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衷聽演講的真的沒參與亂法嗎?

珍惜師父的慈悲與修煉的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編輯部《演講亂法》文章刊出後,我連續看了幾遍。前些年我們地區也有一個東北同修來講過,但後來由於我們當地協調人遭到邪黨的大面積迫害,許多協調人被判重刑,演講被終止。

編輯部文章刊出以後,卻出現了幾種情況:有的同修如夢中驚醒一樣的明白了演講亂法的危害,那些一直抵制演講的同修更堅定了尊師敬法,學法實修的信心;一部份迷戀聽講的人以各自的理由在抵觸著,不願面對自己,不想從中悟道,對聽演講也是亂法不願意接受。

對演講者佩服的五體投地,好像演講者比師父都高明,好像他們講的比法都奧妙。末劫時期只有師父在正法,大法在度人,連各種宗教都不行了,何況一個修煉中的人。聽演講的人被如此帶動著,還不是一樣參與亂法了嗎?面對干擾,我們不但沒認清,沒抵制,反而去崇拜,去推波助瀾。加劇亂法形勢,說聽演講是亂法還不對嗎?

《演講亂法》以明慧編輯部的文章刊出,問題又講的那麼肯定、那麼嚴肅、不容置疑。為甚麼?師父曾告訴過我們重大問題看明慧網的態度,這是不是重大問題?還有比亂法更重大的問題?明慧文章這麼肯定和嚴肅的點出了問題的實質,不足以讓我們警醒嗎?

我們做弟子的有多少能明白師尊的慈悲與苦度!師尊留給我們的是悟回來、修回來的機緣。師尊不願落下一個弟子、不想毀掉一個弟子。慈悲的師尊一直在苦苦的等著弟子們自己能悟回來,實在不悟,明慧編輯部才發表文章,而我們還在以各種藉口不想改。究其原因,沉迷聽演講的人大多是由種種原因學法不深,法理不明,明辨能力差的。崇拜演講的人,大多是不想苦修、實修而又想找捷徑的人。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修煉的人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難度化,就容易毀了自己。」

記得前幾天明慧網上登載了一同修的文章,說有人聽演講後說:「師父沒教會學生,學生把學生教會了。」看後把我嚇了一跳:這是多麼荒謬無理智的一句話!師父為我們做了多少、承受了多少、付出了多少,誰能說的清,那佛恩浩蕩,我們如何去感恩,就這麼幾句亂法的話就能使人如此五體投地的佩服,真是可悲可笑。這話足以顯出平日不實修、不在法中。《演講亂法》說的一點也不過,恰恰切中要害,聽演講的人也是在亂法。而至今還在以各種藉口辯解和開脫的人,除了別有用心的、背景複雜的人之外,就不要抱著人的觀念、執著不放了,能使我們境界得到提高,心性得以昇華的只有法。

我們是修煉者,不怕有錯誤,就怕抱著不改;關鍵是我們能否正念對待錯誤,認識它、放棄它、立即歸正到正確的路上來。每個修煉者都應該擺正自己與法的關係,擺正自己與師父的關係,學會以法為師。只有在法中向內去修,同化法,才能達到法的標準,才能昇華到高層次。

這麼長時間的演講與聽演講的亂法行為,我們竟然渾然不覺。慈悲的師尊等了這麼長的時間,等著學員自己能悟回來,可是一些抱著人心不放的人越走越遠。現在有人又以《演講亂法》是編輯部文章,不是師父講的法,為自己開脫。是啊,這是編輯部文章,但是,如果是師父以經文的方式講出「演講亂法」,大家都能明白了,可我們想到沒有,那不是我們自己悟回來的,那麼嚴重的罪過,我們是不是就永遠失去了悟回來的機緣了?失去的是修煉!

多麼嚴肅呀,師父講過重大問題看明慧網的態度,今天明慧編輯部能把問題說的這麼肯定和嚴肅,能是偶然的嗎?

讓我們放下人心與執著,靜下心來,不帶觀念、不帶人情的好好看看明慧編輯部《演講亂法》這篇文章。演講和聽講的都在其中,對照師父的法修正自己,回歸到大法中來,跟師父走完正法路。

一點粗淺認識,不符合法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