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情色毀了生命的永遠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在修煉中我們知道,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狀態直接關係到救度眾生的力度,而個人修煉中修不好所帶來的損失,使修煉人走向邪悟、走向反面的其中一個因素就是色慾之心放不下。色慾心是自古以來所有修煉者都必須要過的關,要成就未來新宇宙大覺者的修煉者在這方面是一定要達到標準的。

師父說:「大法弟子有很多是高層來的,也有從比較高的層次來的,像那些地方都正完法了。大法弟子修成是甚麼樣可以預見的到,在正法的過程中師父就幫你圓容了。如果這個大法弟子中途沒修那麼高,那個世界也會解體掉,就在他能修多高的地方再從新給他圓容一個。如果這個人最後沒修成,那就甚麼也沒有了,就沒有未來的天體,沒有他的位置,他代表的一切也就沒有了,和常人一模一樣。」[1]

在正法修煉的最後關頭,大法弟子是決對不能在這個問題上出問題的,否則會使修煉者被迫害的連想歸正的機會都不會再有!在此,與同修們交流色慾之心對大法弟子的危害,望共同精進,不辱使命!

在學法中,我們知道,能成為大法弟子的生命都不是一般根基的生命。也就是說,我們都是當初自願捨棄神的命而隨師下走來到人中助師正法的。我們很多大法弟子當年為了護法,為了給師父討回公道,在放下生死,承受了巨大壓力和魔難中走了過來,是非常了不起的。但為何之後有的卻毀在了色慾上了?那不都是因為放鬆後的安逸心使之被邪惡生命鑽空子而產生的理智不清,主意識被色魔所抑制而表現出來的身不由己嗎?這些由安逸心所帶來的各種享樂的慾望會在無聲無息中消磨修煉人學法向內找的時間,瓦解修煉人的正念和意志。

師父說:「人的思想是不穩定的,人的大腦只是一個加工場,各種信息都會通過人的大腦表現、反應,干擾這個人,人的思想來源是極其複雜的。」[2]我悟到:人的大腦就是個傳遞、加工信息的物質載體,若主元神做不了自己的主,把握不住自己,那一切外來靈體,情魔色魔與思想業力就會往大腦上傳遞它們的信息,達到它們的目地,人這兒的感覺都以為是自己所想所要。常人就是這樣被觀念與外來靈體操控的身不由己的敗壞著,修煉人如果不能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與毀滅性,自身就容易遭受迫害,給救度眾生帶來難以彌補的損失。

那麼修煉人為甚麼會被情帶動的失去理智,不能自拔、還自欺欺人呢?深挖下去是僥倖心理導致的。這樣的同修覺得自己為大法付出過,吃了大苦,覺得放鬆一下也沒甚麼,覺得師父會理解自己的,就這樣一點點滑了下去。修煉人一旦不精進,思想業和外來靈體就得了機會了,它就想要操控肉身起主導作用,在修煉人的表現中有四種類型:

1.沒能嚴格用法來要求自己修心斷慾的單身同修,有的還用師父的法來壓人,滿足自己情色慾的執著,甚至覺得對人中的情愛感覺有意思,有滋味。

2.熱衷於找異性同修交流的已婚同修,打著切磋的名義來滿足自己色慾的執著,不斷起著負面作用也不悔改,這樣的男同修比較多。

3.熱衷於幫同修介紹對像,這樣的女同修比較多。

4.夫妻同修,一方不肯斷慾或者雙方都沒有斷慾的意願。

在此,我想力勸這四類同修。

我想問:那些一再想結婚,但怎麼都結不成婚的同修,你有沒有想到是因為自己的思想不符合修煉人的心性標準,太執著於情色導致的?修煉就是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越執著越是要去這顆心,就越是成不了。而有的人無所謂結婚,心沒有用在這上面,而是天天想著如何做好三件事,其中有的遇到精進的同修也就隨其自然結婚了,結的是真正的法緣。

我想問:那些熱衷找異性同修切磋,到處宣揚自己在法中所悟,甚至有意無意的給法下定義的同修,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言行是自心生魔和亂法的開始,在干擾同修做好三件事,起著魔都望塵莫及的負面作用?你有沒有想過給同修帶來的損失和被舊勢力利用的後果是自己未來無法面對和承受的?

我想問:那些熱衷介紹對像的同修,你有沒有想到在正法收尾階段的當下,師父是否會給你想為之介紹對像的同修安排婚姻?如果由於自己的原因導致同修掉層次或者修不成,這個責任如何承擔的起?常人中有結婚,獨身和離婚的,既然這三種現象都被世人認可,為何一定要遊說他人結婚,以這種對修心斷慾難度最大的方式來修煉呢?這難道不是心性問題嗎?在情色慾放縱的亂世,不少明智的常人都明白人心是最難把握的,不主動幫別人介紹對像,擔心由於自己的牽線不當導致離婚或者情傷招來怨恨。而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有著神聖的救度眾生的使命的,這個標準更高,這些有為之事都是不能做的。

我想問:那些不嚴格要求自己的夫妻修煉人,難道滿足情色慾真的比走向圓滿,走向生命永恆幸福榮耀來的重要嗎?

不少執迷於情色不放的同修,擅長「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與「把怕執著本身也捨掉」為藉口用法來壓人,在此,我想談談我的理解: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的核心詞是「修煉」,最大限度符合只是個前綴,是用來告知大法修煉的形式是開在常人社會中的,不要做使常人無法理解的事,從而導致常人對我們誤解而不能得救度。大法開在常人中:一是為了在複雜的環境中,不迴避矛盾而使主元神得度,修的是我們自己;二是為了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如果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的個人修煉時期,你談介紹對像是不為過的,可現在處在正法修煉的收尾階段,師父對大法弟子修煉情況與眾生得救都很著急,法也已經講的很明瞭,就是救度眾生為第一位的,這是所有大法弟子存在的根本意義和來世的使命。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3]

如何能平穩的完成好使命,就要求修煉者在修心斷慾的基礎上擁有平和的心態,並持之以恆的向內找實修自己。沒有實修作為核心與基石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也就只能是個常人。對於那些不太約束自己,遊說同修要敢於和異性接觸從而才能證明自己修的紮實、修的高的學員,你有沒有考慮到同修可能在情色慾關中連最基本的捨都還沒有做到呢?

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如果真的意識到大法修煉的神聖與嚴肅,是決對不敢,也決不會放縱色慾之心的。一個大法弟子自身所承載的眾生與被救世人背後的龐大天體體系裏的無量眾生都指望著他的王和主能歸位,這是多大的責任!

對於成家的同修,師父也有開示:

「弟子:煉功人結婚後可以有夫妻生活嗎?
師:我們說你在常人中修煉的,不是專修出家弟子,你就要符合常人的狀態去生活,我們把常人中物質形式看的並不重要。為甚麼?改變的是人心。人心不改變,一切都是假的。你說我表面上甚麼都沒有了,可是你心裏頭卻放不下,你對這些東西蠢蠢欲動,甚麼用都沒有。你說我心裏頭沒有,視這些就是維持人的東西,維持人的狀態,那我說你就做的不錯。當然你到了高深成度修煉的時候,這些東西都是要放棄的。至於說這期間怎麼做不能算你錯,我在《轉法輪》中已經講的很清楚了,那個狀態已經說了。」[4]

我的理解:和常人成家的大法弟子是要立足於從心理上看淡,放下慾望,而夫妻雙方都是同修的大法弟子,從思想到實質的行為最終都是要放棄的。修煉者在走向圓滿的過程中都是要往高層次上突破的,需要精血之氣來轉化本體的,只有放棄人的東西,才能得到神的東西。同修之間唯有彼此提醒和鼓勵對方精進並嚴格要求自己一思一念符合法,才能在實質過關中達到標準。

在僥倖心理導致的自欺欺人背後還有個根子問題:就是信師信法的問題。很多同修在等待法正人間年復一年的期盼中,失去信心。在複雜的黨文化構成的思維模式中揣測,這種揣測,直接導致修煉人疑惑的產生,根基的動搖,這種不正的心態若不能在學法中及時歸正,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對大法和師父的懷疑,會導致心生邪念,隨之而來的是邪惡生命的干擾與破壞。情色這個關就真的那麼難過去嗎?我的體會是:難,但橫下一條心,是可以過得去的。

在我思想上看透情的本質並斬斷情絲之後,在實質的過關中,情魔在死之前還害了我一把。那是一個夜晚,我做了個清晰的夢,夢裏空間場灰濛濛的,同修讓我陪她見一個人,這個人是一個高但很瘦的異性,我在想你們倆有啥事趕緊說完吧,我就在一旁等著,哪知道他們說著說著,我的同修突然不見了,就留下我和這個瘦的形如枯槁的男青年,我感覺他奄奄一息快不行了,哪知道他用最後的力氣對我說了三個字「我─愛─你」,我立刻感覺從我小腹部位開始到全身都在顫抖,我是整個被抖醒的,我立刻念到「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半分鐘後就不抖了,那時才夜裏三點左右,早上起來,我在想,這情魔真是個壞東西,死前還不忘害我一把。

從那以後,除了思想業的干擾以外,身心都感覺回到了孩童時期,真的是純淨又美妙。但是之前那個修心斷慾的過程真的是很不容易,有的時候一個星期有四天夢裏都在過情色慾關,反反復復的考驗,為了能過得去,使得我睡前不得不發正念清理情魔色魔,真修大法弟子誰會要這些骯髒的東西?好在總算過了這關了。寫出來是告訴同修們,作為我這樣單身的青年大法弟子,這一關也是能過去的,就看你成佛的心,真修的心多重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關鍵就是我們那顆去執斷慾的心要堅如磐石,那甚麼魔拿我們也沒辦法。在我真正斷慾後,高層次的法理才以立體式的方式向我展現,這是用人的語言無法準確表達的,只可意會。

青年同修很多都在情色慾方面沒有把握好,我也曾如此,犯過修煉人決對不能犯的錯,是師父挽救了我,給我改過的機會。師父的慈悲震撼著我的心靈,人間語言無法表述我對師父的感恩,在此成文已淚流滿面,唯有在修煉的道路上警醒自己,勸誡同修!歸正之後,當我在面對誘惑時,我想到的是:我不能對不起師父,不能再讓師父操心、痛心了。甚麼是感恩呀?甚麼是珍惜呀?我覺得真修,實修就是感恩,就是珍惜!沒有師尊的無量慈悲,就沒有今天的我。想到師尊的看護,就覺得內心升起了強大的正念,使任何壞東西都對我不起作用。師父為我們為眾生可以捨盡一切的給予,我們如果這點決心與意志力都沒有的話,何以安心?何以配做師尊的弟子!

修煉人只有平時大量系統學法,遇到問題才會知道如何在法上辨別和處理。關鍵時候的正念就是平時學法打下的基礎,沒有這個基礎那就真是麻煩!搞不好就完了,白修。正法修煉沒有小事,都是天大的事,性命攸關的事。修煉人在沒有圓滿時,修煉狀態是不穩定的,人心太重就會被邪惡利用犯大錯,造業大到自己無法償還,也承受不了了,就會使人走向反面,毀了生命的永遠!

大法弟子是和師父簽約,不是和同修簽約,這個關係一定要搞清楚,能讓我們修成的是師父所傳的大法,同修之間的關係,永遠都只是在正法修煉中互助與配合,同修之間是慈悲之場,人情也都是要放下的,任何情都可能會被邪惡利用來搞事,這些最基本的認識一定要在法中明確。師父在最新講法中說:「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5]

我悟到:這些生命的得救大多數指望著那些同齡的大法弟子去救度,青年大法弟子承擔著救度這一批年輕人的使命,在這方面千萬不能糊塗。那些曾犯過錯的,歸正後是一定不能再犯,因為這歸正的機會也是師尊在另外空間為我們承受罪業所換來的。在情色慾關中沒走正的,一再犯錯的同修,被判刑的,病業離世的例子已經夠多了,有些損失我們是可以避免的,大家一定要引以為戒,高標準要求自己!

以上是我所在層次的理悟,若有不當之處望指正!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