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於求安逸 痛悔不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自己三件事都在做,都做得很不夠。比如,學法、煉功、發正念不能持之以恆,更嚴重的是思想意識不夠清醒、集中、平穩;雖然也在參與講真相、證實法的項目,但因為學法、煉功、發正念做的不夠好,又怎麼能有最佳狀態去講真相,又怎麼能證實好法呢?

三件事做的不好,反過來就會被常人中的不好因素干擾:長期覺得覺不夠睡,總想找機會打個盹,而實際上已經睡得不算少;醒來無所事事就琢磨這頓吃點甚麼,下頓吃點甚麼,眼看一天沒做甚麼就過去了,又感嘆時間不夠用。其實就是沒有從根本上擺正對師對法的態度,被安逸的因素牢牢牽制著,不能讓得法修成的一面做主,更意識不到這所謂的短暫的安逸狀態背後的代價是甚麼。

前些天,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如今歷歷在目:家裏人在一起學法交流,大家坐在地毯上,圍成一圈,我坐的離圈子稍微遠一點。忽然在我前方左側出現了一個身材高大魁偉的男士,他背對著我,踱步到我身前,然後坐了下來,沒有回頭。奇怪的是,他的上身沒有穿衣服,我清晰的看到他寬厚的後背上分布著新舊的傷痕,溝壑縱橫。我心裏很好奇這人怎麼沒穿上衣,同時心裏一震,湧上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似有千言萬語又不知如何說。

就在我好奇震驚之際,這人轉過頭來,正是那慈祥的面孔,是師父!師父轉過頭來,笑著對我說:我看就你還是無憂無慮的特點啊。師父的話音未落,我就已經開始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心酸、悔恨、無奈、遺憾、愧疚、自責等萬般感受充斥身心,我就像個因淘氣犯錯被抓住的小孩子一樣,一邊在地毯上打滾、一邊嚎啕大哭的喊著:「我錯了,師父,我錯了,師父!」

我現在寫這個文章,眼淚依然在流,那夢中的場景是如此清晰,現在依然能感受到夢中那滲入從表面到微觀下的身體的每個粒子成份之中的痛悔的感覺。我知道了,那短暫的安逸背後,是師父在替我承受,師父後背上的新舊傷痕就是明證,而師父對我沒有責怪、沒有嚴厲,依然慈悲對我,我當如何面對?我除了嚎啕痛哭、就地打滾,還能如何面對?

醒來後,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再一次給我機會,讓我醒悟,讓我從新做好。這樣寶貴的時間和機會是慈悲的師父一次次為不爭氣的弟子承受而換來的,也應該是越來越少了,我卻耽於安逸不自拔,如何報偉大的師恩於萬一?

把此夢寫出來,是為了使自己能夠振作和精進,更是想讓更多的如我一般的同修振作起來,珍惜這等待萬年卻稍縱即逝的偉大佛恩,越到最後越精進!個人認識和體悟,不妥之處望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