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演講亂法》有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邪惡所剩無幾了,正法形勢在好轉,可是,人心是不是也因為環境的寬鬆而浮動起來了、不注意自己和別人的安全了?

近一個月以前,我們附近一個縣裏召開了大型法會,與會者數百人。據同修說,場面很是張揚,各地開著車的,騎摩托的,蜂擁而至;院子的大門也不關。周圍的常人問這是幹甚麼的,就說是開法會。有同修說當地的形勢已經被正過來了,沒有事。當地警察說:我只能保證我這裏不動你們,我不管。話是這麼說,還是派了一輛警車看著。

前兩天又聽到另外一個縣也開了「法會」──如果可以稱之為法會的話,去的都是各區各點的負責人,大家背著統一的挎包,也是摩托車、汽車集中停在會場外面,但是開會後並沒有學員的心得交流,負責人伸著指頭,像個官兒一樣挨著個的點著下面的人:你說說你們那裏還有誰沒走出來,你再說說你們那裏的情況……過程中,學員的手機開著,鈴聲時時響起。給師尊合十的時候,有說話的,有小孩哭鬧的……臨近結束時,幾個背來的大包裏全部資料分給各點。並通知下次開「法會」的地點。

然後還聽說我們市裏很快也要開法會,正在籌備中。

一開始聽到這方面消息時我只是吃驚,有同修問我去不去,我沒有表態,覺的自己不想去是不是還有怕心。又想是不是正法進程出現變化了,我還在固守著自己的認識?剛想明白這個問題就聽到各地法會接二連三像趕趟似的出現,我一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了。就在我往明慧寫稿請求明慧網幫助的時候,我看到了明慧編輯部的《演講亂法》,感到這真是太及時了。

我一直在想去或不去的理由都是甚麼?參與的基點在哪裏?

有的說開法會是師父給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所以要恢復。可是自「七二零」以來,師父只是給大家強調集體學法這一形式,開法會從來都是在國外。師尊從來沒有要大陸弟子以開法會的形式進行修煉或救人。我記的開法會的目地只有兩個,一是讓弟子們互相交流,比學比修,促進提高;二是在正常修煉時期,通過法會和煉功點促成有緣人得法。

如果是為了交流提高,明慧網上每年一屆的世界級別的心得交流還不行嗎?第八屆法會的播音我們本地同修很多都是人手一份,還有一半人覺得沒時間聽完,那麼縣市裏再開法會又有何意義呢?而且我們現在最要緊的任務是救人和在救度眾生中修煉自己,我們做甚麼都不能偏離這個目標啊!

有同修說本來是有點緊張,去了之後怕心也去掉一些。是的,當平安回來後自然不必怕了,但是怕心真的去掉了嗎?如果出了事,下次還敢去嗎?如果不敢去了,那是不是怕心一點也沒少呢?想一想吧:幾百人的法會,甚麼心態、甚麼層次的人都有,邪惡沒來動你我確信是師尊的慈悲呵護和承受,因為,如果幾百人被邪黨抓捕的情況出現了,世人會怎麼看待大法弟子?會導致常人對大法弟子產生多大的間隔?會對其三退的勇氣造成多強的負面效應?同時,又會牽扯多少同修的時間和精力為出事的同修發正念、做營救?那麼是不是在耽誤救度世人?造下這樣的大業誰又能還得了呢?

有不少同修刻意強調去怕心,好像只要怕心去了就修成了似的,我覺得這和末法時期的一些佛教居士強調不吃肉很相似。其實怕源自於私,為私為我的生命怎麼可能真的沒有怕心呢?當我們在面對眾生講真相中,在發資料、發光盤中,在證實大法全力做好三件事中,我們不就是在去除怕心嗎?在偉大的佛法中不斷熔煉自己,去除私心後取而代之的是慈悲的時候,怕心不也就不存在了嗎?相反,為了證明自己沒有怕,卻置自己和他人的安危於不顧,置救度眾生的大事於不顧,那也只能是私心和魔性的大爆發。

師尊在《轉法輪》中幾次談到為學員負責、為社會負責的法,我們每個做弟子的也要牢記自己的責任。

讓我們去掉在黨文化中形成的浮誇和虛榮,去掉爭鬥心、顯示心、做事心,讓師尊少一些操勞、少一些承受吧。

個人當前的認識。層次有限,如有錯誤,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