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一位技術同修的苦惱:同修們請不要依賴崇拜我》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該技術同修的苦惱,也曾經是我的苦惱。但我現在基本上擺脫了苦惱,從中跳出來了。我談一點不成熟的體會。

我算是一名協調人,也能解決點小的技術問題。教師出身,能言善辯,談起體會和法理來能說能講。同修聽來覺的挺好。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在學法點上我說的多了,同修有甚麼問題,遇到甚麼關難願意問我,我也就當仁不讓的談起來。甚至對同修的一些情況還給予點評。到後來發展到有位同修把她平時遇到的問題一一寫在紙條上,寫了有七、八條,就等著問我怎麼辦。有一次我去她家的學法組學法,一見面,她的第一句話就是:「哎呀!就盼著你來呀!」原來只是很簡單的一件小事,不知怎麼辦好,只有問了我心裏才踏實。

這時我感覺不對勁了,同修在依賴我、崇拜我了。靜下心來學法後想:同修為甚麼會依賴我?得向內找找,這主要是我的問題。先後找出了顯示心、求名心、執著口才文才的心、在同修之上的心等,這發展下去不就是「演講亂法」嗎?我這點小本事是師父和大法給予的,是用來證實法和助師正法用的,不是用來顯示的。師父留下的集體學法切磋的形式也不是這樣的。想明白了之後我與同修切磋:你遇到的問題主要是給你修的,讓你提高用的,你最好先自己悟一悟。實在悟不明白的再拿出來切磋。切磋時你可以這樣說:這個問題我是這麼悟的,不知對不對。如果你不悟直接把問題拿出來問我,就等於把你應該提高的機會給我了,而我說的是站在我的層次中說的,不一定符合你的情況,也不一定符合法,不能我說甚麼就是甚麼了。咱得以法為師,千萬不要學人不學法。另外,修煉沒有榜樣,人人都要走自己的路。你依賴我是在害你自己,同時也在害我。

在學法時注意讓大家多說,自己有意少說少點評。改變自己喜歡多說的習慣也很難,有時看到這個事不就這麼簡單你怎麼就說不明白呢?心裏想說的話一股一股的往嘴邊拱,急於表達。也曾想過少去這個學法點,但最終我沒有不去。我覺的有意不去學法點可能是在躲避,矛盾是迴避不了的。暫時不去學法組調整一下自己可以,該同修「前後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五年的時間沒去小組學法」,時間真是不短了。我能理解同修此時的心情。

我看文中此技術同修的苦惱,說的大多是同修如何依賴他,如何崇拜他,因而希望同修不要依賴崇拜他。這說的更多的是他人的問題,是否有點向外看了?現在我想說一句:同修為甚麼依賴你、崇拜你?這可能是你自己修煉上的問題。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也許您向內找找自己有甚麼執著,修去它,就好了。

個人修為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