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電話長期被監控而遭綁架的例子

也談注意電話安全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較長一段時間本地都沒有發生過綁架同修的事件,給大家一種「環境好多了,可以不必要太注意電話安全」的錯覺。沒想到最近國保伙同610,同一時間幾個區統一行動,綁架了多位大法弟子。被綁架的同修都是被國保大隊電話監控很久了。

C同修跟這幾位綁架的同修有電話聯繫過,但這次沒有綁架C。大家以為C沒被關注,沒想到國保在辦案中流露:早都關注上C的活動了,這次沒動他。

我也曾三次因電話監控遭到綁架。第一次是用家裏座機跟同修打電話,說自己在黑窩裏沒有被轉化的情況,鼓勵魔難中的同修正念正行,不能轉化。很快我就被綁架到洗腦班。單位去要人時,610的負責人大意說,我打電話去鼓動別的法輪功學員了。

第二次電話監控更是邪門了。因為有前車之鑑,我就不用自己的電話了。一天我到同事菲的辦公室往B同修家裏打了個電話,我想B是沒有被暴露的同修,這樣打電話應該沒問題吧。

電話沒人接,響了兩聲我就掛了電話了。回自己的辦公室沒多久,菲就來問我: 你剛才在我辦公室跟誰打電話了?你走沒多久保衛科長就來電話,問誰剛才在這個電話機打了電話,我說是你了。

保衛科長跟我熟,我直接詢問他:誰讓你打電話問菲的呀?我這電話還沒打通了呢。科長說:610來電話讓我調查的。我心裏一驚。

沒過幾天,我就被抄家綁架了。原來是B的電話被監控,B被暴露是因為跟D同修聯繫了,而D同修當時是因為一個所謂的「大案」被綁架了,國保電話監控D跟蹤到了B的電話。我跟B打電話還沒接通,就跟蹤到我這裏了。

再次因為電話監控被綁架,我應該要吸取教訓了吧。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敢用電話跟同修聯繫了,我穩穩當當的運行著自己的資料點。 正法形勢變化的很快,我想周圍的環境被正的差不多了吧,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漸漸我又放鬆了電話安全。我開始在手機裏跟同修聯繫真相資料的事情了,當然不會直接說資料,用所謂的「暗語」,防著電話監控嘛。可是自以為聰明,其實那是自欺欺人,負責技術監控的公安很清楚我們在表達甚麼。

一天,F同修在電話裏跟我用暗語預定了一批資料,我還沒來得及裝訂,攤了一房間的半成品資料,就出去辦事去了。回來的路上突然一行便衣將我綁架,然後帶回住處抄家。後來得知我的手機被監控較長時間了,國保同時綁架了跟我聯繫的F同修。

每次被邪惡迫害,我們都會找到心性上的根本原因,似乎電話監控只是招來迫害的表象。但是不注意電話安全的本身就是心性上的漏洞,明慧網一再強調電話安全問題,我們很多時候還是抱著僥倖心理對打電話,造成了很多損失。

「這麼說吧,我一說注意安全,大家想,現在情況寬鬆了。是,大陸基本上是這個情況。邪惡在走下坡路,但是當年迫害法輪功製造出來的這部機器還在運轉,它沒有明確的說停止迫害、把這部機器銷毀掉,那下邊的那些個具體幹事的那些個「六一零」也好、這個警察也好,他還遵照那個東西在做。」[1]

一個明真相的610成員提醒她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國保、610這套機構並沒有放鬆對你們的監控,現在電話、網絡監控的技術手段是越來越高了,只是江澤民那時候整你們比現在厲害的多,現在收斂多了。你們不要互相打電話聯繫說事,有事就親自跑一趟。

同修A談到一件事:前一段時間,A因為跟鄰居發生了利益上的衝突,鄰居竟然到派出所找到一個熟人警察把A「檢舉揭發」了。警察說:我們早都知道他的活動,只是現在還不動他,還在要繼續監控,等他們互相活動暴露的更充份。

後來A心性提高,利益上讓步了,鄰居良心發現,很後悔當初一時衝動去派出所告發,就把這個事跟A說了,提醒A要注意安全。

我們在電話安全這個問題上多次摔倒,教訓太深刻。曾多次想寫文章把自己的慘痛經歷寫出了,但每次都沒寫下去,這次我排除了很多干擾,成文曝光邪黨的電話監控伎倆。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