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所見:最後的機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日】帶著沉重的心情寫出此文,希望對和我一樣處於麻木懈怠中的同修能起到激勵和驚醒的作用,在最後的最後,能分秒必爭。

在夢中,呈現在我跟前的場景和這個空間是一樣的,但顯得有些昏暗荒涼,周圍只有我一個人。就在這時,讓我驚心的一幕發生了:我眼前的大地、樹木等一切景物,突然和地球分離了,像一個巨大無比的飛船一樣,緩緩升起,但沒有船的形狀,我在夢中看的很清楚,在離開地面的時候,這個大系統最底面,就像是一棵樹被連根拔起時連帶的泥土不斷往下掉落。

此時直覺告訴我,我已經不配上這個新系統了,我沒修好,我的誓約沒兌現,我完了。我知道,能上去的人都是達到標準的、沒有一點瑕疵的、真修、實修兌現了誓約的、放下了人的一切的同修,他們才配上去。此時我腦子裏一片空白,木然的呆立在那裏一動不動,對突如其來的巨變和所要面臨的可怕結局衝擊,心中那萬般的悔恨無以言表。

大系統繼續緩慢的往上升著,離我平行不足十米遠,我接著又看見這系統朝向我這一面的邊緣上放了一排羅列整齊的透明小盒子,大概有二、三十個左右,每一個盒子正上方對應著一組數字,每組有八、九位吧,但這些盒子都是空的,那些盒子應該是滿的,那些數字都應該和我修煉結束時正好能對上號,盒子裏盛滿的應該是大法弟子的威德和修煉過程,數字應該是救人的數量要和那些數字都能一致,這樣才算修煉合格,才能上了大系統,才能進入新宇宙跟師父回家的。當時就是那種認識。可是對應我的盒子都是空的,那一串串數字更是一組也對不上。

我這些年也做了一些救人的事,可是基點不純,是屬於長期在大法中混事的這類人。學法沒跟上,煉功沒跟上,發正念沒跟上,修心性沒修好,講真相、救人也沒跟上,沒有一件事是合格的。

寫到這我已經嚇出了一身冷汗,沒修好是一方面,沒兌現大法弟子的誓約那才是最可怕的,後果不敢想像。此時我剩下的感受就是一切都完了,萬念俱灰,連一個生命在生死關頭喊救命的本能都沒有了,覺得根本不配活著了,因為我知道,師父這些年為我的承受,因為自己沒兌現誓約,無量無際的眾生和世界因此崩潰解體了,真像師父講的:「罪大無比!」[1]師父在法中講過:「當你明白了你錯過的是甚麼的時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2]這句話正和我此刻的心情相吻合。

當大系統升至我頭頂上方的時候,突然又停住了,其實在剛才上升的過程中,我就已經看見師父了,師父出現在大系統的最右邊,一直看著我,那種剜心透骨的悲憐,失望無奈,比常人間任何的生離死別還要痛苦千萬倍!我對不起師父,我對不起師父,師父啊!弟子沒做好,讓您傷心了,此時的我腦子已是一片空白,動任何念頭都覺得是一種恥辱。

也就在此時,大系統突然又招呼我這個生命,緩緩降落了,師父還是不願落下我,不忍看著弟子面臨這種無比可怕的結局,再一次展現無邊的慈悲。這時從我身後邊來了一位女同修,快步走到大系統跟前,從新整理了一下盒子,我發現同修至少拿走了一半數量的盒子,但這一切都是師尊的意思,我悟到師尊讓同修幫我承擔了一半的使命,剩下的一半盒子我也必須把他們填滿,再對上那些數字,才能彌補這件事,但可能永遠會損失掉因我之前沒做好而毀掉的那無量的眾生,我也因此永遠無法回到先天的最高位置了。

當同修整理好後,師尊說話了:「三分鐘,以後繼續上升。」此刻我便從夢中醒來。

師尊最後一次又給了我三分鐘的機會,我不知道對應人類空間多長時間,但我明白一點,是極其短暫的。寫出來希望所有和我一樣這些年沒有實修的同修趕緊精進起來,趕緊抓住最後這一點點的時間,放下長期的各種常人心,趕快走出來救人、搶人。抓緊彌補造下的損失,亡羊補牢還算有一點機會,如果再拖延就太可怕了。現在的每一秒都是生命的生死見證!

謝謝師恩浩蕩,弟子從此刻開始一定抓緊做好「三件事」,溶於法中。刻骨銘心的夢中點化,使我猛然驚醒,成為我做好一切的動力,解體一切人心執著,從人中真正的走出來,不負恩師洪大的慈悲和期望,再次跪拜師尊,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