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被色心擋住回家路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又是一場奇怪的夢,我從夢中驚醒,猛然意識到最近自己所持有的不正的東西嚴重干擾著,清醒後,我不斷的回味著夢中所見,挖掘自己的執著,並決定立即寫下來,同各位同修分享,不在法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名大三的學生,我自知色心遲遲未去,卻沒有太引起重視,只知道男女交往之間保持一個度就好了,況且認為師父在《轉法輪》中還講了:「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可不是叫你當和尚、當尼姑,我們年輕人還要組織家庭的。」所以我就認為青年人戀愛結婚是再正常不過的了,現在想想,簡直是大錯特錯,自己的色心還想用師父的法來掩蓋,實在是愧對師父。修煉人組建家庭,是為了符合這個常人社會狀態,是為了繁衍後代,不是在人中的情裏纏綿,隨著下滑。要在考驗中把這些事情看淡,守住心性,才是我們應該做的。

尤其是到大二的時候,我漸漸開始迷戀上了漂亮的衣服,媽媽(同修)也總是催促我趕緊找個男朋友照顧我,作為修煉人,我們有著大法的指導,有著師父的看管,是宇宙中最幸運的生命,難道還需要一個常人來照顧嗎?

大三下學期,我如願以償的在網上交到了一位認識了一年的男生。我們之間剛確認關係不久,我就被情和色搞的神魂顛倒,憧憬那個男生給我描述的今後的常人中所謂美好生活,忘卻了來世的大願;兩人視頻前,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點,怕對方因為長相而嫌棄自己;在聊天時,對方一旦回覆慢了,或者很長時間不聯繫自己,心裏就是一陣難受,失落,和爸媽,室友說話還是平常聲音,一和那位男生打電話,聲音立馬變了樣……這段時間完全被色魔抓的牢牢的,自己似乎還樂在其中,一遍遍的深挖自己,越來越覺得自己辜負了師尊厚望。

回過頭來,再說說夢中師尊慈悲點化的情景。爸爸要求我開車去集市上給一位叔叔送菜,我開著車直接往集市上走,送完菜後,我在往回返的路上遇見了一位媽媽曾經給我提起的無賴,遠遠看見他要過馬路,他看見幾輛車經過,怕被撞,就又膽小的退回了路邊,可是當我駛近的時候,他不但不害怕,還要專門跑到我的車前,試圖碰瓷,我怒了,對他破口大罵,強烈的爭鬥心暴露出來。他也毫不示弱的罵我。

後來我繞開了他繼續往前走,卻發現前面的路越來越崎嶇顛簸。我下車看看路況,走了一段路,才發現自己走錯了方向,本想返回來上車掉頭,卻又發現車沒了。我非常緊張,擔心,害怕,我發瘋般的往回跑,卻不敢回家,跑到集市上試圖去找那輛車,結果是徒勞的,於是我又走進了我送菜的那位叔叔的家裏,和他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並講到,我丟的是一輛黑色的寶馬車,這不是我爸爸的車,是我爸爸借別人的車,我的家庭是無法承受這輛車的損失的。

極度傷心中,我捶胸頓足,一手拍著沙發扶手,一手掩面哭泣道:「我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夢啊,為甚麼會這麼真實?我為甚麼不能醒過來?」對自己一遍遍的呼喚,在夢中我便知道是我最近深陷情色之中,沒能清醒過來。那位叔叔看著我在悲痛之中的狀態,卻很輕鬆的坐在了另一把椅子上,並將腳翹到了沙發的另一頭,輕聲說道,「現在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夢境。」是啊,常人中的所謂幸福享樂又何嘗不是夢境呢?

這時一位阿姨(這位叔叔的妻子)做好飯菜端進來,請我吃飯。我不知道這個時候媽媽怎麼也在這裏。吃飯的時候,媽媽和叔叔坐在一起,有說有笑,似乎就沒有我的存在,我的心裏在疑惑,為何那位阿姨不進來一起吃?爸爸又去了哪裏?

疑惑中,我猛然驚醒了,是啊,這個疑惑,也包含著媽媽沒有去掉的色心。寫完稿子後便和媽媽打電話,交流此事,不要在最後關頭,被修煉人的第一大關──色,關上了回家的大門。更要提醒各位同修,不要在回家的路上走錯了方向,更不要因為色心或者其它的執著,而丟失了師尊給我們回家的法寶,那是無價之寶,我們丟不起啊。現在經歷的都還是夢境,可千萬不要讓悲劇成真啊,那是千百年的等待與誓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