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正在過關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二零零四年我從魔窟出來,那時由於人的觀念還很重,而且是邪黨重點迫害的對像,雖然也煉功學法(但學法不入心,煉功動作也不準確)總也走不出人來,生活上亂七八糟的東西與邪黨跟蹤、盯梢、監聽、非法偷聽等卑鄙手段結合在一起,搞得我的心力交瘁,身體漸漸出現不適,如視力模糊,聽力不靈等老人通病。

直至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我才發現我們本地區也有學法小組,而且一直在堅持著。這時我強烈的希望讓我也能參加學法小組,可是往哪找?人家肯接納我嗎?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就派了兩位昔日同修來找我,當我第一次重回學法小組,看到同修們,心情非常激動,淚水禁不住流下來,心裏不停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但由於被迫害時間太長,陰影一直還在伴隨著。在師父慈悲呵護和同修們的幫助下,通過多學法、實修、很快就擺脫這困境,因此我想把我這段經歷寫出來,希望有與我類似的同修有個借鑑和參考。

當時我就想獄中的同修能用正念闖出來,我為甚麼不能用正念反迫害呢?於是我就把師父所有有關正念的講法多看幾遍,並牢牢記住,再把明慧網發表的同修反迫害的心得交流結合自己的情況實踐著,每次出門我都背師父的《洪吟二》中的《征》和《正念正行》,頓時感到信心十足,還不時地加上一句「大法弟子所到之處邪惡全滅!」漸漸的怕心越來越少,人的觀念也越來越少了。

有時遇到跟蹤想迫害我的人,我還故意走近,對他背後的生命講真相:「我不管你是何方人士,你讓我知道你,說明我們是有緣的,你就是我要救度的生命。我告訴你,現在宇宙在正法,我師父是來正法的,我是助師正法的法徒,不准你迫害我,如果不聽勸告,我就對你不客氣了。」說完我就繼續念下去:「徹底清除你這個人背後的邪惡,讓另外空間的邪惡全滅,讓人類空間的問題立即解體,到此為止,絕不允許存在。」再念一遍發正念口訣。這樣在沒有雜念,沒有怕心,沒有仇恨心的情況下平靜的發一念,一般都應驗,因為那時動的是真念,所以那些被邪惡操縱的壞人,往往在你未發完正念就睡著了,或用手打頭(頭痛),或逃跑了,迫害不停,發正念不止。

最近我遇到這樣一件事,我外出,一個被邪惡控制的人跟著我。開始我並不在意,後來發現他特別注意我,我到哪裏或跟誰說話他都跟著,並在手機上不停的寫著,我馬上就想:「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豈容你這低靈東西控制。」於是他真的不敢靠近我,幾天來都躲到我看不見的地方。後來我想起師父的一段法:「我說特務我也度。」[1]

師父洪大的胸懷激勵著我,於是我朝他躲的方向發出一念:「我是想把你從惡的生命轉為善的生命,善待大法弟子給自己和家人將來留下美好的未來。」後來那個人像接收到我善的信息,漸漸走過來,在聊談中他終於透露了自己身份。正如師父講的那樣:「惡人的表現,那是邪惡在後面撐著幹的。你們老是把眼睛看在表面上這個人怎麼這麼壞呀,這個人怎麼這麼邪惡呀、這個惡警怎麼怎麼樣啊,這個人表現的怎麼這麼沒理性啊,總是盯在表面這兒。我一直跟你們講,說人這個皮囊,就像一件衣服一樣,真正控制人體的是元神,主元神也好,副元神也好,而且能控制人的還不只是元神,各種有了靈氣的都能控制人。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後那些因素解決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樣?」[2]

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3]。師父還告誡弟子「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別忘了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我希望這篇文章對剛走回來的同修能有所幫助,昔日的同修快回來吧!師父在等著我們呢!讓我們多學法吧!有法的力量正念就足,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謝謝同修,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