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亂法》驚醒夢中人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看明慧編輯部發表文章《演講亂法》,真有如雷轟頂的感覺,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現將自己的亂法行為曝光,解體邪惡,同時也讓那些在這方面還不清醒的同修警醒。

零一年我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後被邪惡非法勞教一年,期間被轉化,邪悟過,還參與了迫害大法弟子。回家後看了同修送來的《轉法輪》,明白自己錯了。二零零二年寫了嚴正聲明,從新開始修煉,後又被邪惡非法關押一個多月,自己堂堂正正闖了出來。

零七年,有同修A通知我參加了一次交流會,與會者約有二十幾人。由一名外地同修主講,談她自己的修煉體會,如何所謂的正念正行,去掉怕心,手機開機一樣做大法的事,當地形勢正的如何好等等。聽後我的感覺是:看人家修的多好,自己還有怕心。會後一同修說,過幾天她們還要開一場交流會,我就通知了另兩個同修B和C去參加。過後同修B和C對我說: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開這種交流會不正常,不理智。而我那時心已被帶動。有一天我動了一念,也想要開著手機做大法的事,結果這一念一出,我的手機就壞了。我開始反思自己的想法是不是不理智了?

之後不久,就傳出這些人在一次交流中出事了,交流過程中不注意手機安全,二十幾名同修被邪惡當場綁架,給當地正法修煉和救度眾生帶來很大損失。事後自己很後怕,一旦同修B和C有事,自己能負得起這個責任嗎?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很強的求名的心,看重表面的轟轟烈烈,學人不學法,不注重實修,有很強的顯示心、歡喜心和證實自我的心。

在交流會出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我在單位工作時突然發生觸電事故,220V交流電直接通過心臟,人顫動不止,當時辦公室中只有我一人,在自己不能斷電的情況下,危難之中喊「師父救我」,結果電馬上就奇蹟般的斷了。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救了自己一命,在此深深的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事後找自己,只認識到自己對電有強烈的怕心,不敢接觸電,怕工作中出錯丟面子,怕出現危險,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

二零零九年C同修長時間處於嚴重的病業魔難中,雖然很多同修幫他發正念,和他切磋、交流,但最後他還是離世了,在他的親朋好友、同事、鄰居、同修之間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給證實法和救度眾生帶來了一定的難度。

二零一零年,同修A找我幫助做協調工作,他們把外地同修找來介紹經驗:講他們當地協調的如何好,協調如何及時、迅速,聽後主要協調人也想把本地協調工作進行改進。我看到他們有些地方不注意安全,不太理智,就想推辭不幹,但是經不住同修A的一再勸說,礙於情面就同意了。期間干擾很大,學法得不到保證,為協調的事又起了證實自我的心,結果在一次講真相中我和同修A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被邪惡抓捕,被非法勞教一年,協調的事不了了之。就像師父講的「總有一些想在學員中顯示自己高明、顯示自己知道的多、顯示自己悟的高的人,他們早晚會出問題」(《顯示心不去危險深◎師父評語》)。

我在被非法勞教期間走了很大的彎路,雖做了嚴正聲明,被邪惡三次上抻刑,兩次加期,但最終還是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深深的遺憾。在邪惡的勞教所裏,自己從方方面面查找自己的不足,發正念清除它們。但是不管怎麼向內找,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參加交流會是在亂法。由於沒有認清自己曾經接受的亂法言論,不能有效清除它們,使自己信師信法的正念打了折扣,在怕心、顯示心和妒嫉心的帶動下差一點邪悟。回頭看看我這幾次遭受的大的魔難都是由證實自我的顯示心引起的。這就是我的根本執著:利用大法證實自己,貪天之功。

最近看了《演講亂法》,我才明白:演講、組織和聽講的學員,都是在亂法,都是在毀壞自己和別的大法弟子,都是在邪惡的迫害中推波助瀾。修煉本身就是很難,又人為的增添了如山如天的亂法罪業,怎麼過呢?所以我才會被邪惡反覆迫害,遭受巨大的魔難。那一次觸電,邪惡就是來取命的,如果不是師父保護,真的就沒命了。

這幾天我又背誦了《你是修煉人嗎?◎師父評語》、《證實甚麼?◎師父評語》、《顯示心不去危險深◎師父評語》、《傳看假經文就是亂法◎師父評語》、《甚麼叫助師正法》、《修者忌》,反覆看了師父經文《猛擊一掌》、《永遠記住》、《法定》。其實很多問題師父早就在法中講明了,只是自己沒有用心學法,沒有用法對照自己、實修自己,忙於做事,都破壞法了、亂法了,自己還不知道,還覺得自己是在做好事。都是人心招的鬼上門哪!正如師父講的:「只要你對假經文感興趣,只要你對小道消息感興趣,只要你有亂法的人心,你就會收到、看到這些。你的人心時時都會把你拉下去、失去修煉大法的機緣。」「在大法弟子中能有這些東西的傳播,其實就是針對這些人的執著出現的,亂法形勢也是這些人造成的。」(《傳看假經文就是亂法◎師父評語》)

我不但自己聽講,還組織B同修和C同修聽講,使他們也同樣犯了亂法的罪。C同修的離世不能說和這件事沒有關係。師父說:「那些傳播、傳看假經文的人可不止是人心執著那麼簡單,從你手中傳出的假經文、小道消息、亂法言論害了多少修煉人,使這些人失去歷史的機緣。這是巨大的罪惡,無法償還。」 (《傳看假經文就是亂法◎師父評語》)

在此向師尊,向B同修和C同修表示深深的懺悔。感謝明慧編輯部同修的當頭棒喝,也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自己悟回來的機會,師尊不知又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承受了多少。 教訓是沉痛的,損失是巨大的。希望更多的同修引以為戒。

在寫稿期間,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在一個露天的操場上,坐著那麼兩三排人,我坐在第一排,操場對面是一棟大高樓,突然從高樓上跳下一人,當場摔死,鮮血一下噴射到我的左褲腿上,我「啊」了一聲,然後就醒了。夢裏很清楚的知道那人是跳樓自殺,但是我當時的感覺,既不感到害怕也不感到震驚。當血噴到我褲子上的時候,我心裏想的是怎麼把我的褲子弄髒了,並不關心那人的死活,表現很麻木。

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弟子:那個自殺的人就是演講亂法的人,看起來「修得真高」,「悟得真好」,高高在上,其實是在亂法,而且給自己造下了巨大的罪業,無法償還,層次在往下掉,生命在自毀。而我們這些坐在操場上的人,就是演講的組織者和聽講者。如果不是我們熱心推崇、盲目崇拜給了他市場,他也不會造那麼大的業力、亂法不已。眼看著這個生命在自毀,而我們卻不知道,視而不見,表現的很麻木。血噴到我褲子上就是說,我們接受了他的亂法言論,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污染。你聽你不就是求了嗎?聽進去不就是裝進去了嗎?你怎麼往外排?當寫到這裏,我突然悟到:血噴到左褲腿上就是說那些亂法言論背後的邪靈亂鬼鑽進了我的左腿,就在我左腿的空間場內躲藏。因為我這幾天發正念,針對亂法一事清理自身空間場時,感覺左腿很沉,很渾,很麻木,怎麼清理也清理不乾淨。所以我今後還要加大學法和發正念的力度,在法上歸正自己,從思想上分清它們,徹底清除、解體它們。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

再一次請求師尊和同修原諒,真是愧對師恩。

我寫這篇文章就是要曝光邪惡,清除、解體邪惡,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今後我要在大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多學法,靜心學法,多去執著心,做一名真修、實修弟子,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跟師父回家。

真心的希望對同修能有所借鑑,不在法上的還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