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做才是敬師敬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甚麼才是對師父真正的信與敬?怎樣做才是尊師重道?

一、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不畏生死的維護師道尊嚴。

先從常人中做好人的層面說。

師道尊嚴是我國的傳統美德,師德師恩是人終身不能忘懷的,《論語》中記載,孔子的弟子顏回,敏而好學,虛懷若谷,德行出眾,善於自省,在各方面都嚴格要求自己,尤其是尊師重道,對老師所講的每一句話,都從不懈怠,顏回常說:「我雖然不聰敏,但是我能夠參照老師的話去做。」顏回被後人譽為尊師重道的楷模,他極其敬重孔子,對孔子無事不從,無言不閱,他時時跟隨孔子,亦步亦趨,《論語》記載:「子行顏隨」。當然顏回不僅是身隨,更是畢生依教奉隨的心隨。古籍中還記載,少正卯鼓吹邪說,和孔子爭奪弟子,孔子的很多學生為此而動搖,竟使孔子之門三盈三虛,唯有顏回未離孔門半步,有人問他,何不去和少正卯學?顏回回答:「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且夫子之學,遵天命,倡仁德,示人以正道,足吾之為學也,何去之有哉?」

而我們很多大法修煉人,迫害前在法中得到了好處,師父給淨化了身體,多次為其承受保護平安,迫害後如同牆頭草般轉了風向,跑入其它法門,有的大法學員在迫害發生後,經不住酷刑,有的只是嚇唬一下,怕判刑坐牢,就寫下揭批書、決裂書、悔過書,有的是踩著師父的法像出來的,有的惡警讓他大罵師父他就罵,還有一些大法學員關鍵時刻就背叛師父,出賣同修。

師父慈悲,不會計較這些,但是到最後舊勢力可能會把這些當作把柄而往死裏迫害這樣學員,還有護法神也不會輕易保護這樣不敬師敬法的學員的,因為神看的是人心,因為他們看見了我們偉大的師父對我們的救度、付出與承受。這樣的學員雖然出來後上網聲明了,但是很多只是走走形式,多數並沒有真正的發自內心的懺悔,也沒有真正聽師父的話在法中歸正自己,有的甚至多次被迫害,進去就寫「三書」,出來還是我行我素,如此反覆也沒有向內找,看看自己是哪裏出了問題,而是繼續在法中混日子,舊勢力在最後也要把這樣的不敬師敬法的、不真修的再次投入監獄,我身邊就有這樣的,有的雖然沒被綁架,但是沒認識到問題的嚴肅性也很危險。

二、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小事長期不當回事,小節不拘,大大咧咧,對修煉不嚴肅對待,敬師敬法方面沒做好,舊勢力下毒手迫害。

師父說:「但是前提是在沒有重要事情的情況下,對別人沒有甚麼大的影響的情況下,把其它的事放一下學學法是對的。比如學法儘量不叫干擾,把電話弄成「留言」。」[1]

師父告訴我們學法時不要接電話,修煉無小事,小節一定要注意。很多學員把大法書隨手亂放,學法時喝水、說話、上廁所、非常隨便。孰不知天上的神佛,學法都是恭恭敬敬跪著雙手捧書在胸前。我們見單位的領導上司,還得皮鞋锃亮西裝革履的,見師父時怎麼能那麼隨便呢?

一位同修不小心碰破了頭,流血不止,但是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著,就沒有去醫院包紮,回家後給師尊上香,但是血還是沒有止住,他就想是甚麼原因哪?這時他發現自己光著膀子,穿著大褲衩給師父上香,原來是對師父不敬造成的,於是他馬上穿上正規的衣服,再次給師尊上香磕頭,於是血馬上就不流了。

還有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三件事做的都很好,可是一日突然出現病業假相,而且來勢洶洶,甚至生命都受到了威脅,一位開著修的同修來看望他,發現他是因為沒有做到敬師敬法而造成的,原來老同修在飯桌上學法,學完法就順手把書放在桌邊吃飯,一不小心菜湯弄髒了書,儘管是無心的,虎視眈眈的舊勢力就以此為藉口實施迫害,可見敬師敬法不是小事,值得警戒。讓我們學習一下古人在小節上是如何讓做到尊師重道的。

「曾子避席」就是個在小節上尊師重道的有名典故。孔子學問的傳播者曾參,謹遵師教。有一次,曾參坐在孔子的身邊侍坐,孔子問他以前的聖賢之王,有至高無上的德行,用來教導天下之人,你知道他們是甚麼嗎?曾參聽後,明白老師是要指導他深刻的道理,於是立刻從坐著的席子上站起來,走到席子外面,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我不夠聰明,還請老師把這些道理教給我。」避席是一種非常禮貌的行為,是為了表示對老師的尊重,後來很多人都跟他學習這種禮儀。

古人對待老師尚且如此,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如何對待,對我們有著救度之恩的最偉大的師父呢?師父甚麼都不要我們的,師父只要我們有一顆時刻向內找,向善的心!我們今天生活在禮崩樂壞、道德淪喪的時代,大法弟子想在這個滿是污垢的泥潭裏脫胎出去,不更得要時時處處嚴格用大法來要求自己,能從小事點滴言行做起,才能同化大法返出真我本性。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做到:以師願為己願,以師志為己志,真正圓容師父要的,才是真正的尊師重道啊!才是真正的信師信法,敬師敬法!

那麼甚麼才是對師父真正的尊重與敬仰?難道磕頭、敬香、供奉水果,就算是對師父的真正敬仰嗎?就是對師父真正的信與敬嗎?密勒日巴的師父讓他不斷的把房子拆了再蓋,蓋好再拆,而且對他非打即罵,可是他對他的師父還是那麼的堅定堅信,還是那麼尊敬愛戴。可是我們大法弟子,真的做到信師信法、敬師敬法嗎?真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了嗎?我們做任何事都做到無愧於心嗎?我們的路都是師父安排的,我們的命,我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我們還有甚麼值得顯示和炫耀的呢?我們還有甚麼牽掛放不下的呢?我們能把這些執著帶上天嗎?

我們都覺得師父比以前蒼老多了,那是為了宇宙無量無際的眾生,尤其是為了我們這些不爭氣的弟子,承受與付出的太多太多。有許多大法弟子人心太多修的很差,為了使弟子們精進,在另外空間師父曾經三次割肉撒血給大法弟子淨化,希望弟子們清醒精進。師父當時臉色蒼白失血過多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這是師父最後的辦法了,再沒有時間了……

當我們相互妒嫉、拆台、排斥、爭個你對他錯、不配合時,當我們迷在難中過不去關時,當我們放不下人中的慾望執著,層次難以突破時;當我們早上沒參加晨煉,我們的師父怕不爭氣的弟子掉隊,在另外空間師父滿腳是血站在碎玻璃上,我們偉大的師父時刻都在加持著、在期盼等待弟子清醒精進。但是師父真的是很著急啊!有多少人能體會到師父的良苦用心哪?可是我們不修去人心,嘴上喊著我也在修,沒有以法為大,心性不提高層次如何提高?凡事都用常人心來對待,不用法來對照,一遇到誘惑,一遇到關就過不去,提高的機會白白錯過。原因是常年放任自己,每天也在學法,卻沒有真修實修,不珍惜修煉機緣,不珍惜自己,揮霍著寶貴時間。

這時我們是否想過,師父就在我們的身邊,我們知道師父有多麼的難過嗎?按照師父的要求做,聽師父的話,圓容師父要的,在法中提高才是真正的敬師敬法、信師信法。當我們沒守心性背後議論別人,說些不該說的,不但激化了矛盾而且還在造業,當我們不修口,舊勢力就會對大法弟子下手,因為它們就會這個,慈悲的師父在另外空間把難都擋住了,師父伸出手指,魔就咬住師父的手指,咬得鮮血直流,還讓師父整死那個不修口的弟子,師父說那是我弟子我能整死他嗎?當我們很多弟子人心多,師父就用最後的辦法,割肉洒血以淨化弟子們的身心,都是師父在為弟子們默默承受……

師父說:「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2]。

師尊就是這樣無休止的在為眾生承擔業債,身為師尊弟子的我們該怎麼辦?用師尊給我們的時間和生命追求常人中的名利情嗎?還是正心誠意的、紮紮實實的做好師尊諄諄告誡我們的三件事?感悟師尊,慈悲偉大,為眾生承受!我不由得想起師父的詩詞:

「真體年少壽無疆
身無時空掌天綱
為救大穹傳天法
眾生業債一身當
無量眾業成巨難
青絲斑白人體傷
了結正法顯本尊
洪恩威嚴鎮十方」[3]

有大法弟子看見:師父有一疊合約,是自願下人間來的大法弟子臨行前跟師父簽的誓約。合約的形狀類似過去皇帝下的御旨絲絹,兩邊由捲軸卷合起來。每份合約上都寫明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間要幹的事情,包括今天的發正念除魔,都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大法弟子們在正法期間擔任的責任各不相同,每份合約最後都有一行稍大的黑體字,內容是「承守諾言、永不棄約」。若簽了誓約的大法弟子沒有參與正法,會有很大罪業的,因為他欺騙了宇宙的主,這份合約是同師父簽下的。這份合約一直有效到正法這件事結束,合約上閃著金光的大法弟子的名字才會消失。合約旁邊擺了一個裝沙子的瓶子,是計時用的「沙漏」,沙子全部流光,正法也就結束了。時間真的不多了,我們真得跑步奮起直追啊!

無論何時何地,今天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漫長的生命長河中,歷盡無數的艱難險阻,都是我們偉大的師尊一路看護,今生才能得法修煉,才能回到我們真正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還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