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明慧編輯部文章《演講亂法》所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讀了《演講亂法》這篇明慧編輯部文章後,我想起了幾年前自己參加過的一次交流會。

二零零九年,在大陸南方某市,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隨本地同修一起去參加了一個大法弟子的交流會,去後發現參加交流會的有三十人左右。由於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所以當時有點吃驚,還有點興奮。

但是交流會的形式和內容卻讓我大吃一驚。首先是組織交流會的同修提議燒香,我看到幾十人坐在一個小房間裏,門關著,窗戶只露了一點縫,所以就建議不要燒香,空氣不好。沒想到幾個組織交流會的同修馬上非常生氣,說我是去干擾他們的,在大家議論了一番後,還是邊燒香邊開交流會了。

交流會的內容主要由一個女士講她怎樣在勞教所內講真相並在短短幾個月內走出勞教所的經歷,她講完後另一個男士接著講了一些事情,印象中基本上也是一些在黑窩裏受迫害時怎樣怎樣的內容。在這位男士講的過程中,別的同修也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一些話,基本上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內容,當時我就感覺這種交流會非常不必要。

對於主講的女士講的內容來說,大法弟子在黑窩裏正念正行的事蹟當然是可貴的,交流出來也是必要的,但組織交流會專門來宣講這些事似乎不妥,因為大法弟子是不應該去黑窩裏的,大法弟子即使到了黑窩中去,講真相,也只是師父反過來利用了邪惡的迫害。如果組織交流會專門宣講在黑窩中做得如何如何好,給人的感覺似乎是要為去黑窩裏作準備。

但大法弟子是不應該去黑窩裏的。所以對於在社會中正常生活的有人身自由的大法弟子們來說,更應該重視怎樣才能不被邪惡迫害,怎樣才能安全穩健的做好講真相的工作。但這位在交流會中主講的女士並沒有在這些方面找一找自己的問題在哪裏,為甚麼自己會被惡警綁架到了黑窩裏,只是一味的在講自己在黑窩裏做得怎樣好。據說那次交流會之前這個女士就已經被邀請到處講了好多場了,現在想想,這樣的交流完全可以寫成文章交流就可以了,根本就沒有必要興師動眾。

更加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參加交流會的同修中很多人都沒有安全意識,手機開著帶到開交流會的地點,開著機放在開交流會的房間外面,在開交流會的過程中,外面的手機鈴聲此起彼伏,這樣的情況當時就讓我就覺得有點不敢相信:實在太危險了!

由於覺得這個交流會不必要又不安全,所以我就提前走了。結果就在這次交流會之後不久,大概也就過了兩三個月,據說在這次交流會中主講的女士又被中共綁架了,當時組織交流會的一位女學員也同時被綁架了,另外還有一位女學員同時被綁架。她們這次被綁架不是因為開交流會,但和她們的心態浮躁和安全意識缺乏是分不開的。

把這些情況寫出來,是希望大陸同修們都能更加理智、更加成熟起來。從安全上來說,在中共持續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下,不必要的搞人很多的交流會,很明顯是不顧安全的不理智行為。從交流的目地上來說,如果真的是有好的心得,真的是想幫助同修提高,不搞這種人多聚集的交流會同樣可以達到交流的目地。因為我們有明慧網這個最好的網絡交流平台,無論是個人或集體,有了好的修煉心得或好的正法修煉經驗,可以寫成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馬上就可以讓無數的同修受益,這不是比一次只向幾十個同修講修煉體會強得多嗎?這樣做不僅可以節省不必要的交流會所浪費的大量人力物力,而且會有更好的共同提高的效果。

我個人認為,之所以有的人熱衷於到處演講宣揚自己的觀念,而不是到明慧網上發表自己的觀點,正是因為他們的觀念不正、卻嘴上很會說,才只在一些不實修的人中去宣揚,以滿足自己自認為高人一等的人心執著。對於每一個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來說,我們都應該更加理智的去辨別這一切。當然,大法弟子中也有需要保密的交流項目,可能需要當面交流,但是對於這種情況來說,既然是保密的,也就不可能隨意搞一幫人在那裏演講甚麼,這是很好分辨的。

以上是個人的一些想法,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