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人不學法的教訓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由於自己學法少,長期學法不能入心,沒能從法中悟到法理指導自己修煉;總是用人心對待魔難,在矛盾中不能自拔,很苦惱;總是在同一個問題上徘徊,不能用法對照自己,向外看,失去了一次次提高的機會。向外求,想早日解脫,這種觀念形成的物質已經把我和法隔開了。形式上是學法,可是人心在作怪。

二零一四年,偶爾聽同修說有外地同修來我地交流,我就去參加了,覺的外地同修講的好,很新奇,覺的本地同修和外地同修無法比,外地同修修的太好了,講的都是一套一套的,非常新奇。她講的向內找,這一點觸動了我,覺的她講的都在法上,悟的高,修的好。從內心感謝外地同修幫我在法上提高了,終於會修了,知道怎樣向內找了,當時就既佩服又羨慕。所以每天都按照外地同修講的那一套系統的、大量的、長時間的發正念。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回答發正念的一個問題,就說的是我們地區的事。看了師父的講法後,我們大部份同修先後停止了這個做法,不再按照外地同修講的那套發正念了。

二零一六年年初到現在,我地有些同修身體先後不同程度的受到嚴重干擾,我本人身體也受到嚴重傷害。有三位同修離世。當地協調人認為是受外地同修那一套演講的影響。在第二位同修離世後,第三位同修又受到嚴重干擾,思想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協調人組織參與過此事的一部份同修,有針對性的大量學法,向內找,從新把外地同修的那一套做法用法來對照、衡量。

我有點疑問,該同修應在本地踏踏實實做三件事,講真相,救度眾生。有好的體會可以發到明慧網上讓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受益,為甚麼常到異地講那一套呢?師父說:「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幾本書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會發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亂法。」[1]「有些人還在幾千人的會上搞甚麼報告,講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給大法的那一句話下定義或解釋大法,身體向學員們散發著黑色的業力和執著的物質。」[2]用師父的法來對照,就覺的她那一套不對勁,可當時沒有認清,表面上是證實法,實質上是證實她自己。

很多同修也被迷惑,在參與當中還覺的受益匪淺,我同時也起了個人崇拜心,學人不學法,隨波逐流,給演講者提供市場。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不以法為師,給自己給整體帶來危害和損失,誤人誤己。修煉沒有捷徑可走,只有在法上認識法,真正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才能走正走穩最後的路。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為我們付出巨大的承受在延續著時間,讓我們認識大法的神聖和威嚴,讓我們理智清醒的以法為師,注重在自己一思一念上實修,時時處處在法中歸正自己,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全面達到法的標準。

讓我們共同重溫師父的教誨:「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3]

個人粗淺認識,如有不足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