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制止亂法行為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從二零一二年到現在,有個叫小明的長春學員,經常到我們地區來所謂的交流。交流的內容全是另外的空間、結構、學員的前世和他本人的緣份等等,沒有交流如何堅持以法為師、如何在一思一念中向內找提高心性、做好師尊讓我們做的三件事。不理智的那些同修驅車幾百里跟場,跟過場的人說人家修的真高。每次聽到該學員到了本地區,就高興的不得了,拉一些學員驅車跟場。

該學員看誰喜歡他的演講,就要誰的手機號或郵箱,以短信或郵件的形式發送他本人的一些所謂的感想和亂解釋法的文章。當有人發現他的文章對法的解釋已經嚴重的偏離法,是亂法行為,想和協調人進行認真交流時,氣氛一下子僵化了,說人家修的高,交流的更高。有人說,既然修的高為甚麼不投稿明慧網?為甚麼在明慧網上看不到類似的文章?協調人說明慧網是取中的,並找了個理由迅速離開,原約定的第二天的會面也取消了。

事隔幾個月後,今年正月初六,小明再一次來本地,該協調人再一次約人驅車跟場聽小明的「高明」解說,小明的所謂的交流還是在講宇宙空間結構。當有人請教在救人急的當前他是如何救度眾生的,他卻所答非所問,佔用了不少時間卻根本講不出一個救度眾生的例子來。該問題使小明無法繼續他的演說,也觸碰到了追隨他的人,一幫人匆匆離去。整個「交流」在兩個小時內結束,沒有主題,近一半是冷場(都不發言,靜坐)。事後建議相關人員仔細閱讀明慧網發表的《演講亂法》文章時,也不仔細看。本地的協調人也說,以前看過,這不是演講亂法。還說這次交流很好。──已經嚴重偏離法,協調人仍不思考這件事。

這件事在本地持不同意見的同修之間已經形成嚴重間隔。小明寫了很多的所謂文章在同修中流傳。據本人所知,他的文章流傳到了上海、山東、吉林地區。

還有一件事,據同修反映,此人在二零一三年的夏季到過一地區,讓該地的同修給採購一些無污染的種子,說是師父要的,把種子如何寄往美國。

和一些堅定的追隨者交流,一提到小明不符合法時,追隨者就和你爭論。追隨者說:我聽了他的演講,層次提高了、心結打開了,學了這麼多年,都不會修,都不知怎麼修。自從聽了他的一番解說,才知道怎麼修。──這不正是說明這麼多年還沒得法,應該向內找、學會學法,而不是繼續向外求嗎?通過這種所謂的「交流」更加向外求了,這不正說明嚴重偏離嗎?

在交流場合到了發正念的時間,演講者說「不用立掌」。交流到安全問題時,演講者說正念強,手機不用關機。演講者不是在證實法,是在證實自我!他寫的大量的文章根本涉及不到三件事,而是在模仿師父講法,曲解法很嚴重,是背離法的!比如,說甚麼要善解一切生命才是最大的善,說自己不在難中等等。文章的題目都很大。追隨者盲目推崇,學人不學法,維護人而不是維護法,這不危險嗎?還有人專門給拿路費。

同修呀,我們經過了風風雨雨,經過了血的教訓,我們的同修被關押、被迫害致死、被流離失所,這些教訓還不夠嗎?好好看看師尊的講法,重視明慧編輯部的《演講亂法》(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一文中的重磅警醒!

「在學員中做專場演講或巡迴交流就是在亂法。特別是在中共持續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下,能在中國大陸這麼講的,背後一定都不簡單──即便其本身不是中共特務或被中共洗過腦的邪悟者,背後也都有中共特務的黑影,在被邪惡利用著還不願清醒。」「學好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寫的《猛擊一掌》、《永遠記住》、《修者忌》、《法定》,最好能背下來對照自己。」

希望看到此文章者能夠引起驚醒,制止這種嚴重的亂法行為,維護好我們的修煉環境。盲目的學人不學法,他的曲解法的思想不斷的往耳朵裏灌,加進一些不好的東西,你還怎麼修啊?他會將你帶向何方?

有些人看到他的短信和文章,心裏很難受;有的人聽他的演說時心裏也說不出的難受,不願再聽他講,可是一段時間以來卻很少有人去制止這種行為。

維護法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目前已經有不少同修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為制止這種亂法行為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建議本地區的同修都能認真學習學習《演講亂法》這篇明慧編輯部文章,都拿出正行來吧!讓這種害人害己的亂法行為立刻停止,將時間用在實修提高心性和救度眾生上!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