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人不學法真的很可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我們這邊有個學法小組來了一位外地「同修」,據說叫「李萬德」,大家都稱呼他「老總」。據說這個外地同修個人修煉很好,原來是北京某單位的董事長,說是很有來頭。於是,只要他來本地,很多同修都願意慕名去那小組和他一起集體學法,就說那學法小組的場很好,只要有甚麼修煉上的困惑大家也都很希望從他那邊找到答案,雖說他每次解答後都會加上一句「以法為師」,但大多數同修覺得和他一起學法才踏實,並且大家還在相互影響,打著幫狀態不好的同修交流的話給那外地同修擴大市場,讓更多的人欣賞他,以至於很多同修都喜歡將他帶到各處去「幫助」其他同修,此小組漸漸的由幾人擴大到二十幾人。

一開始是一位蔡姓同修引薦的「老總」,也就是因為蔡姓同修天目是開的,能看出誰修的好和誰狀態好,所以她引薦的人大家都比較相信。時間一長,由於蔡姓同修和老總之間有了「隔閡」,而老總的威望已超過蔡姓同修,所以蔡姓同修和另外的同修說老總還是有問題,但此學法組的同修已沒有一個相信蔡姓同修的了,個個都覺得能和老總一起學法能讓他們提高的更快,因為他是高層次上來的,「因為老總來幫助和帶著他們學法是老總來世的使命」,這是老總自己說的。

有好幾次同修都要我上班時請假去見老總一面,和他交流一下會提高很快,都被我拒絕了。有一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意外的安排見了老總一次,出於對年長者的尊重,並且心理上並沒有把他當成一位「特殊」人物,所以覺得他有些話不在法上也沒放心上,只是當面指出了。由於考慮到大家都是同修,在修煉的路上都會有各自的不足,所以並沒當回事,但當同修再一次向我推薦他時,我就將我對他的理性交流告訴那小組的幾位同修,結果是他們都當我是妒嫉人家,個人沒有悟性,我就告訴他們明慧編輯部文章《演講亂法》。

那位老總任何場合都是主講,會不會不合適?和人家的稱呼都不一樣,他就高高在上了;老總很喜歡組織大家在一起開九講班,有時是組織多位男女不同的同修住在一個偏遠的同修家開九講班或開法會,之後參與的同修都覺得受益匪淺,當然幾天在一起對這位老總都是特別的照顧;老總還喜歡提起哪位同修上輩子是怎樣的,和兒女是個甚麼因緣關係,這是那小組的同修都挺感興趣的,大家連孩子出生的起名和找的對像性格合不合適都想問問老總的意思。

我多次對幾位同修提出這些行為都不在法上,但他們看到說服不了我,就開始疏遠我,和老總的所有活動都對我保密。

去年有位同修在每日明慧上刊登了一篇文章,寫的就是由於個人崇拜和學人不學法帶來的慘痛教訓,明確說出就是這位老總「李萬德」的相關言論,和自己如何執迷不悟後導致病業假相,通過學法終於醒悟了,我將此文章給幾位同修看後,一開始他們有點懵住了,因為當時這位老總不在本地,而且明慧上能出這文章對他們是一個震懾,但只是因為文章裏最後沒有認定老總是甚麼身份(也就是沒看到說他一定是特務或修煉有問題的同修),他們都追問最後呢?沒有結果嗎?還是並沒有從法上醒悟過來。

過了一段時間後,老總又來本地了,接觸了一段時間,這幾位同修就在一起懷疑那篇文章是否是從明慧網上下載的,反問我如果是為甚麼明慧期刊上沒有刊登?還說那位寫文章說老總不好的同修已經招報應病得起不來了……

最近5月13日期間這小組學員又準備在一位同修家住著開法會,專程邀請老總從外地前來,提前已經住了幾天,5月12日老總外出時被抓,開法會的同修家被抄,損失整套大法書及相關資料,房間裏的其他同修並沒有綁架。

對於老總的身份,我們都還無法預知,如果是特務,可能會很快放出來,並又聯繫各同修說明自己是正念闖出來的,又一次能樹立他的高大形像,同修更加欣賞他;如果他是同修,他這麼不在法上、狂妄自大的狀態也許就是舊勢力迫害他的最大藉口,也許舊勢力就是想讓他的被抓來看看周圍同修還修不修,狀態還好不好?如果他被轉化後出來再找這小組的同修做轉化工作,他這麼有口才和「聲望」,這小組的同修會不會被他影響?

同修們,請醒醒吧,只有一心從法中去學,才是最紮實的。如果學法學不懂就向外求、向外求,結果可能是永遠也不會學法修心,還會招來種種麻煩和干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