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本地去年大抓捕事件反思的補充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本地區警察以訴江為由,綁架、騷擾了我市兩百多名大法弟子,致使五十多人被非法判刑。最近與同修們對此進行切磋和反思,再次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希望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共同找出整體上的不足,去掉人心、執著、觀念,從根本上否定迫害,整體昇華。

在下面的交流中所提到的事情,只是對事不對人,不含任何指責、埋怨同修之意,只希望在提到的這些事情當中,把我們應該提高的因素找出來。

演講亂法危害之深、毫不自知

回想起來,「演講亂法」的問題在我們地區出現了很長時間,並波及周邊很多地區,我地更是人數眾多。提起來很是慚愧,當初我也是很願意聽,甚至聽不到時還感到惋惜,真是無意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這種心態在所接觸到的很多同修中都有,甚至在這場迫害發生之前的時間還有同修希望能再聽到這樣的交流。

前幾天,我再次看了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明慧編輯部發表的文章《演講亂法》,真是有一種棒喝的感覺,文章第一句話就是:「在學員中做專場演講或巡迴交流就是在亂法。」看到最後又加重重複一句:「最後再重複一遍,在學員中做專場演講或巡迴交流就是在亂法。」我好像才看到過這句話,感到非常震驚。

驚詫之餘向內找,對照本地當時狀態,真是看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中間有多少人心夾雜其中,崇拜他人、證實自己、執著於別人認識的東西、學人不學法、走捷徑等等。我認識到的最主要的一點是:巡迴演講者和喜歡聽演講者都同樣有擺不正自己與師尊、自己與大法的關係的問題。這與師父講的歷史上釋教亂法有何區別:「還有一些僧人用自己所參悟的東西當作釋迦牟尼的話在講,不去講釋迦牟尼原來的話了。」[1]這種行為完全違背了師父囑咐我們要「以法為師」[1]的教誨。

這種亂法現象危害之深,我們還毫不自知。如果一個地區長期大範圍的不間斷的存在演講亂法的事,那一定是邪惡能大面積的迫害的理由,是舊勢力要淘汰大法弟子的邪惡手段,這種關、難不易察覺,但性質嚴重。

可是很多同修對這重大亂法之事,還處於模糊認識中。明慧編輯部在二零一三年能發表《演講亂法》一文,就說明在那時我們學員內部存在的亂法現象已經很嚴重了。可是至今我們沒能真正重視明慧編輯部發表的嚴肅告誡,部份同修對這件事的認識上還停留在「我以後不聽了就是了」,把責任推到那個演講者身上就算平息了這件亂法之事。而我們整體沒有通過這件事在法中提高上來,沒有與法對照,找到在這次亂法中我們每個人都充當了一個甚麼角色、都起到了甚麼作用,從而挖出那顆驅使我們惑眾亂法的那顆心,從根子上認清它,杜絕它,並發出強大的正念純淨我們的空間場,從新歸正自己,回到師父安排的路上。

明慧編輯部的兩篇文章也提醒大家學好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寫的《猛擊一掌》、《永遠記住》、《修者忌》、《法定》、《驚醒》幾篇經文,要求我們最好能背下來對照自己。

二、集資問題

前幾年,我地來了個外地自稱是同修的人說:國外媒體需要錢,從本地有經濟條件同修那裏集資。結果參與同修不久被綁架。此事被同修及時發覺,寫出此集資現象的文章投往明慧網。

師父後來發表了經文《關於集資的問題》。但師父講法並沒有引起我們本地大部份同修對此事的重視,做事不以法為師,接著以其它形式──為給本地同修謀福利搞集資,涉及的面和範圍也很大。明慧網多次發表文章嚴禁大法弟子以各種名義集資,師父也多次講過這方面的法。雖然本地集資目地是為了給本地大法弟子謀福利,讓同修們通過集資得到一些經濟收入,但這也絕不是法中的東西,這種行為有意無意的勾起了很多人心,使所有參與集資同修的心隨著這筆集資款的運作而浮動,為這筆投資款的投機風險而牽掛,說白了還是利益之心,而且參與的同修那麼多,都在這一個問題上起了心。也就是說,那麼多參與的同修,你也這麼想,他也這麼想,加在一起促成的問題還小嗎?它在另外空間形成的是甚麼?能不被鑽空子嗎?

有的參與組織集資的同修被舊勢力拖走肉身,是不是與此事有關係不敢斷言,但這一事件的出現,從我們本地整體上來說也是與修煉相悖的。可是事情過後,我們都去看具體組織集資的同修如何如何,卻沒有從對整體影響這麼大的事情中找出是甚麼人心、執著促成的,邪惡究竟鑽了甚麼空子把同修拖走,想到同修就這樣的走了很痛心,出現這麼大的事情是一、兩個同修的問題嗎?根本的執著不找出來,那不就是邪惡干擾迫害的藉口嗎?

三、製作錄音卡亂法的問題

本地出現在學員中推銷亂法的錄音卡:將師父的講法與其他不是法中的內容混在一起,與電子產品出售給同修。而且從城內到農村,涉及面積之大、人數之多,說明在不知不覺的亂法事情上,不但不能得到及時制止,卻一味的隨其而動,這不難看出本地整體的問題。

每次出現不符合法的事情都會有很多人跟著跑,是甚麼心、哪方面的漏促成的?事情雖然過去了,可是我們找沒找到我們從中應該提高的東西是甚麼?每個階段,在不同地區,都有不同的人,表現出來一些情況。這些情況表現出來,就是讓學員和大法弟子能夠去辨別。

四、色慾方面的問題

前些時,《朝陽日報》、《朝陽廣播電視報》刊發了幾篇誹謗師父的抹黑大法的文章。為甚麼在邪惡已經剩的很少很少的情況下,本地還出現這樣的事情?事後在同修交流時,當時我出了一念:應該向內找找。這時師父的法就反應在我的腦海中:「你們無論執著甚麼,它們就叫邪惡之徒造甚麼謠。」[2]師父點悟的法,使我想到我們本地在色慾方面存在的問題,因為大法弟子做的不好,師父就會為弟子更多的承受,因為一個同修腦血栓的病業,師父曾被灌了毒藥,那麼我們本地反應出很多人色慾心不去被色魔干擾,才有邪惡捏造謊言在報紙誹謗師父。

想到這些真是很痛心,向內找這方面的心是我們每個同修自己的事,就單說我們本地出現的有關被色魔干擾的事,影響面也不小,有的鬧的人盡皆知,有的同修處對像引得很多同修都有意無意的跟著參與;有部份同修以前在男女關係上犯了錯誤後都被迫害的很嚴重,個別的回來仍沒有在法中及時歸正,仍犯著同樣錯誤,給大法嚴重抹黑。這樣還長期被很多同修讚揚與誇獎修的好中捧的不知向內找,不會向內找。

以上等等反應在方方面面嚴重色慾問題,還有很多意識不到的方面。希望同修在此問題上都能向內找的同時,正視此問題給大法抹黑的嚴重性,從根本認清色慾之魔對我地證實大法的干擾與對同修的迫害,徹底解體滅盡色慾之魔,清理空間場。認清色慾是舊勢力毀人、毀大法弟子的最大藉口,我們不僅要除盡自己身邊空間場的色慾干擾,也能幫助身邊被色慾迫害的同修走出干擾,認清色魔毀人的伎倆,整體提高上來。

五、出現特務的問題

在前幾年,我地到處傳有特務時,給本地同修人為的製造了很大間隔,一時間人心沸騰,很多同修都參與到其中。可那時又是甚麼人心讓我們跟著跑,那樣不理智,無意間起到了惑亂作用。

尤其是我地去年大迫害發生後,再次傳出有特務現象,又在本地同修中造成了不小波動。在整體處於非常被動的時候,一些同修不是把精力用在實修做好三件事與營救同修上,卻到處傳小道消息。聽的、傳的人是否應該想一想,這樣做對自己、對別人有沒有負責任?這裏指的不是哪一個人的問題,是整體偏離法的現象。

其實師父把方方面面的法都講給了我們,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講了關於特務方面的法,明確告訴我們對待特務怎樣做了。事情出現時不知以法為師理性對待,整體上沒能提高上來,使得我們環境一次次出現所謂「特務」。痛定思痛,我們一定要學會以法為師,才是真正為整體負責,為眾生,為自己負責。

六、訴江問題

訴江,這是被全宇宙眾神所矚目的重大事件,是師父用洪大的慈悲給眾生開創了一次大範圍得救的機會,也給大法弟子在回歸前開創一次樹立更大威德的機會,這只是其中一點點領悟,訴江意義重大,不是一個修煉中的人所描述得清的。不管自己在法中能領悟多少,如能放下維護自己的一切人念,去圓容師父要的、去感恩師父給予的,可能訴江後的今天整體局面會大不相同。

由於訴江的基點問題。有的在訴江問題上糊弄事:求別人寫了訴狀,可自己連內容都不知道;有的隨大流,說跟圓滿有關,為了自己而參加考試,沒有真正的明白訴江的基點。雖然本地的訴江人數比較多,但大多走了表面形式,從中還起了歡喜心。應反思訴江過程中不符合法的一切人心,也好及時在法中歸正清除。

總之,以上提到了幾個問題都是本地整體上影響面很大的問題,也是我們本地整體應該向內找、提高的問題,以前聽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沒有往深想就過去了,今天由於針對反思去年本地出現的嚴重迫害,回想起了幾方面的問題,對照法認真的衡量,並再次看明慧網發表的《演講亂法》,才進一步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

時時事事、一思一念用法指導,就是否定迫害;去掉人心、觀念、執著,就是在法中修煉;遇事向內找,不跟人跑,才能在法中成熟起來。以上是個人所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