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微信差點毀掉性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讓人執著微信是魔安排毀人的伎倆。不按法的要求做就是在敗壞法和自毀。我將自己差點成為千古恨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希望能讓仍然玩微信的同修醒悟。

二零一五年底,我的家人都有了微信,他們說這個聊天真的是很方便,而且還不用花錢,聊一天都可以。家裏的親屬也讓我用微信。我是不太懂這個微信是甚麼,就以為是個更方便的類似手機的東西呢。我還真了解了一下情況,覺得好像也沒甚麼,微信上的信息量很大,自己把握好就可以了。

在我女兒的勸說下,今年年初我也用上了微信。它確實是很方便,也很省錢。好奇的執著心驅使著我,不長時間,我完全投入進去了,這裏的天地太廣闊了,甚至發正念時那部手機就放在我身旁……後來我一點點的變了,卻不自知。給人家打工、工作也沒有以前那樣認真了,學法、煉功精力不很集中了,就感覺有東西在攪擾著我,正念沒發完,眼前總是出現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在清理這些東西的時候,當時確實沒有了,但一會它又出現了。我不知道甚麼原因,怎麼就清理不掉它呢?這些物質很纏人,揮之不去。上班或走路的時候,就感到渾身沒勁。我找不到究竟有甚麼不對頭的地方,而且根本沒往微信這兒想。我們這個省會城市很多人都用微信,同修當中也有很多人使用微信,還以為我這種狀態是正常的呢。

後來我的身體出現了病業狀態,整天迷迷糊糊,精神頭就是提不起來,睏了也睡不著覺,睡不著我就看書。有一天看書的時候,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妹妹在微信裏發過一條聳人聽聞的事。我就放下大法書去看微信,想找到這條信息,好告訴親朋好友和同修,我已經被干擾的放不下這個微信了,甚至把它看作比法還重要了。我在查找微信裏的這條信息的時候,無意中看到我親屬在網上發了很多都是毛賊和江蛤蟆的內容、邪黨的旗、骷髏頭,還有很多很多,你不看都不行,眼睛就像不歸自己管了一樣。

我已經很虛弱,身體真的出現了病態。一天,我突然下體大流血。本來我的臉色是白裏透紅的,沒想到血流了好幾天變得滿臉枯黃、憔悴不堪,就像睡不醒覺似的,就是睜不開眼睛。那幾天家裏沒有人,孩子不在家,丈夫也回數百里外的婆母家了。獨自在家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裏,滿腦子還是那些烏七八糟的微信上的信息攪擾著我,似乎那些東西佔據了我的整個大腦。

一瞬間我沒了正念了,我想我這是不是要死了,我現在死了家裏連個人都沒有……,思維轉換的非常快,一會想這一會想那。一件事沒想完又想著下一件事,覺得這件事比哪個都重要。腦子裏翻江倒海的:我借出去的錢得讓我女兒要回來,存摺密碼得和她交代明白了……很多很多需要囑咐家人的甚麼事情都很周到的想全了──我在安排自己的後事?

這時我的心臟就如同讓誰給攥住了一樣,上不來氣了,感覺身體在急劇的往下沉,往下墜,就像有人把我這個單薄的身軀死死的按住了一樣。終於我甚麼也不知道了。不知多久,一根游絲一樣的東西若即若離的拽著我,我似乎有了點主意識了,腦海裏回來了一念:這些東西在害我?讓我走掉?我一下子不知道哪來的力量就迅速的坐起來了,我精神起來了,想死的念頭不是我,我不能這樣走。我就求師父:弟子知錯了,我把心思用錯了,師父救我!

我硬撐著身子開始發正念,我做錯了甚麼也不歸別的生命管,我自己會在法中歸正,不允許邪惡的東西迫害我。任何事由我師父做主!接著我就默念發正念口訣。發正念不長時間,就感覺像是自己在外面的很大的一個影子似的身體,一下進入了我的肉身裏。旋即我的眼睛就睜開了,看到了室內的正常的可見光,眼前亮堂了。我挺著身體起床下地,拿起桌上的鏡子,看著鏡子裏的自己,我被她給嚇了一大跳,幾天的功夫我都認不出自己了,鏡子中的我已經瘦的皮包骨了,小臉瘦成一條,真令我毛骨悚然……

這期間,我有幸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的近期講法,我這才找到並確認了自己的癥結。

師父說:「我剛才講了,這個世界上的甚麼東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讓你得法。不光你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家長、政府都知道這個情況,誰都無能為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從古到今人都沒有這個狀態。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進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捨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1]

學了師父的講法,我真有種恍然大悟和相見恨晚的觸動,多麼可怕,正法到最後了,都已經嚴肅到這個份上了!我安裝微信和家人、同修聯繫的時間也就兩個多月,這麼短的時間魔利用我的執著和親人往下拉我,差點上當受騙哦。

這害人的東西一分鐘也不能留。我把我的手機互聯網給停了。我自己不會卸載,第二天到店裏讓店裏的小老闆把這個微信給卸載掉了。卸載微信後一個多月,我的身體才恢復正常。在這期間,知道還有一些同修仍然在使用微信,而且不認為有甚麼不對的地方。

我現在認識到,無論你在微信上看了甚麼、說了甚麼、做了甚麼,你自己有求,那東西就死死的套牢你,你就不自覺的深入進去了,這樣我們修煉人的約束力和自控力就沒有辦法再把握了。比如:裏面有其他宗教中的東西。有時你還不得不看,還得發聲,你看了它就來了,邪的東西就是無孔不入的。不二法門是修煉人的大忌。師父明示了微信的來源和被利用的後果,我們怎麼也不能求得一個魔呆在我們身邊來滋養禍亂自己已經擁有的大法所造就的生命。我們真的不能再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了,因為我差點成為它們的犧牲品,這樣的教訓絕不是演化給我自己的。

修煉的人在最後的路上不能再走的歪歪扭扭了,一點都不能走偏,走偏了,跟進的就是沉重代價。正像師尊所說:「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2]大法弟子來在世間不去兌現誓約,怎麼能回得了家?不按法的要求做就是在敗壞法和自毀。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