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亂法猶如無形的網 罩在大連及周邊地區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演講亂法猶如一張無形的網罩在大連及周邊地區空間場,為害之深,令人震驚。至少我個人在現階段的修煉狀態中看到的是這樣的。以下提到的這些事真的像有些學員想的那樣,沒有關聯?還是有很直接的關聯?每個人自己應該如何對待才在法中?

一、演講亂法,至今猶在

從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明慧編輯部發表演講亂法的文章以來,大連及周邊地區演講亂法一事還在不斷上演著,我們從近期說起,《明慧週刊》六百三十五期刊出一些亂法者到城市農村去演講,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被綁架的一名同修在此之前曾與八名同修在一起演講亂法;二零一三年八月,大慶來一演講亂法者,有同修追隨,並告知其他同修此人悟得高,你向他提問題,他甚麼都能給你解答,他是開著修的。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同修為安鍋而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在非法庭審時發正念,有七十多名同修被綁架。就在這四、五月裏有很多同修曾參加演講亂法,組了許多場,很多同修都去參加;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有七十多名同修被綁架,這些同修幾乎都參加過演講亂法;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和二十九日,有近百名同修被綁架,大多數被綁架同修都曾參加過演講亂法,且有同修曾私自動用資料點的錢。更久遠些,在二零零七年就已經開始了,有葫蘆島的、朝陽的、丹東的、大慶的、秦皇島的等等。

二、有協調同修樂此不疲

早在二零零七年左右就聽有些協調同修說葫蘆島、朝陽同修來了,人家修的多麼好,把整個地區的法都正過來了,他們本地已不需要再正法講真相了,去支援別的地區。從那以後部份協調人到城市農村去跑,組場,直至今日還樂此不疲。

三、危害之深、毫不自知

二零零七年之前,儘管同修們在個人修煉上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但都屬於個人修煉問題,大多數同修都在三件事上下工夫做好。大連地區眾多的民眾都了解了真相,得以救度。那時真相資料隨處可見,經常能見到同修面對面講真相的身影。大概是二零一零年前,同修於邵華失去了人身,她在近年中經常協調外地演講者來本地組場;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三年至今已有不少同修也失去了肉身。二零一三年大連會計師事務所發生了大面積的綁架,我認為與參與演講亂法有著密切的關係,因為講真相是師父讓做的,舊勢力是不敢擋的。近期又有同修病業嚴重、住院,甚者被邪惡跟蹤。有幾個人做了可觀的反思呢?這究竟是為甚麼?同修被綁架就是一個警鐘,是否應對照自己呢?

四、對照大法、深刻反思

幾年來一些地區一直有一部份學員及個別協調人不僅熱衷於大型交流會,而且熱衷於一個人或幾個人專場演講形式的所謂交流。有些地區已經持續多年,有些地區新近發熱,在學員中不時引起波動、爭議以及間隔,給當地修煉、救人的環境造成負面影響。

五、向師父懺悔,尋根溯源

我建議認識到了演講亂法的危害性,害人、害己、害眾生,一定要馬上歸正自己,將功補過。協調人也好,學員也好,找出你曾經叫去參加演講亂法的同修,從法中共同歸正,挖出那顆驅使我們惑眾亂法的那顆心,發出強大的正念純淨我們的空間場。

如果一個地區長期大範圍的不間斷的存在演講亂法的事,那一定是邪惡能大面積的迫害的理由,是舊勢力要淘汰大法弟子的邪惡手段,這種關、難不易察覺,但性質嚴重,這是一種人為的增加了修煉的難度。我個人的認識是只有我們每個人都從根子上認清它,杜絕它,不給其市場,從新歸正自己,回到師父安排的路上,邪惡就沒有了立足的空間場,邪惡也就自滅。請每個同修都重視起來,維護好法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修煉的路走得正不正,這關係到大法的流傳千秋萬代的事,所以說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是有責任的。

由於時間倉促,還有諸多問題沒有寫出來,寫出來的也很不成熟,不恰當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