作用。

最初看到已聽過真相語音的電話號碼積累越來越多時,我很想自己直接撥打電話勸「三退」,卻因為性格內向不善言辭而遲遲沒動。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第一次拿起電話對打,心裏直翻騰,緊張的全身發冷,手發涼,說話都不流利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講。一連幾天也沒退一個,就沒再打。我感到羞愧至極,修了這麼多年,天天學大法,天天說要救度眾生,為甚麼面對等待救度的人時自己會怕成這個樣?

我有五部手機,天天看到撥打過的電話號碼有很多,有的聽真相二、三分鐘以上卻沒退,我心裏很著急。向內找自己,我有怕心、面子心,慈悲心不夠,很多人心擋著我,於是多學法歸正自己,一定要修去不好的物質。

二零一六年過新年那天,天氣很冷。晚上我戴上手套,外面再戴上騎電瓶車用的大手套,出去打電話。結果一小時勸退了六個人。我知道這是師父對弟子的加持和鼓勵,我要做的其實就是放下人心,拿起電話講真相。從此對用電話講真相勸「三退」有了信心,天天堅持。

我們地區天天堅持對打電話的同修很少,我就想讓更多同修參與進來。二零一六年年初,我們六位同修說好要一起出去對打電話勸退。可是到一起之後沒人願意第一個撥打。那就從我做起吧!我找到自己的顧慮所在:在人面前不敢說話、怕說不好、有要面子的心。我想不就是這張臉皮嗎?怕啥?放下這皮囊!於是我撥了第一通電話。接著大家都跟著撥打了。

我們小組剛成立時人員變動很大,撥打一段時間,有幾個同修勸退率不高就沒信心退出了。我就鼓勵其他同修堅持下去。就這樣經過一段時間的魔煉也修去我很多人心。後來心裏打怵的同修也鍛煉出來了。有個同修怕心很重,但看了同修們撥打電話的過程之後就不怕了,一上來就直接撥打。

之後又有同修參與進來,小組人員逐漸穩定下來。大家互相鼓勵,過程中互相幫助發正念,遇到問題及時交流、向內找,看到不足就默默的補充,撥打勸退效果也好了。

有一名七十歲老年同修,和我們一起打電話。不長時間,她就勸退近百人,還能帶其他同修撥打。還有一同修說我原來不會面對面講真相,通過撥打電話積累了經驗,現在可以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了。

我們打電話小組每天撥打兩個小時。隨著我們整體提高,勸退的人數也直線上升。我從二零一六年一月份開始撥打,到九月份勸退近二千人。我們小組四人加一起,勸退近五千人。回頭想,如果我們只打語音電話,這五千人很可能失去得救的機會呢。我真切感受到只要用心去做,師父就會把這件事引申成最好的。我有時晚上打電話最多能勸退二十人,感謝師父對我的鼓勵。

撥打電話時,當人真的感受到我的善、感受到我為他們好時,我也能感受到他們得救的喜悅。一次,一派出所警察開始接聽時不明真相,通過我耐心的講,他聽明白後表示不迫害法輪功,還退了黨。並一再祝福我「全家平安!」明真相後,有的說:「我願您好人平平安安!」有的說「要好好感謝你!」有的喊「法輪大法好!」還有的發短信:「願您健康、開心每一天!」等等。

剛開始打電話時,聽到有說師父不好的我就和他爭辯,還說他會遭報的。同修告訴我不能這樣。我說,我是錯了,要修去爭鬥心,修出慈悲心善待眾生。我的心歸正了,罵人的就少了。聽完真相不同意「三退」的,我就多打幾次電話給他們,針對其心結耐心細緻的講。對方聽不懂的,我就重複真相內容,用一顆真誠的心感動他。講真相不是靠伶牙俐齒就能勸退的,要有救人的心才行。

有一次我撥通電話後,對方說:「我是市公安局的,這是你的電話嗎?再打電話我給你定位、報警,我給你錄音了,我把你的電話基組調出來了,小心公安局、610、報警中心一會過去了。」剛開始威脅口氣很重,可我不動心,就從大法洪傳、貴州平塘縣藏字石、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為甚麼要三退等有關內容給他講。最後他說:「你已經給我打來四次電話了!」最後他聽明白了。我說:給你起個化名叫××退了吧?他說:「好,好,好,我退黨!」

每天撥打過的電話錄音我都聽一遍,當時沒時間過後也要聽,找出不足然後跟蹤講。我聽到錄音中有要明慧網址的,就以短信發給他。我感到眾生都在等著、盼著聽真相!

我們小組是一個整體,每天對打後發現不足都及時交流,不斷互相完善補充借鑑,有問題及時歸正,都能互相幫助和理解。大家互相鼓勵,冬天不管多冷,夏天不管多熱,都能天天堅持。

一路走來不難發現,其實直撥電話講真相並不難,只要用心做,堅持每天做就一定能做好。如果每個同修每天用電話勸退一個人,這是個甚麼數啊?!

我沒有時間去想別的事情,就想著如何把眾生救了,不辜負眾生的期盼。和同修約好了要去打電話,都要天天堅持,我們天天互相鼓勵。有時看到街上小孩,想起自己小孫女心裏也感慨:誰都喜歡小孩,很好玩的,要不救人我也去領我的孫女玩,可是不行,捨不得時間呀!

每一天的時間太寶貴,「值千金,值萬金」[2],我不能為小小的家耽誤眾生得救呀。把住一思一念,不被常人心帶動,即使晚一點我也要找同修一起打電話。

我要珍惜師父留給弟子的寶貴時間,珍惜師父用巨大承受為我們延續來的每一天,講好真相多救人。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