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錯誤 向內找 修去人心

讀明慧編輯部文章《演講亂法》感想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五月五日那天,我們在讀明慧編輯部文章《演講亂法》時,震驚於文章的語氣之嚴肅和肯定,此種亂法現象之普遍未曾預料。我和同修都不時發出慨嘆,如果沒有這篇明慧編輯部文章,各地的這種專場演講和巡迴交流的組織者和邀請人還一直以為自己在為整體的提高「全身心的付出」;演講者和巡迴交流者還一直以為自己在「幫助同修」,「正在建立威德」;聽講者還一直以為自己「收穫」不小,解決了「問題」,得到了「提高」,未曾想卻都在亂法之中。反差之大,我的心真的被震動了。

這段時間明慧網密集發表了數篇師父評語文章,我也很震驚,但總覺得那些邪悟言行、亂傳假經文等等與我們無關,更多的是對別人問題的驚訝而已。而《演講亂法》中的問題我們很多人都在其中。

痛定思痛,經過向內找,和反思自己以及本地多年來在類似事情上的心性表現,我們有了一些教訓和認識,寫出來供同修參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正視錯誤才能去掉人心

編輯部文章出來後,很多同修清醒了,相信文章中提到的亂法現象在各地不會再出現,因為已沒有了市場。但事情不出現,並不等於在其中暴露出的人心就去掉了。

修煉就是修去我們所有人心執著的過程,如果我們不能正視自己犯下的錯誤,或麻木或掩蓋或抵觸,不能借此機會真的向內找,去掉導致我們做出錯事的人心執著,失去這一次寶貴的修煉機緣,那麼這些人心就是下一次以其它形式犯錯或亂法的根源,就是可被邪惡鑽空子的地方,就是邪惡徹底毀掉修煉者的把柄和理由。因為我們了解到一些涉及到此事的同修,包括協調同修,確實對編輯部文章有抵觸情緒。有的覺得編輯部文章把問題說的太嚴重,覺的「要一分為二的看」,認為在那樣的交流中「還是受了益的」;有的認為自己和本地不是文章中提到的情況,有的認為自己是一片「好心」並不是亂法,有的覺的心灰意冷倍感挫折和打擊,等等。我想,這都不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應有的正確狀態。

我們認識到:首先,明慧編輯部發表的文章,不是普通的交流文章,還可以讓我們去質疑、探討的。《演講亂法》的開篇就講:「在學員中做專場演講或巡迴交流就是在亂法。」而且在文章結尾再一次重複。我們都知道,這樣重大的問題,明慧編輯部沒經師父同意,是不可能這樣嚴肅和肯定的寫出來的。我們還認識到:這件事通過編輯部文章說出來,是師父對所有不理智參與亂法的學員的慈悲,讓學員還有一個悟的機會,還有改正的機會。

因為還確實有學員還以不是師父說的,是編輯部說的在那兒抵觸和辯解。但是我們想,如果是師父以經文的形式公開說出來時,犯下這樣錯誤的很多學員要改就很難了……

我們能理解師父的慈悲和苦度嗎?我們能理解師父的苦心和痛心嗎?我們能理解師父對我們的無比珍惜嗎?所以我們想善意的提醒所有看到《演講亂法》時產生過抵觸、反感、辯解的同修,我們一定要分清這抵觸、反感、辯解背後真的不是我們自己,是那些想毀掉我們的邪惡和被它們操控和利用的人心。

修煉者一時做了錯事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不能正確對待自己所犯下的錯,沒有向內找,沒有分清人心和邪惡的智慧與勇氣。如果我們分不清,還把它們當成自己,它們就被保護下來了,其結果就是我們最終被它們毀掉。這不是師父所要的,這也不是無量眾生所等待的結局。

我們應該清醒的看到,正法是有序的。在最近幾個月中,明慧網不斷發表師父評語文章,及明慧編輯部文章,曝光各種亂法現象(有些現象在有些地區早就存在),為甚麼現在才集中曝光呢?我悟到這是師父的正法進程到了這一步,在集中大量的清除宇宙中最後的亂法生命和因素,正是這些邪惡在鑽大法弟子未去掉的人心的空子,操控在不理智狀態下的學員幹出各種亂法的言行,從而想毀掉這些學員。

而師父是要銷毀和清除那些邪惡,讓大法弟子清醒起來,在教訓中向內找去掉那些頑固強烈的執著人心從而提高上來。師父每發表一篇評語文章和編輯部發表的文章都銷毀了大量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很多同修都有明顯感受……當然,那些邪惡被銷毀前必然有被觸動和反抗的表現,比如那些當我們看到《演講亂法》時產生出抵觸、反感、辯解等等的念頭,其實就是它們在我們思想中反映出來的,所以我們千萬不要把它們當成自己,我們一定要向內找、正視它們、分清它們、堅決的清除它們,那就會是我們提高的一個過程。

二、崇拜人是萌生演講亂法現象的深厚「土壤」

在向內找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崇拜心」是形成這種亂法現象的主要原因之一。非常遺憾,本地在明慧編輯部文章發表前兩天,剛好開了一場異地同修來的「巡迴交流」會,會場有近百人參加,當面誇讚、恭維之聲不絕於耳,特別是鼓掌。有同修說現場中感覺怪怪的,覺的這樣的做法不在法上,但大家都在鼓掌,同修也不好意思不鼓掌了,後來異地同修還當著大家的面把自己寫的一些東西送給誇讚其的同修。下來後,我們感到本地同修對異地同修強烈的崇拜心,那種不正的場對同修的影響和帶動的可怕,覺的有違我們當時的初衷,本地以前的類似狀態和眾多同修的人心波動後出現的慘痛教訓,歷歷在目。

單獨和被崇拜的異地同修交流此事,同修並不認可,說我們放不開,受迫害陰影太重,怕心重……

在這裏我們並不責怪異地同修,只是陳述一個過程,由此認識到為甚麼在全國各地會有那麼嚴重,那麼大面積的「演講亂法」現象,根本上還是我們有太多同修對別人的崇拜心造成的。

我認識到當面、背後不負責任的誇贊同修真的是在害同修,真的是在往同修身上扔人心的敗物。也許同修在開始也會警覺和提醒自己,但隨著加敗物的人越來越多,就很難有誰能扛得住了。這真是一種魔難,表面並不是痛苦,反而會給人帶來享受和舒服,所以不在法上看問題時就很容易接受。這些年我們就親眼看到許多這樣的例子,最開始,一些同修在某方面做的好,但隨著交流和宣講,隨著更多同修的崇拜和依賴,同修就表現的越來越不理智了,漸漸的根本聽不進任何意見,漸漸的表現出越來越強烈的自我,生出了在同修之上的心,生出了求名之心、攀比之心,爭鬥之心(或是這一直未去的人心被邪惡加強放大了),熱衷於到處把自己或自己地區「推銷」出去,熱衷於「做大事」,「指導」和「幫助」外地同修,並在這個過程中「享受」著不知底細的異地同修羨慕的眼神,陶醉在同修們崇敬的目光和恭維的話語中……

師父在《轉法輪》中給我們說的很清楚:「名利心一起來,他的心性實際上就掉下來了。」「這個名利心越重,在常人中掉的越狠,他的功也跟著往下掉。最後他完全掉下來的時候,功也不給了,甚麼功都沒有了。」我們認識到:不管做了多少轟轟烈烈的事,不在其中實修自己,放任人心與魔性,非但不能「長高功」實際功還在往下掉,師父的《轉法輪》告訴我們:「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

早有同修認識到:每一次這樣的宣揚自我其實都是一次對大法的抵消,因為讓聽者產生了向外求的心,認為找到了「解決問題的捷徑」,而不願靜下心來對照法向內找,實修自己,崇拜與依賴同修時忘了師父和大法,忘了師父和大法才能讓一個生命真正改變本質和提高,而「交流同修」越來越熱衷於這種「巡迴交流」和期盼這樣的崇拜讚揚的場面和「效果」,於是就越來越走上了明慧編輯文章《演講亂法》中所提到的亂法之路,這是一條毀滅之路,是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是利用大法弟子未去掉的人心:崇拜心、名利心等等毀滅大法弟子的手段。

當名利心起來、功掉下來的時候,這是不是就在魔難中呢?被邪惡鑽空子加強的人心表現,無知中作出的亂法行為是不是邪惡毀大法弟子的惡毒手段,是不是另一種更嚴重的迫害呢?

所以我們每位同修真得重視和去掉導致我們亂法的人心:崇拜心、求名的心等等。放下一切觀念,重視《演講亂法》這篇明慧編輯部文章,靜下心來多讀幾遍,文章中給同修說得很清楚了:「提醒大家學好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寫的《猛擊一掌》、《永遠記住》、《修者忌》、《法定》,最好能背下來對照自己。」

經歷了這麼多年的風雨和坎坷,有了那麼多的經驗和教訓,我們真的應該成熟了,不管甚麼樣的情況,我們都不會停下相互配合,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腳步;堅持的是學好法、向內找的修煉原則;維護的是集體學法,相互切磋,共同在法上提高的交流環境;杜絕的是專場演講、巡迴交流等等亂法行為;去掉的是各種各樣的執著與人心。

演講的有各種狀態的學員,也有中共在背後的特殊背景的人。大法弟子都能理智的在法中修,中共特務和其背後的邪惡也就沒有機會在陰暗中幹它們那些壞事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