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離世後的反思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

一、生離死別兒女情長,忙忙碌碌一場空,悲歡離合牽腸掛肚,恩恩怨怨總是愁。

師父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1]

大法弟子因執著於親情,結果家人被舊勢力拖走的事件為數不少。一位老年同修,狀態不太好,因為她還沉浸在喪子之痛裏,暮年喪子,哀痛可想而知。嘴裏翻來覆去的念叨著她的兒子如何對她好,如何孝順、如何懂事聽話,才四十來歲,還是個局長,前途遠大,可是卻英年早逝。還有一老年同修,一雙兒女,都是四十多歲,可是就在一個月之內車禍相繼去世,令人痛惜。殊不知正是老年同修放不下對晚輩親情,看不透因緣關係,才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利用親人的離世,考驗她能否放下親情。

我們有些老年弟子,渴望兒孫滿堂,享受天倫之樂,嚮往人中的舒適生活,甚至正念都不發,去給兒孫們煎炒烹炸,天天圍著鍋台轉,接孩子,哄孫子,有的忙著婚喪嫁娶、嚮往老婆孩子熱炕頭,淪為家庭保姆,本末倒置忘了以法為大,忘了來世的願望。

執著於親情,必被世間雜事所累,雜念就多,發正念也只是應付差事,導致發正念長期倒掌,甚至一發正念就睡著。放任自己,還不自知,長期執著親情,就會導致學法不入心,甚至出現病業假相。有的耳聾眼花、記憶力減退、有的半身不遂、有的出現常人的糖尿病、心臟病、腦血栓狀態,嚴重的就會拖走人皮。有很多過不去關了,就住院動手術,有的花了三十多萬,這樣的弟子,三件事幾乎荒廢。人身難得,機緣一失,悔之晚矣!

病業假相都是人心多,執著長期不去,心性混同於常人造成的。要想身體快速恢復,只有多學法,做到時刻向內找,小事上更要達到標準,尤其是自身長期存在的問題更要重視,不斷的在法中歸正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被病業假相所帶動。

師父說:「了卻人心惡自敗」[2]。

對於師父的這句法,我們同修真的做到百分之百的堅信嗎?就怕不實修和掩蓋,時間久了也就麻木和無所謂了,因為每顆執著心背後都隱藏著大量的邪惡生命,如果你真的按照師父的要求歸正做好,那麼邪惡就沒有滋生的土壤,迫害就會瞬間煙消雲散。否則人心越多,自己的空間就成了邪惡逞兇之地,他們還會放大那些學員的執著,致使有些學員病情加重,甚至突然離世。那些邪惡生命在這些同修的空間場裏肆無忌憚。因為宇宙正法已近尾聲,馬上突破表面,而那些邪惡無處躲藏,就隱藏在一些人心多不精進、掉隊的同修的空間場中,這些同修的人心執著等於是把邪惡保護起來了。一些大的怪獸就吃掉同修的眾生,有的眾生不堪其辱,憤然跳海自盡。甚至有的同修的主元神,因自身空間邪惡越積越多,渾身所有地方都被邪惡佔據,甚至在丹田裏面都坐著一個黑佛,導致自己主元神無法主宰自己,最後放棄人皮。其實很多學員就是這樣被舊勢力拖走的,那些沒完成自己使命的同修,都在一個空間裏痛苦的等待著最後的發落,場景淒楚而無奈,可是那又能怨誰呢?

周氏按曰:都提的父親,投生在他的兒子家作狗,偷吃盤中的食物。旃檀的父親,投生在兒子家門口作乞丐,被守門人打斷了一條手臂。在我們千百年的輪迴轉世中,夫妻、父母、兒女,都是業力果報所致,上一世的冤家,沒準就是你今生的最愛,世上最驚駭的事情,正是世上最平常的事情!所以執著於親情,必會作繭自縛,只有看淡恩怨情仇,愛恨離合,才能免去六道輪迴之苦,修成正果,方能得到永恆的解脫!

明慧交流文章《淺談親情的不同層面》把親情剖析的可謂淋淋盡致。

「情是何物?一對大雁在天上飛,獵人捕殺了一隻雁,另一隻逃脫的雁悲鳴不止,然後投地而死。一個詞人根據這個故事,寫下了‘問世間情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許’的名句。情是何物?可以令人赴湯蹈火、生死不棄。當我們被兒女的事攪的顛三倒四的時候,那一定是被情所纏,而慈悲是不會被人情帶動的。一個修煉有素者,會認清生死離別,一定會把三件事放在首位,也一定能平衡好家庭,因為他有智慧有能力也有方法,而這一切又依靠學法和實修的力量才能去掉情。要清楚的知道,在大法弟子綿長的生命歷程中,他們只是我們的偶遇,不是我們的歸宿,得法回家才是永恆的宿願。」

二、留戀常人的生活,不珍惜自己,被舊勢力拖走人皮。

有些同修因沒有真修實修,自己和眾生也將萬劫不復,自己代表宇宙天體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圓滿前的考試早已開始,宇宙正法是有期限的,慈悲的師父一等再等,就等那些弟子快點清醒,要知道大限一到,師尊揮手之間就解決的事,那時修到哪就算哪了,哭都不趕趟了。

交流文章《珍惜自己》,描述了這樣一個故事,說一位學員總是以家庭為主,沒做到以法為大,有時間就收拾屋子。後來出現骨癌病業假相,這時候她想起了大法,請來眾同修和她一起學法、發正念。奇蹟出現了,她的「病」不治自癒,她就不讓同修再到她家。但是她還是不悟,不學法,過她的常人生活。同修上門勸她,告訴她三件事不能落下,甚至帶著她出去,以她身體出現的奇蹟為話題講真相,她卻不證實大法,一聲不吭。她的病業狀態很快又出現,她又請來眾同修幫助,過一陣好了,就又恢復老樣子,如此反覆多次。終於有一天,她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彌留之際,她終於清醒過來,家人好幾次聽到她瘋狂的吶喊:「我不跟你們走!我就跟師父走!」她還告訴同修:「師父對我說:怎麼會有你這樣不爭氣的弟子?」然而一切都已經太晚了。她離開了人世,不久她的兒子也車禍身亡,留下老伴孤身一人,淒慘度日。

我曾得到點化,像這樣不爭氣的同修有幾千萬。有很多漸悟狀態的同修看見有很多同修七二零之前就達到了很高層次,可是最近一看,因為安逸和放鬆自己以及各種人心,致使差不多三千多萬弟子又掉到人類這個糞坑裏,心性掉下來了卻還是抓著人世間骯髒的東西不放,自己天國世界的家人哭的死去活來,而他們人這一面卻是執迷不悟。師父真是急啊!可是怎麼辦哪?師父再著急,也不可能在你面前神通大顯,直接告訴你怎麼做吧?都得借助同修或者常人的嘴點醒你,修煉得靠自己悟到做好提高才行啊!

以前沒做好的,趕緊迎頭趕上才對,繼續放任自己的就是自毀,在此恭錄師尊的幾段講法讓我們共勉之:

師父說:「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對待了嗎?達到這個標準了嗎?有時在自己心裏把家裏的事看的比法重要,想的是賺錢,對親情的執著,都比這法重要啊,自己的業力不想消,不想吃苦,這是真修弟子嗎?這樣修十年,也甚麼都改變不了啊。」[3]

「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你今天煉了法輪功了,也看了書了,就是大法弟子了?你沒有精進,你沒有真正按照我告訴你的標準去做,怎麼能是我的弟子呢?你是不是我的弟子,得我承不承認你是弟子,也就是說你自己夠不夠一個弟子的標準呢?你每天煉功就像做體操,你雖然看了書了可是沒入心,也不精進,你也沒有按照書的要求去做,你能是我的弟子嗎?他不還是一個常人嗎?」[4]

「我剛才還在講呢,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碰到點魔難、碰點甚麼你都過不了,最後積攢到很大的時候就是一大關,那一大關你不放下生命你都過不去,那怎麼辦?甚至於關大的你放下生命都平衡不了,舊勢力不放你過去,而你正念又不足,你說怎麼辦?你叫師父怎麼辦?師父無條件的保護你,你卻不精進,甚至像是個常人一樣!你說我是大法弟子,可是你的思想與行為就是個常人。我今天度的是大法弟子,不能夠無故的去保護一個常人。常人的生老病死是天理,不能無故干預。你們知道今天師父在幹甚麼嗎?我在正宇宙的法,我怎麼正的?我用甚麼正的?我能用不對的做法來正宇宙的法嗎?無條件的保護一個不合格的修煉人就是對你負責?那是正宇宙的法嗎?大法弟子為甚麼要修煉、為甚麼要過關、為甚麼要正念強、為甚麼要吃苦?只有這樣才能算是修煉。其實修煉就是來吃苦來了,不是為了得到在人世間的保護來的。學大法有保護,修大法也要吃苦啊。有的學員說了碰到危險師父會保護,是!正念正行時一定會保護。」[5]

「在最後你走不向圓滿的時候,你自己要對你自己負責!師父不是在嚇唬誰。誰錯過了這個歷史機緣,誰錯過了這次機會,當你明白了你錯過的是甚麼的時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不要覺的師父老是慈悲,你們就拿師父的慈悲來不當回事!大法弟子是有標準的,法也是有標準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過關的。每個人的心靈都在觸及著,每個人都在切實的修煉著自己,每個人都在想著對自己的生命怎麼樣負責!你們有些人為甚麼不能?!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別看師父今天這幾句話說的重,也許我不用重錘已經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遺憾。你要能像我這樣著急就好啦。」[6]

讀完師尊這幾段講法,我們是不是心情很沉重?我們學了師父的法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就是對師父最大的不敬,因為選擇你當大法弟子,肩負重任,如果我們不精進,真的是愧對師尊,愧對我們世界的眾生。因為還有那麼多人都無緣得法,還有那麼多很高層次的神,來到人中都沒得到人皮,甚至做魚做蝦,師父割肉洒血為我們承受付出,而一些大法弟子卻一再的拖累師父正法後腿,有的同修看見,大圓滿那天,天上無數神佛來迎接大法弟子重返天國,場面壯觀洪大,圓滿的大法弟子從世界各地飛向師父身邊,因為人心多身體太沉飛不動的學員,甭說成佛了,恐怕最後連人都當不上,主元神被神佛瞬間提走,各層空間身體最後就隨著舊勢力邪惡爛鬼一同打入地獄銷毀,場景異常淒慘可怕……

這正是:精進如初坐蓮花,放任自己油鍋炸,紕漏小節要歸正,救人修心能回家。

三、世世修行,今生了卻凡緣,歲歲吃苦,成就得法聖緣。

師父在詩詞中寫道:「人生百年為誰忙 名利親情掛斷腸 曲終戲散誰是我 蒼天無語兩迷茫」[7]。

緣份成就了人世間的期盼和感恩。其實常人感覺再美滿的因緣,在我們的生命長河中,也無非是短暫的一場春夢,無非是在了上一世的善緣孽緣罷了,惟有與大法所結的神聖之緣才是最幸福和值得我們萬分珍惜的!唯有大法才會使生命回歸永恆!大法洪傳就在身邊,而多少人在擦肩而過中錯失了這最珍貴的機緣。

千百年來有多少人仍然堅守著心中恆久的期盼?又有多少人真正尋覓到自己心靈的歸宿呢?當初創世時,可謂是萬主下凡,億萬佛道神降臨人間,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夠得法圓滿而歸哪?又有多少人被世間假相所迷惑,迷失了真我本性找不到心靈歸宿了呢!

我們只有在有限的時間內勇猛精進,真修實修,方能不辱使命,不負師恩!古往今來歷史上多少才子佳人,多少愛情故事,纏綿悱惻,扣人心弦。我們與眾生結過不同的緣,在最後這一世都要恩怨了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人生為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