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洪大的慈悲讓我清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在修煉中,師父洪大的慈悲使我在修煉的路上能夠清醒,從而提高,走正自己修煉的路。現寫出最近發生的兩件小事,以感謝師父對弟子的良苦用心。

我是情特別重的男性。走入修煉後,我發現這顆心就注意修去它,師父也經常在我身邊點化,所以修去了許多情。但是對外孫的情始終沒去。外孫是小弟子,在我身邊長大,特別聽話。離開我之後,我在做完證實大法的事後,也常抽點時間過去看看他。

今年六月十五日,當地高中自主招生,外孫考上了,並提前近兩個月上學,獎勵他們在校用午餐。在校午睡的有老師管,不在校午睡的回家。因學校離他爺奶家近,就告訴他去爺奶家午睡。要回他自己的家,也有一條近路,走定時開的學校後門。

開始兩天,外孫聽話去了爺奶家。後來,就不去了,在校打籃球(初二時就因玩球影響了學習成績,後來我發正念求師父,表面上是他媽看住了,實際上是師父在管,學習成績才上來,考上了自主班)。因不在爺奶家長大,所以爺奶就不說他,他媽脾氣不好,爺奶也不告訴他媽,怕她說孫子。等他媽知道後,就劈頭蓋臉的說他一通,外孫不吱聲,也不買賬,逆反心理更嚴重了。於是,他媽把我搬出來,和他嘮嘮。

一個週六下午,外孫洗漱回家的兩個小時,我見到了他,說:咱不是來校打球來的,要打球何必起早貪黑,花著錢,父母又搭著功夫,在家就打去唄!另外,考大學也不考打籃球,學業不好你是上不了大學的,而且時間只是三年,你要失去了那後悔呀來不及了,況且你是這塊料,家裏才下功夫培養你,現天這麼熱,出一身汗,又不能洗,下午能聽好課嗎?最後,我還誇他兩句,特別聽話,結束了談話。別說還真管用了幾天,之後又反彈了。

於是在七月九日(週六)下午三點半鐘,女兒讓我做點外孫愛吃的紅燒肉給送過來,再和他嘮嘮。紅燒肉送過來,等到四點鐘沒見人影,因十分鐘就能到家。我問女兒「怎麼沒回來呀?」女兒說:「這肯定又打球了。」我說:「那癮上來,肯定打到上晚自習,晚飯都不想吃了。」

這時,我的怨心就起來了,說:「我到學校找他,好好說他一頓,怎麼這麼不聽話。」而不找自己對情的執著不去,是不能改變外孫對球的執著。

於是,我帶著不平衡的心,騎自行車抄近路去了。當提著車通過深溝上面水泥框架沒鋪板的另一端時,踏一塊浮擱著的板,板一栽歪,我將車甩了過去,人摔在車子的下半部,右眼眶當時撞到對面樓的牆面上,左腿摔在台階的水泥稜上,當時我就說了一句:「沒事,我有師父保護。」扶起車子騎上,直奔校後門去了。

到了籃球場,很多學生在搶籃球,我一眼就看見汗流滿面個高的外孫,喊了他一聲,他忙不迭就跑了過來,他看我右眼眶有一點血,我說:「沒事!剛才過溝時,搬車摔了一下,你趕快回家吃飯去。」

摔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是這執著情的心不去造成的。回到女兒家,我就坐下來發正念,一看腿起了像小饅頭那麼大的包,發完後下去一半。然後,我就跟外孫只說了一句:「姥爺回家了。」

到家後,我就想:師父用自己巨大的承受,延續時間是讓弟子修煉、救人的。不是讓自己過家庭生活、照顧外孫的,自己明知道就是不想去,在外孫身上,白白浪費了許多救人的時間,使應該得救的人因自己此時沒能去給他們講真相,不能得救,你說這是多大的罪吧!師父看我在外孫身上沒有去執著的決心,所以,就叫我重重的摔了一大跤。讓我清醒。我知道,就在我摔跤的同時,師父慈悲的又保護了我,不然的話,七十來歲的人,那腿肯定骨折。

打那以後,真的去了這個情,一心把時間用在個人修煉和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上,還整體配合同修去農村貼真相粘貼、掛條幅和樹掛等。所以,一週多時間,不僅腿好了,於七月十九日,還在我臥室的玻璃窗上開滿了優曇婆羅花。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摔跤後,清醒了,又確實精進了,給予的鼓勵。

我的修煉環境非常好,除了個人生活那點事,都是跟大法修煉救人有關的事,也沒有外來干擾。因此,除了整體需要我配合參加的項目和小組集體學法外,其餘時間打印真相資料,出去面對面的講真相救人,都是我單獨去做。

就這樣,再面對面的講真相,我就騎自行車,帶上一些護身符放在車筐文件包裏,送人時從包中往外拿。有時出去時間短,拿三、五個的,量少就不帶包了,就放襯衣上兜裏,取時也挺方便。一天,女兒給我姑爺從網上買了一件襯衫,樣式好看,但沒有上衣兜,姑爺穿著瘦,讓我試一下,挺合身,女兒就讓我拿來穿。因上衣沒兜不想穿,可怕女兒不高興,就穿上了。

再出去講真相時,不帶文件包時,就將少量的護身符揣到褲兜裏,當時也沒有想到這是不嚴肅的,因做神聖的大法事,做法上也是不妥的。後來,我就寫了一篇稿,將地區同修做此護身符講真相救人的故事發給了明慧,隔了兩天,我上明慧信箱再發稿時,看到了明慧同修發來的「把這揣在褲兜裏,不嚴肅,不該做。」的信息。當時我就納悶:文稿根本沒寫「揣在褲兜裏」的文字,別的同修也不會知道我怎麼去做的,怎麼明慧信箱發來此信息?

突然我一下子想到了師父,我才明白:肯定是師父叫明慧同修發給我的,讓我在做這件事上應該清醒:在做神聖的大法事時,一定要修自己覺察不到或根本都可能不察覺的人心,只有這樣才不會有漏,才不會讓舊勢力鑽人心的空子。恰恰就在這個嚴肅的問題上,師父看到了我不可能去找,而且也找不到,所以,慈悲的讓明慧同修往我信箱發了此信息。如果沒有此信息,我真的是永遠也不會察覺到的。

此時真的感到師父在我身邊,用心良苦的看護著我,師父洪大的慈悲讓我清醒的在修煉的路上走正。同時也讓我清醒的認識到:從今以後,要特別重視、認真對待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上的修煉,因為大法的修煉是嚴肅的,只有做到才是對法負責、對自己修煉負責。

叩拜師父!感恩師父對弟子慈悲苦度、操盡了心!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認識,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