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在黑窩裏清除邪惡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就是返回到符合「真善忍」的先天本性。學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法理,所以在單位、在家庭、在社會、在日常生活當中,都按照真善忍去做,心性提高了,我的身體也好了,精力充沛,身體輕鬆,幹活不覺的累。得法後,親朋好友也知道了大法好,也從中受益。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受迫害後,黑雲壓頂、血雨腥風,我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拘留所、洗腦班,兩次勞教,並失去了工作,來自社會、單位、家庭的威脅、恐嚇、辱罵、羞辱、那更是鋪天蓋地、壓得人出氣都不舒服,尤其是被非法關押到勞教所那更是暗無天日、慘無人道,要抵制邪惡花樣翻新的各種迫害,沒有堅定的毅力、放下生死、豁出去,真的是很難闖過來,師父說, 「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

在勞教所的所謂「集訓隊」時,腦子裏一刻不停的背法、背法、背法,我每天背幾十遍《論語》,背《洪吟》、《洪吟二》一遍,會背的十幾篇經文背一遍,然後就背《轉法輪》,《轉法輪》雖然背的不全,但是我就一講一講回憶,滿腦子都是法,一點人心都不讓它進。

長時間發正念,我想既然我來到這裏就有我要做的事,很多同修從很遠的地方,來這裏發正念,我在邪惡的窩裏,不正是我解體邪惡的好機會嗎?我隔一段時間就發一次,往邪惡的辦公室、辦公樓發強大的功。

多學法、多發正念,這樣在邪惡迫害我的時候,我能用強大的正念識破邪惡的詭計,不上當、不動心。師父說「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3]

邪惡迫害採用的手法,軟硬兼施,紅臉白臉、恐嚇,誘惑、暴力等手段讓你妥協,採用花樣翻新的各種酷刑折磨我。我放下一切人心,心一橫,豁出去了,把心定住。如果思想稍微放鬆,人心出來,邪惡立即鑽空子,加大力度迫害,可能一念之差,就被邪惡拉下來。

我從看守所被送到勞教所時,同時有幾個同修一同送去的,到那首先體檢,一個一個的來,有的同修不配合,邪惡警察就電擊同修,用暴力讓你屈服,輪到我的時候,我不下車,我使勁拽著車的護欄,於是幾個惡警一起把我拖下車,我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他們幾個人按住我,強行給我體檢,我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這時幾個惡警拿電棍電擊我,我不屈服,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電了幾輪,我不屈服,最後惡警直接給我送到集訓隊。

在邪惡電擊我的時候我一點也沒覺的難受,其實是師父替我承受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在勞教所,所有非法關押的人必須帶胸牌,我是大法弟子,我沒犯法,我不帶,惡警給我帶,他給我戴上我就給扯下來扔到廁所坑裏,幾個包夾和惡警一起折騰我,把我按在地上,捂我的嘴,牙都掉了,我不怕,就是不戴,就這樣我不知扔了幾個,最後我不戴,他們也就不管我了。

在黑窩裏,勞教人員在吃飯前,都要排好隊背幾十條邪惡條令,唱幾首邪惡歌,然後才讓吃飯,誰要不背那就是酷刑,在集訓隊的法輪功學員都是不背不唱的,但是他要求法輪功學員在其他勞教人員背和唱的過程當中要站起來,我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不站,惡警就每天三頓飯之前指使幾個包夾拉我、拽我、擠壓我、踢我、托我。我堅定我自己、把握住自己,不管邪惡怎麼瘋狂,不動搖、不退縮、不生氣、不怨恨,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該背法背法、該發正念就發正念,我把邪惡當成臭狗屎、蟣子,不跟它們置氣,它們不配,邪惡折騰我幾個月,看我不動心,最後就不管了。

在黑窩集訓隊裏,法輪功學員的飯是和包夾分開的,每天都是惡警給法輪功學員盛飯,然後由包夾端到房間裏給法輪功學員吃,開始我不明白它們為甚麼這樣做,慢慢的我知道了,它們是在利用飯、人最基本的生活條件來迫害大法弟子,它們在飯中做手腳、折磨大法弟子,飯,多了、少了、稀了、稠了、咸了、淡了、酸了、辣了、軟點、硬點、好吃的、不好吃的、今天下甚麼藥、明天下甚麼藥,反正能利用迫害的東西它都使用。有一天早飯,包夾給我端來一盒粥,我一看發紅,我就問包夾,粥怎麼是紅色的,他說是不是給你放紅糖了,我說不會吧,我一吃苦的,因為我餓了,就沒想那麼多,就給喝了,我吃完以後,第二天早晨大便時,拉的屎是黑色的。我說我拉的怎麼是黑色的,警察聽到了,一會就把我拉醫院去了。

在黑窩的醫院裏,更可怕,更加邪惡,窗戶門關的緊緊的,吸點新鮮空氣都是奢望,採用各種方式迫害,一天,幾個惡警和包夾像狼一樣,把我撲倒在地,幾個人壓在我身上,捂住我的嘴,獄醫拿針扎我很長時間,壓了我半個小時,我想他們的目地是甚麼,是激起我的情緒,和他們賭氣,不吃飯絕食,一絕食邪惡就更有理由加重迫害。我識破他們的險惡用心,吃飯不絕食,看我吃飯了,下午就回勞教所裏了。回到集訓隊裏,邪惡之徒更加迫害我,飯裏下藥,我吃完飯後,拉綠色屎,噁心,嘔吐,肚子疼,我知道他們又往我的飯中下毒了。

一天一個包夾跟我說,每次分飯,惡警都往你的碗中放一片白色的藥。我讓包夾把惡警找來,直接問他為甚麼下毒:你們這樣做是傷天害理,你們是知法犯法,是在犯罪。你也有女兒、父母、丈夫,如果他們知道你在幹這種壞事的時候,他們甚麼感受。你也是在害他們。惡警聽了會兒後趕緊走了。惡警一到我房間,我就說他飯中放毒的事,後來他都不敢來我的房間,我要求我的飯不能單分,而是和包夾的飯一起盛,惡警不同意,我的大便不正常幾個月。

一段時間我的頭髮掉的很厲害,早晨起來我的枕頭上有一層頭髮,腦子裏就像蟬鳴一樣叫,但是我不承認它,否定它,我想大法弟子沒有病,頭髮是再生的,還能長出來。

後來,每次吃飯都強行把我的飯倒在包夾的飯盆裏,攪和以後再吃,我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這樣一段時間以後我的大便正常了。我的頭髮又長出來,惡警還說,你的頭髮怎麼還能長出來了。

惡警要獄醫到我房間裏,給我測血壓,胡說我的血壓高,我不信邪惡的任何謊言,修煉人沒有病。他們讓我吃藥,我不吃,每天都給我送,每天我都拒絕,最後也不送了。

在邪惡施暴、恐嚇的時候,當我承受能力到極限的時候,我的心裏不穩,上下翻騰,這時師父常常鼓勵我,我在睡夢中夢到考試,試卷全是對勾,我知道師父在點化我,這麼做是對的,我心一橫、堅定下去,就闖過來了。

非法關押兩年,七百多天,我每天如此,背幾十遍《論語》,背《洪吟》、《洪吟二》一遍,會背的十幾篇經文背一遍,然後就背《轉法輪》,《轉法輪》雖然背的不全,但是我就一講一講回憶,滿腦子都是法,一點人心都不讓它進。那時,我的心很平靜,站著好像老往起飄,有離地的感覺,邪惡想要做甚麼,我都能知道。在我的房間裏有光圈,大的小的持續兩天。

勞教所解體了,我最後一個從邪惡至極的集訓隊走出來。這段艱難的歲月,我是靠著背法、背法、背法,發正念、發正念、發正念,挺過來的,如果我不信師信法,沒有師父精心呵護,我是很難走過來。

我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想想為甚麼遭到如此迫害,原因是:自身的業力、強烈的執著、法理不清,還有正念不足生出很多負面思想:面對邪惡,心態不穩,暴躁、對抗、爭鬥、怕心、不理智、依賴常人辦法解決問題,沒有正念,不敢講真相等等,使事情變得複雜,產生的執著心越多,魔難也就更大。

我接受以前教訓,多學法,真修、實修,有負面思想排除它,遇到矛盾穩住自己,找自己,不生氣,不怨恨,自己修好了,慈悲心出來了才能做好救人的事,出發點對了,路走正了,心態祥和了,做救度眾生的事才順利。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我正在家裏做資料,聽到客廳有說話聲,開門一看警察和居委會的書記、主任來了,是孩子給他們開的門,我把我的房門關上,非常鎮靜的出來和他們講真相,還講善惡有報的道理,講中共落馬的高官都是因為迫害法輪功而遭報應,你千萬不要幹壞事了,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講著講著不知甚麼時候警察和主任從我家溜出去,我拽著居委會書記的手還給她講,她說話哆哆嗦嗦的,抽身也跑了。這次我心平氣和,坦坦蕩蕩、慈悲善意對待他們,他們嚇得一溜煙跑了

要寫的東西很多,今天整理這些片段,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