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教訓 不再重蹈覆轍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幾年來,做了很多事,但回頭看有很多深刻的教訓,這些都是偏離法造成的,如果能及時在法上歸正,都能減少很多損失,可由於人心的障礙,人心不改,沒能在法上提升,相反卻給大法帶來了損失,給自己留下永久的遺憾。今天把自己經歷的、看到的寫出來,是想警醒自己與他人不再重蹈覆轍,也想與同修共同提高,走正修煉的路。

一、真正歸正的是自己,而不是專職幫助別人

在幫助同修這個問題上,自己一開始也是法理不太清楚,覺的師父不讓落下一個弟子,所以只要同修有被抓、被病業干擾,就責無旁貸的去做,就是要把身處魔難的同修救回來。可是我們真的有許多地方一定要及時歸正,才是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才不偏離法。

有一同修和同修配合曾去公檢法部門營救回來很多同修,也與同修配合幫助了很多處於病業魔難中的同修走出魔難。這樣一來很多同修對他形成了依賴、甚至崇拜。有很多同修遇到問題首先不是想到師父、想到法,而是同修,很多人都找他,甚麼事都想問問他、甚至孩子考學甚麼事都打電話問他。該同修沒能及時清醒,而是升起了幹事心、膨脹自滿等人心,疲於奔波於被干擾的同修中間,甚至學法、發正念的時間都不能保證。不是專職幫助同修也是很少有時間做其它救人的事,也幾乎是專職的了。

其實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管,誰都是修煉的人。有的同修一有干擾就外求,而內在不改,那麼這樣長期抱著執著不放的人,我們真得看看怎樣才能讓他自己能意識到;還有的把自己應該提高的地方全推給同修,自己沒有主見,那麼對這樣的同修我們「有求必應」就不對了。如果我們執著自己有能力幫助同修、執著自己法理明,邪惡就會讓你忙的顧不過來,到處有被迫害、被干擾的同修叫你去幫助,我們就不能透過表象看到問題的實質。

邪惡就通過這種方式來消耗你的時間、同時加強你的執著、滋養著你的顯示心、歡喜心、高高在上的人心,忙來忙去,漸漸的變成不是忙於救眾生,而是把時間內耗,不自覺的起到亂法的作用,干擾了很多同修不是以法為師,而是學人不學法。這已經上了舊勢力的圈套,還不自知。在這方面的沉痛教訓太多了。所以我們一定時時清醒理智,有兩個老同修身體病業干擾,我和她們學法、發正念好了,過後卻總反覆,有事就找我,我意識到不對勁了,我就告訴她們多看書。後來她們找不到我了,就多學法,身體的干擾也不反覆了。我們每個人都是修煉的人,我們只有紮紮實實的修自己,實實在在的修,才能完成我們的使命。

我們的能力都是師父給的,如果我們執著自己的一點才能,甚至沾沾自喜自己的能力、執著自己悟到的一點法理,別的同修更是恭維有加,不自覺我們還把我們沒修去的部份掩蓋起來,同時還加大自己的歡喜心、顯示心。被魔利用亂法卻不自知。我曾就是自我顯示等人心學人不學法,跟著人走,執著自己的文才、口才,給法帶來損失,我今天更能深刻體會顯示心不去的危害性。

古代的申公豹有才能,但道德缺失,結果利用自己的能力幹了許多壞事。姜子牙表面沒甚麼能力,但守德、聽師父話,結果引來眾神相助完成封神大任。表面的這點能力真的不是我們值得顯示的。我們真正按法去做,聽師父的話,大法會賦予我們無邊的法力去完成我們的亙古宏願!所以至今還有執著顯示心不放、認為自己修的好、悟的高、能力強的同修趕快清醒、趕快警醒。

二、走正自己的路,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

有的同修這些年被迫害的很嚴重,同修在物質方面提供一定的幫助是應該的,但是不能大包大攬:你只要做證實大法的事就行,工作不用找了,房子我提供,甚麼都提供,我們太缺你這樣的人才了,等等。所以被幫助的同修覺的不能白吃白拿同修的,於是只要是大法的事就應責無旁貸,忙得沒有時間學法、煉功。這其中也助長著同修的人心,覺的我做證實大法的事了,別人幫助自己洗衣做飯都是應該的,比如有的男同修忙起來顧不上洗衣服等照顧自己,有的女同修就幫著洗衣、疊被、做飯,照顧的過份,從這一點上看,幫助與被幫助的同修都沒有走正路,我們無論怎麼難,但只有一條最正的路。我們走正路才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

有一男同修,正念很足,人也出眾,很多女同修總是願意找他,尤其自己的情感、家庭甚麼事都找他傾訴,一聊就是很長時間,每天打電話找他的不斷,很多女同修願意請他一起配合做事,搞的男同修忙的無暇工作,其實很多女同修的色慾的物質、情的物質摻雜在一起,更是害人、害己。如果很多女同修都對一個男同修有情色的物質,真的是害了男同修,我們地區就有一個男同修這樣被舊勢力迫害奪去生命。

男女同修不是不能配合,但如果摻雜那麼多人的東西,真的應該警惕了。異性之間過份的關照與物質上的給予,也滋養著情與色的物質,當然有的人付出物質不圖情感回報的,但有的給異性提供物質多是想得到情感的回報或者是得到各方面的依靠。甚麼執著都不能摻進修煉中。明慧一篇文章提到男女獨處一室等於是懸崖邊玩耍,太有道理了。所以有的女同修動不動就給異性同修提供樓、車,(當然有很多無私付出沒有摻雜任何人心,就是為了多救人的情況除外)一定要警醒這本身是不是摻雜著人的東西。正法開始那幾年環境艱難,確實有男女同修在資料點把握很好,在壓力下承擔很多證實大法的事,但把握好的很少。現在正法到最後了,在男女同修的配合與交往上我們應該更嚴格,非夫妻同修真的不能以配合做事而同住一處,長期同行。單不說舊勢力虎視眈眈,我們在正法這條路上真應該歸正一切不正的了。自己曾在這方面不注意,摔過大跟頭、教訓太深刻了。

在情色上摔跟頭的不都是認為男女在一起做事在一起吃住能把握好的,但因人心而放鬆,邪惡加強你的情與色,再加上有這樣單處的機緣,讓人犯了大錯無法彌補,所以男女之間真得像神韻藝術團的男女演員那樣嚴格區分,從一言一行約束自己,嚴格按法修去骯髒的人心,不給邪魔亂鬼提供附著的空間。我們都說有漏也不許邪惡迫害,可我們執著骯髒的色慾物質不放,幹了連人都不是的事,這已經走了舊勢力的路了,我們真正去除人心、純淨無暇,哪層低層生命能夠得著你呀?!這就是真正的否定了舊勢力。師父說:「你能夠走正,就是你正念很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你就否定著舊勢力,你也是在走正你的路。」[1]

三、真正在法上提高,交流不走極端

同修在一起形成環境,應該是共同提高的環境,而有的同修在一起,長期不切磋,同修在一起不交流,很多問題積壓,誰不在法上也不說、人維護人,所以長期整體不提高。有的真的是集體學法也走形式。而有的是搞人心的崇拜,誰誰法理清楚,只要誰來了,大家都想見,把同修特殊化,用人心對同修,其實誰的法理清,也沒有法清,誰法理清這句話最容易助長人心,往起勾同修的人心,這個也想見,那個也想與「法理清」的同修談,這樣一來,「法理清」的同修到哪裏,哪裏同修就要找他,在一起切磋法理。其實法是指導實修的,誰的認識都是自己所在層次的認識,如果都聽一人說,那真的是侷限和干擾了他人的認識,無形中甚至向別人散發黑色的物質和業力。

我們修煉人對法的認識與昇華,是我們去除了人心,在正法中提高心性,才能「明慧不惑」[2]。我們在法上切磋是必要的,但這種動輒去宣講自己悟到的法理,或找人摳法理、或認為自己修的好老想去「幫別人」,這些已經嚴重的干擾我們救度眾生的大事了,這就是亂法了。所以學法得到法了,按法做到了才是修的好。法都背下來了,可沒按法做到,那只能是出家人努力念經書了。

所以我們一般有兩種現象,比如在交流時,一種是只談事,不談心性,說話不用法的標準為基礎,甚至偏離法,對學員的問題憑自己的理解、感受、想當然的隨便就說。因為這樣的交流不但不能使人提高,也起了破壞法的作用,所以很多同修產生了厭惡交流的情緒,把自己封閉起來。再有就是有的人拿出法了,法背的很多,但是卻隨意解釋法,多用法去指導別人,很少用法修自己,用法去抬高自己、甚至嚴重的用法去壓制別人。這樣的一開始很能迷惑他人,覺的人家法背的多,學的好,總想有這樣「法理清」的弟子常相助。時間長了,慢慢讓本人起人心,總想去幫助別人,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上。起到是干擾當地救人的作用。

而有的同修就很理性,比如在推廣資料點遍地開花時,有外地同修來我地在法上交流,大家都感到有很大的提高,外地同修來了做完這事時,再也沒來過,因為當時很多同修的人心起來了,認為人家修的太好了,都想找他們,那種依賴、學人不學法的物質,同修立刻剎車,再也沒來。後來同修們找不到他們,慢慢的在法上獨立了,走出了自己的路。而有的人就在同修的恭維下剎不住車,後來導致巡迴交流亂法的惡果。這兩種情況都是因為有顯示、自我等人心的反應。還有看到有同修忙的到處交流,去幫別人,自己救人的事做的少,就是說的多,實事做的少。深刻的體會是:同修在一起應起到互相促進、互相提高的作用,那麼我們學好法、按法去做到、真正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去除各種人心才能不走偏,才能真正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以上為個人認識, 有不在法上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堅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