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是幸福的事 其樂無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這幾年,我感覺修煉提高的非常快,特別是二零一六年過完年以來,我自己都感覺飛一般的提高著。

一、學法與修心

我的變化是從向內找開始的。通過學法,看《明慧週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明白了一個法理,自己所遇到的一切事、一切人,只要是觸動了自己的,都與自己的某一顆心相關。特別是看到別人的不足,我就立即對照自己,即使當時認識不到自己有著同樣的不足,我也堅信我就有這樣的不足。因如果我自己的空間場純淨的話,這些不足就不會在我面前表現出來,只要表現出來,就說明我有這方面的不足,與之相關的肯定有一顆執著心。

開始這樣對照自己時有點兒難,慢慢的形成一種習慣後,我一看到別人的缺點,就立即找出自己的人心來,改變自己的觀念,並發正念解體執著後,自己就感覺身心輕鬆了。

隨著向內修,我學法時也越來越能入心了。我以前學法一天大都能學兩、三講,可是學法時總感覺沒有新意,心中還有一種潛在的心理:這法都學了多少遍了,讀了上句不看書,都能順出下句來,更深的內涵我怎麼看不到呢?其實這樣的學法真的是在浪費時間,看著是在學法,每天還學那麼多,可是不入心。

我也很著急,向內找,發現自己有急躁的心和求得到更高深法理的心。去掉這些心後,我發現學法能靜下心來了,甚麼也干擾不了我學大法了,大法的法理層層顯現出來,每次讀都有全新的感覺,甚至同一句話,我讀一遍都有一種新的感覺。學進去法的感覺是非常美妙的,就想沉浸在法中,溶於法中。

二、隨時發正念

隨時發正念,我也是看《明慧週刊》上的文章後,自己嘗試著發,發現這種方法真的是好。我現在除了睡覺和學法、煉功外,時刻都在發著正念。做著飯,我在發正念;發資料的同時,我也在發正念;講真相前,我會對著要講的對象發;講真相的間隙,我都在發正念;講著真相時,也在發著正念呢。我現在是無時無刻不在發著正念。

發正念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正念發的多,做甚麼事都順,講真相那是張口就來。自己不停的發著正念,感覺自身的空間場在越來越大,越來越透亮,身心也越來越輕鬆。

因為隨時發著正念,我沒有遇到過甚麼危險。一次到一個同修家,進去一會兒,我就坐不住了,就是想走。我走後一會兒,惡警闖入同修家。

還有一次,我們六個人一塊去農村講真相。說好目地地後,騎著車子就出發了。我是騎著車子發著資料,不放過一個有緣人。他們幾個帶著資料,路上不發,騎的比較快。我一看離他們有點遠了,就趕上他們,告訴他們說,我去另一個地方講真相去。我向另一個方向騎去,也是邊走邊發正念、發資料,遇到合適的,就下車講真相,勸三退。

後來聽說,他們五個被綁架了。當時有好幾輛車,一下子圍住他們了。有個還說,還有一個一路的,那個女的呢?抓的就是她,早就聽說這個女人了。當時就開了兩輛車回頭去找我。其實我啥都不知道,還是一路在發正念、發資料、講真相呢。

三、清除共產邪靈

這是前幾年的事了。當我認識到要清理共產邪靈的意義後,我就開始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它。我丈夫是大學教哲學的,家中放有共產邪黨的書。我一發正念,這些東西竟然在書中「吱吱」亂叫。後來,我和同修一起把這些書的書皮全都撕掉燒了,再把書拆開當成廢紙賣了。

丈夫外出學習回來,見書沒了,問我,我就告訴他燒了。沒想到他大哭起來,還哭著跑出家門,在家屬院裏邊哭邊說:這可怎麼辦啊?她把我的書和教案都燒了。其實我一點都沒有燒他的教案。我把他拉回家,他更瘋狂了,想打我,但又不敢。因為以前他每次打我,只要他一動手,都是仰面往後摔倒,摔得他再也不敢打我了。

這次我看他越罵越兇,簡直像瘋了一樣,我上去一下抓住他的腰帶,一掂,就像掂根羽毛一樣把他掂起離地好高。我把他掂起來後,就想,可不能這樣摔下去,一摔還真把他摔壞了,就把他輕輕放了下來。他也被嚇住了,不敢罵了。可是過一會兒,他又開始罵。我把門一開說:都來看看吧,大學老師罵人呢。沒想到這一招還真管用,他立即不罵了。

四、風雨無阻講真相

其實講真相是非常簡單的,只要內心純淨,有一顆救人的心就足夠了。

我每天的時間大體是這樣安排的,早晨六點多煉完功,發完正念後,我就出門講真相了。早晨一碗稀飯兩根油條一對付,直講到中午。下午在家學法。晚上六點多鐘,我又出去講真相了,再講到十點多鐘回家。

現在的人明白真相的越來越多。一天早晨,我給一個警察講真相,他在河邊鍛煉,警服放在雙槓上。他一聽是法輪功,就說,你別給我講了,我知道真相,你走吧。

給另一個警察講真相,看樣子還是一個官員。他看看四週沒人,接過我送給他的資料,往懷裏一揣說:謝謝你幫我退黨。同時伸出雙手的大拇指誇獎我,說我真中。

我發資料,每次能帶多少就帶多少。回老家一百多里的路程,我都騎著電動車回去,走一路發一路。有次走到一個村莊前,有十多個人在路邊說話,我也是一個一個的發。剛走,就聽一個人說:啊,法輪功……我一聽,扭頭就走了回來,一點怕心都沒有。相反,那個說壞話的人嚇得臉色都變了,慌慌張張的說不出話來。我就給他們講,說法輪功是正法修煉,是中共害怕修煉法輪功的好人多,栽贓陷害法輪功。其他的人都說:法輪功好,這俺都知道,就他犟勁,您別跟他一般見識。那個人也紅著臉說:我再也不說法輪功壞話了。

還有一次去火車站,一下子上來十幾個人攔住了我,口中還說,資料呢?快給俺講講法輪功。我一看人這麼多,就一人給了他們一本,匆匆就走了。剛騎上車,我就想,不對啊,人家明明讓我講,我怎麼不講就走了呢?其實,就是剛騎上車,待我回頭給他們講真相時,一個人也沒有了。

講真相是幸福的事,這才是其樂無窮呢。無論甚麼天氣,是烈日酷暑,或是雨雹冰雪,我都是風雨無阻的去講。到農村講真相,餓了,啃口乾饃,那饃是真香啊。回到家,泡塊方便麵,我就感到這生活真是太富足了。

生命中有了大法,每天能救那麼多人,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嗎?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