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為甚麼會波動

談談「正確對待交流」和正確對待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今天上網,看到師父發表了新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為了學師父的新經文,我就把當日文章全部下載下來。當打開下載的文件後,我立刻認識到自己修煉存在一個嚴重的問題──沒有擺正大法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感到自己真應該在法中成熟起來了。

我這裏不是說文章作者不該寫這篇文章,因為每個人路不同,認識不同,明慧本身就是大法弟子交流的一個平台,這裏也不是說明慧同修沒有做好。我認為明慧同修只是把這篇文章作為每日交流,沒有選在《明慧週刊》上的做法是理性的。只是我們有些同修的人心被觸動後,沒有向內找,而是隨著執著心走,引起了波動。

我們所有受到波動的同修都應該找找自己為甚麼會被波動。我找自己,發現一個嚴重問題,就是沒有正確對待同修交流。這體現在一看到明慧網頁上有甚麼文章很吸引我(某種程度是符合與滿足自己的人心而不是借鑑),就很動心。在某種程度上,把同修交流的文章看的比法還重。從師父的諄諄告誡中,我們都知道:修煉路不同,別人的體會只能借鑑,真正的提高一定是在法上。

我有時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對同修引用師父的講法的部份只是一帶而過,認為自己都知道了,對同修體會看的很認真,特別是涉及另外空間部份非常感興趣。有時看同修的交流文章超過了學法的時間,不是保證每天學法的基礎上看交流體會,而是看完交流後,剩下多少時間再學法,有時就不學法了。

更為嚴重的是,在修煉中不論自己或同修出現問題時,首先想到是某篇同修體會的認識或某同修怎麼做的,而不是想到法怎麼講的、師父怎麼說的。不自覺的把同修的認識與體會當成法來指導自己與同修修煉。這種認識發展下去,就會導致嚴重的學人不學法,就會給演講亂法者提供機會與空間,就會不自覺追捧那些亂法者,把他們的認識當作法來指導自己修煉,害人害己。

作為一個修煉人,遇到問題時,首先想到的不是師父與大法怎麼說的,這已經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狀態了。現在認識到這雖然是人心造成的,不管是甚麼心,根子上是沒有擺正大法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再有,把舊勢力的干擾看的比信師信法還重,這也是一種沒有擺正大法在心中位置的表現。我二零零零年流離失所一年後,被綁架後送到看守所,因為一年多沒有接觸到同修,也沒有得到任何師父的新經文,不知道正法與修煉的形勢,非常渴望見到同修。

幾天後,有幾個被綁架的同修被安排到我所在的監室。見到同修,我非常高興,非常想與同修好好交流。可是同修對我說:一切都是舊勢力安排的,一個念頭,一個眼神都是。給我的感覺同修非常無奈,舊勢力安排就好像一座擋在大法弟子前面一座巨大的山,沒有甚麼希望走過去。自己以前做的一切都好像都是舊勢力安排的了。

開始,我有些迷茫,因為自己畢竟很長時間沒有學法了。但是我很快就歸正自己,我告訴同修:只要我們按照師父的要求,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誰安排的對我們都沒有用,我們都能走過來。只見這個同修對我無奈的搖搖頭,沒說甚麼。彷彿在說我:「你怎麼會認識到這些!」現在我認識到,如果我們把任何干擾都看的過重的話,我們已經不知不覺中偏離了信師信法的正路。

除了上述講到的有些同修把看交流看的比學法實修還重的問題外,我還發現有些同修包括我本人在思想中把看師父的各地講法比看《轉法輪》看的重,認為《轉法輪》都很熟悉了。我自己有一段時間非常願意看各地講法,對《轉法輪》看的很少或有時不看了,用看各地講法代替自己的學法。慢慢我發現自己對看《轉法輪》有了排斥的想法,我立刻警覺了,認識到這種狀態的不對了。我開始努力強迫自己看《轉法輪》,開始感覺甚麼也看不出來,就不想看。我知道這是不正的念頭,我抑制這種想法,就是努力去看《轉法輪》,慢慢的能穩住心了,後來越來越愛看,越看越想看。再後來,我開始背《轉法輪》,背書的過程中,我體會越來越深,我還發現師父各地講法中講的都在這部法裏,我修煉中的一切都在這部《轉法輪》裏,就包括我今天要做甚麼,怎麼做,怎麼應對出現的問題都在這裏了。

最近,師父在講法中一再強調學法中主要學《轉法輪》,我認為我們很多同修沒有理解師父說的「我把我所能夠給予你們的一切都壓進這部法裏去了」[1]的深刻含意,沒有認識到學《轉法輪》對指導我們修煉的是多麼重要與關鍵,沒有認識到真正的宇宙大法就是這部《轉法輪》,其他各地講法都是解《轉法輪》。

個人的一點認識,不符合法的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