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聽師父的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近期有同修問我:你為甚麼在十多年的修煉路上走的這麼平穩,沒有被邪惡迫害,而且還能為大家提供穩定的集體學法環境,幫助遇到魔難的同修,並且穩定的運作家庭資料點呢?

我就交流一下這方面的體會,那就是:真正聽師父的話,重視學法、發正念,這樣才能在講真相救人的路上走的平穩。

一、重視學法、發正念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其實修煉前我這個人比較笨,思想業重,頭腦靜不下來,做事不能專心致志,小時候經常一邊寫作業一邊聽收音機、看電視。

修煉後,有一次深刻的教訓,就是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後,二零零零年,我上北京證實大法,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出獄後,我吸取教訓:不能學人,只能學法,認真學法。我看到師父講了背法的重要,我就聽話,背法。

開始背法時,很艱難,背不下來,中途放下好幾次。但是我想必須聽師父的話,別無選擇,最後,經過一年多時間,終於背下來了一遍《轉法輪》。邪惡迫害這些年,我之所以沒出甚麼大的偏差、能夠走到今天,全靠多學法。

我學法的方式是背一遍《轉法輪》,通讀一遍,背一遍,通讀一遍。比如,今天背第一講,明天第二講,背完第九講之後,明天再通讀第一講、第二講。這些年就是這麼走過來的。同時我重視發正念。每天看明慧網交流文章。雖然我不是聰明的人,但是這十多年,我在師父的呵護下還是走過來了。

我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事,只是知道:很多關難在不知不覺中,法就給化解了。舉個例子:去年下半年,因為實名訴江的事,我市各個派出所按名單騷擾大法弟子,有時同修見面一問,幾乎沒有不被騷擾的,只是騷擾程度不同。直到有一天,我們學法小組的一個同修被綁架了,有些同修出去躲一躲,我也感覺到了壓力、怕心,但最後想到師父的法:「一個不動就制萬動!」[1]我堅信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事情不允許再發生。我只有一個方法:多學法,加長學法時間。我背完師父的新《論語》後,每天默寫一遍。每天上午整點都發正念,那是師父給的佛法神通。一天晚上,我出去郵真相信,剛出門,派出所警察來我家,見無人開門就走了。以後再也沒來騷擾,我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法的威力就是大。學好法,就能按師父安排的路走,不該發生的就發生不了。

有時本地出現邪惡干擾,自己感覺狀態不好時,就學法,除了學法沒有辦法。記的有一次,我學《轉法輪》,從早上看到晚上,正好看了九講,感覺狀態好了,腦袋清亮了,周圍清朗了,啥事也沒有了。狀態不好時,我就加倍學法,把睏和迷糊狀態學過去,連著學兩、三天就能衝過去。

記的二零零五年,本地很多同修被綁架,有人讓我們躲一躲。我想只有大法和師父給的佛法神通(發正念)能解決問題,我不想分析表面的甚麼事情並胡思亂想,因為不是人對人的迫害,大法能破除所有的邪惡因素。我就是發正念,結果安然無事。

平時,師父的每篇新經文我都及時背下來。這十多年來,我就是靠聽話、靠學法、發正念,化解了很多魔難於無形之中。

二、放下自保的心 讓同修參加集體學法

一天,我和丈夫在超市遇到一個同修,我並不認識,是從明慧網上知道她被綁架剛出來,她的學法小組不讓她去了。丈夫就說「我家有個小組」,並當場留了電話。當時我的怕心就出來了,等車時說:「請師父安排吧,是同修就讓她來,不是就讓她忘了這件事。」

到了學法那天,我從家去車站接她,臨走前我和師父說:「如果不是同修讓她找不到車站。」但向內找,我還是自保。我到車站接回了同修,從此她在我家學法了。她讀法總讀錯,因為錯的太多沒法一一糾正,過後我與她交流敬師敬法的問題,一點點糾正她,讓她不感到緊張,讓她在放鬆的狀態下改正。她自己也覺的進步挺快,學得挺好。她後來她回到原來的小組,小組同修說:「你讀法進步太快了。」她說:「那個小組可好了。」

十多年來,一些沒有地方住、流離失所的、來學技術的同修也到我家來,因為覺的環境寬鬆,同修沒有顧慮,說我家像大法弟子的家。我想可能我當初發願,這個環境是給大法弟子準備的,都是大法資源,就給大家用,環境是師父給的,集體學法的形式是師父留下的,大法弟子就得聽話保持下去。

有時自己也有干擾,就是一放鬆,周圍就來干擾,讓放下大法書,幹常人事,晚上十二點發正念也起不來了,聽不到鬧鈴。連著兩、三天起不來,原因就是學法、發正念放鬆懈怠了,或者幹常人事了,注重吃穿了,我就在睡覺前求師父讓我起來,同時去掉常人心,不斷強化自己的信師信法的心。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干擾多,有時候買東西、吃穿不注意,就在放縱執著,這樣學法和發正念就迷糊。

三、講真相

我悟到:講真相能力可能因人而異,但學法和發正念不存在能力問題,就是聽不聽話的問題。執著心的修去有個過程,但是做到這兩件大事,其實不費力,就是信師和聽話問題,做到了就沒有大漏。

我以前不愛和陌生人主動說話。但是師父讓走出去講真相,我必須聽話。開始出去,一天也講不上一個人,我就堅持,天天出去,終於就講上了。現在也天天出去講。

開始發明慧期刊也是,一次我在路上給一個四、五十歲的男子一份明慧期刊,他看上去沒想要,我就把期刊讓他看,他一看是真相,就說:「真相我就要,我就愛看真相。」拿了一本走了。

一次有一個高個男子,看上去不善,到跟前我不想給他期刊,覺的不安全。但是馬上想到頭一天看明慧網交流文章,同修覺的一條路有危險,不想走了,馬上歸正一思一念,破除負面思維。我就給他明慧期刊,他問是甚麼?我說:「法輪功真相資料。法輪功是被迫害的,你看看真相,不是電視說的那樣。」他接過期刊說:「啊,謝謝。」

世人在等待大法的福音。那天遇到一個女士和她八歲的兒子,我說「送給你個真相光盤。」小孩對我合十,說謝謝。一次在公交車上遇到一個女士,我與她講真相、勸三退,她最後讚賞的說:「你看法輪功,心多齊,堅持到現在!還告訴老百姓真相呢。」

以前我不會向內找,隨著重視學法,大法給開啟智慧了,會向內找了。比如在講真相中,有時遇到這樣的人,表現出非常反感,說誰誰有病不吃藥死了。我就如實跟他講:「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書中沒有說不讓吃藥,我過去是患類風濕的,醫學上說是不死的癌症,但我煉功之後好了,那我還吃藥幹啥。那醫院治病有的沒治好還死人呢,個人因素到底怎麼回事誰也說不清,那你能說醫院不好嗎?」可是不論怎麼說,他就是不認同。回家學法,悟到是我自身還有不信師不信法的因素。

通過面對面講真相,找到了許多的執著心,如遇到這樣的人,講法輪功真相都認同,最後卻說咱老百姓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別管那麼多,胳膊擰不過大腿。回家學法向內找,發現自己有一顆保護自我的私心;有時遇到態度不好的人,我有一種想壓倒對方的邪黨文化的爭鬥心、怨恨心;遇到說話行為不太檢點的異性,說明自身還有隱藏的色慾心,等等各種執著心。在今後的修煉中我會努力的修去這些心,把今後的路走的更正。也請大家千萬重視學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