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理性的對待學法是修煉的基礎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弟子,曾經受過嚴重迫害,在黑窩裏一時糊塗走了彎路。師恩慈悲浩蕩,使我還有機緣從新走回修煉。但從黑窩出來後環境比較緊張,家庭壓力大,怕心也很重。後來通過踏踏實實理性的學法,終於突破了這個狀況。

一、擺正學法時的心態

我從黑窩出來後,有一段時期,學法的狀態不好,拿起書就打哈欠,沒學上幾頁就來瞌睡了,嚴重時還出現過學法時掉書的情況。有時乾脆收拾好書睡覺去了,心裏還認為:我今天學法了。其實,這怎麼能算學法了?這和沒學有甚麼兩樣呢?還有一個情況,就是在讀法時老是漏字、添字、錯字,旁邊的同修指出來自己也不太在意,指出來的次數多了自己心裏還不高興。其實,這就是沒有嚴肅、理性的對待學法。師尊說過:「這本書的內容是把幾個班講的法合在一起的。都是我講的,句句都是我講的,都是從錄音帶上一個字一個字扒下來的,一個字一個字抄寫下來的,都是我的弟子、學員幫助我從錄音中抄錄下來,然後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1]「我的書中每一個字,在淺層次上看是一個法輪;在深層次上看那就是我的法身,連偏旁部首都是單個的,經過你的嘴念出來的時候,那也是不一樣的。好多人已經修煉出很不錯的功,念出的字都是有形像的,嘴裏出來的都是法輪。就是說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當然層次不夠的還是不行。能夠使你念書學法的本身就是在提高,因為我們重在心性修煉,從理性上認識他本身也是提高。」[2]

現在我悟到,這部法傾注了師父的很多心血,書中的每句話、每個字,都是極其嚴肅的,都有極其深刻的內涵。作為大法弟子,能不能嚴肅理性的對待學法,這本身就是個心性問題。

師父說了:「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3]但是,真正要想得到師尊法理的啟悟和功力加持,要想將自己溶於無邊的法力之中,只有在嚴肅理性、誠心誠意的狀態下學法才有可能。我們在讀法時自己多添的字,是沒有任何內涵和法力的。而讀漏了字、讀錯了字,如不及時糾正的話,對自己的修煉是有損失的。所以,我這些年來,每天學法前必須洗臉、洗手、刷牙,以示敬師敬法,然後靜心學法。

二、儘量增加學法的時和量

我每天早上七點多鐘就得去上班,下午五點多鐘下班(除了節假日、雙休日),趕到家有時都快要七點了,白天幾乎沒有時間學法,只能在晚上學。由於白天工作時間太長,單位又沒有提供休息的地方,人比較累,晚上學法大多是流於形式,沒學多少就睏了。法沒學好,身體狀況及講真相、救人方面也越來越差。我知道,自己如果在學法上還不下功夫的話,那就很危險了。我的問題出在「怕苦」二字上,別說用修煉人的標準衡量,就是與刻苦求學的常人比起來自己都很差勁,歷史上蘇秦刺股,梁衡鑿壁,孫康映雪,車胤囊螢;現今中國大陸也有許多有志向的高三學生,哪個不是學習到深夜一、兩點才睡的?他們為了獲得常人中的知識,尚且如此勤奮,而身負助師救眾生天命的大法弟子,要把這部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轉法輪》學好、悟透,難道不更應該刻苦勤奮嗎?

師尊早就明示過弟子:「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4]。於是我問自己:難道我從一天二十四個小時裏擠出兩個小時來學法,就那麼難嗎?我再也不能在修煉的路上怕苦怕累了。對付睡眠的干擾,我採取了一些辦法,比如跪著看書、或者煉第一套動功、或者在冬天用冰冷的自來水洗臉、或者喝濃茶、或者喝咖啡等等。這些方法雖然有點笨,但我認為只要不給大法造成損失,只要能給自己擠出學法時間就行。開始有點不適應,慢慢的習慣了就好了。但白天免不了要打一會兒瞌睡,我利用上班期間有短暫休息的機會,趴在辦公桌上睡一會兒,剛好免得聽別人說那些家長裏短的閒話。目前,我基本上是,下班回家吃完晚飯,出去打語音電話、講真相,九點鐘以後學一講法,然後上明慧網(就算稍作休息),半夜十二點發正念後,煉第五套功法,再學法、背法;在早晨六點正念發完後,煉動功。

其實,心態擺正確了,學法的收穫非常明顯,其美妙之處難以言表。我以前對於修煉人要重德的認識,只停留在利益上別佔人便宜、別欺負別人這些方面。在靜心學法時讀到這幾句,「煉功得重德,我們在煉功的時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夠想壞事,最好是甚麼也不想。」「你的功裏邊加進些甚麼東西,你練出那個東西能是好的嗎?它能不黑乎乎的嗎?」[1]我一下子對重德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原來煉功時要一心一意,不能胡思亂想,否則的話,也等於在失德,在練邪法。於是我要求自己煉功、發正念都要一心一意,在當天的發正念、煉功時,明顯的比以前清淨了很多。

又如讀到:「修煉的人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難度化,就容易毀了自己。」[1]我內心一震:修煉人把握好自己極其關鍵!在任何事情面前,都要把握住自己。大的魔難和矛盾,自己一眼能夠看穿,還可以努力把握好,往往在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上不注意,結果就會一步一步釀成大麻煩。我身邊的一個同修,就是與常人中的異性交往中沒把握住自己,由開始語言上的隨便,到行為上的不檢點,最後發展成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同修慈悲指正又不肯接受。若還不懸崖勒馬的話,是不是越到最後麻煩越大?我自己有時候說了一句不是修煉人應該說的玩笑話,一會兒就口吐鮮血,這明顯是師父在點化我,應該對自己在修口方面高標準要求了。但就是思想上還不重視,沒好好管住自己的嘴,經常又說些不該說的玩笑話,於是又經常大口大口的吐血。現在我一定要注意修口了。上述的兩句法,我不知讀過多少遍,為甚麼以前讀就沒有這些明顯的收穫呢?關鍵是以前學法時沒有那份如飢似渴的真誠。

三、法理明,正念強,就能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

近些年來,由於學法比較紮實,我的修煉狀態比以前好多了。由於自己對法輪大法信仰的堅持和堅定,在法中不斷提高心性,單位領導、同事改變了對我的看法,親人們也變了,大家都支持大法了。有五位親人走進了大法修煉,全家都得過福報。親戚中明真相三退的佔絕大多數。我也能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了,同時也能夠為當地整體出一份自己應該出的力了,主持過當地的修煉法會。參與營救被迫害的同修。兩次面對幾十個人講真相,還一次性當場勸退了四十七人,這是我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力度最大的一次。自己還參與去周邊城市救人的項目,力度也不小。來自於法中的正念強了,干擾和迫害越來越少了。

二零一四年,幾個「六一零」人員到我上班的單位,一定要把我強制送去洗腦班迫害,單位幾個領導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這幾個氣燄囂張的惡人擋回去了,事情過了幾天後,一個領導找我談話才說出這個事,說是我在公眾場合,向民眾講法輪功好,有人向「六一零」打電話所謂的「舉報了」,現在這事已經過去了,他建議我「以後做事(指講真相)要講究策略,注意方式方法,別讓‘那些人’抓住把柄」。就這樣,一次迫害企圖在我全然不知的情況下,煙消雲散了。但我深深的知道:是師尊的慈悲看護,弟子才免除了這一難。當時,在另外空間,正邪大戰又是何等的轟轟烈烈啊,最終邪不勝正!。今年上半年,幾個「六一零」的來我單位,為的是訴江。我的訴江狀寄出三天就到北京簽收了。他們這次來都不敢跟我明說訴江的事,結果也是不了了之,沒有給我帶來任何損失。與自己剛從黑窩裏出來的狀態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我覺得自己現在才有點像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自己能有這樣的變化完全是來自於大法的威力。

助師救眾生是大法弟子使命,正法修煉的時間和救人的機緣稍縱即逝,要完成宇宙中這個巨大的使命,每個真修弟子真的應該冷靜理性的想一想,在講真相救人的空隙裏,如何真正的加大學法的力度,如何使自己生命的所有,儘快的、百分之百的溶進這部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裏。要知道:能夠昇華大法弟子的,能夠使我們完成宇宙使命的,只有這部大法。

以上為個人修煉所悟,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大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