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師父講:「集體學法是我給大家留下來的,集體煉功是我給大家留下來的,除了迫害極其嚴重的情況下,中國大陸之外其它地區都得這樣做。沒有理由不做,它關係到未來人得法修煉的問題,所以呢,集體煉功學法是不能沒有的。」[1]

甲乙同修學了這段講法之後想:集體學法煉功是師父要我們做的,沒有理由和藉口不去做,在我們地區比較精進的同修基本上都已經在學法小組學法,不在學法小組學法的一部份是上班族、還有獨自修的、還有帶修不修的、家庭關沒有闖出來的、由於有怕心不敢出來的,怎麼辦?因為我們要共同提高,我們就得把這部份同修找出來,憑這一念,同修甲就找了兩位協調人,共同商量,找出不參加集體學法和找回現在基本放棄修煉的昔日同修,於是就和幾位學法小組同修說了,大家都很支持,大家就做了分工,甲乙同修相互配合,首先去找上班的、獨自修的、不敢出來的同修參加集體學法。師父說:「下世前我們約好 誰先得法把另一個找」[2]把同修找出來、找回來,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使命。

找出在家裏不出來的同修

首先,同修甲和同修乙去找一家人都上班的同修,夫妻倆都修煉,女同修修的很好,三件事都做,男同修當年參加過師父在長春的講法班,心性好,悟性高,就是因為他們上班工作早出晚歸,沒有時間參加集體學法,我們知道這些情況就和他們商量:你們沒時間出去學法,我們讓兩位同修到你家來和你們一起學法,因為集體學法是師父留下來的,修煉人得走師父安排的路啊,兩位同修一聽非常高興,男同修說:那就讓她姐姐也參加吧。從此男同修不但自己主動學法了,還在班上講真相,他的一位同事不但明白了真相,還喜得大法,男同修給他一本《轉法輪》他每天看一講,一氣看完,走上了修煉之路。

找到被家中病人拖累的同修

一位老年女同修A,開始修煉非常精進,三件事都做,每天都在學法小組和大家一起學法,可是有一天A同修的老伴得了腦血栓,把她拖住了,三年沒能參加集體學法,離開整體急得沒辦法,時間長了,也就麻痺了,有些消沉了。我們想到了這位同修,找到了她,問她能不能參加集體學法?她說出不來,老伴離不開她。我們去你家學法好嗎?同修甲問,A同修高興的說「那太好了。」回家和老伴一商量,老伴也同意,老伴說:我太拖累你了,你叫她們來吧。同修甲和丁同修就去A同修家裏集體學法,本來是三人學法小組,A同修的老伴有文化以前就明白真相,也看過一些大法真相資料,因為A同修沒啥文化,有時讀錯別字,讀錯行,老伴就很著急,就教A同修讀,因為腦血栓後遺症讀的基本聽不出來是啥,但這回他也開始學法了,通過學法他由吐字不清,逐漸的大家也能聽出他讀的是啥了,嘴也好使了,睡覺也睡好了。A同修的兒子也是大法弟子,平時上班沒時間,這回他也參加集體學法了,這樣由三個人的學法小組變成了五人學法小組,學法的氣氛祥和,能量場也大。通過集體學法A同修家裏以前的家庭矛盾變成了理解和謙讓,吵鬧聲變成了身心的愉悅,家裏的氣氛溫馨祥和,這一切是大法的力量,改變了這令人心煩的一切。這個學法小組穩定下來之後,甲乙兩位同修在師父的加持下,又開始踏上了另一征程。

女同修B,老伴也得了腦血栓,很嚴重癱瘓在床,常年臥床不起,吃喝拉撒睡樣樣不離人,因為怕老伴摔著,B同修即使出去一小會也得把他綁在床上。B同修以前也在學法小組學法,因為家裏有了病人之後,沒辦法再參加集體學法,一拖再拖,脫離了整體,除了在家學法煉功,甚麼大法資料也不要了,三件事只做一件,後來出現了嚴重的病業,胳膊也摔骨折了,藥也吃上了,同修怎麼勸說也沒勸好,基本上就和常人一樣了。師父在法中講:「當我看到有些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就囑咐他們叫沒走出來的那些學員趕快走出來,那些迷失的學員,趕快找他們講真相,不然他們將面臨最慘的下場。」[3]這是創世主的呼喚,找回昔日的同修,我們必須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去找B同修,告訴她正法到了尾聲,你既然還在家裏修煉,就應該參加集體學法,B同修說老伴病的嚴重離不開人出不去,我們就說那就到你家學法。B同修說太好了,謝謝你們了。我們說:是師父要求我們這樣做的。B同修回家和老伴商量,老伴不同意,因為B同修老伴上班時是邪黨幹部,中毒太深不理解,不讓去B同修家學法,但B同修老伴對B同修說:是我拖累了你,你去別人家學法吧,你把我綁在床上就行。這次B同修正念足了,家庭關順利的闖過來了,到了學法小組,通過學法和同修共同精進,心性不斷的提高,回家給老伴講真相,老伴也明白了真相,非常理解她支持她,對B同修說:不用去別人家學法了,就在家裏學吧,我也和你們一起學,這樣一個臥床不起的病人也開始學大法了。B同修的老伴堅持學法後,人逐漸的精神起來了,這都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使他們明白的一面清醒了。

男同修C和妻子同修一部大法,C同修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只在家裏學法煉功,後來身體出現病業假相,就像常人的尿毒症,到醫院裏做透析,掉到常人中了,突破不了,每天受病業的折磨,心裏和身體的痛苦難以訴說。了解到這些情況甲乙兩位同修找到他家,說明來意:師父在新講法中要求大法弟子都應該參加集體學法,共同提高,跟上正法進程,從而溶於法中,希望你們能參加集體學法。C同修和妻子同修非常同意,他們說:我們離開集體的時間太長了,我們一定會參加,真感謝你們。甲乙兩位同修說:這一切都是師父叫我們做的。甲乙兩位同修在和C同修等學法時發現許多問題,C同修學法用的以前出版的大法書還沒有改字,C同修讀法時經常加進自己的東西,自己卻不知道,比如:讀法像和尚念經一樣,C同修還覺的挺好,實際這是對大法的不嚴肅,在甲乙同修的幫助下C同修糾正了不正確狀態,C同修轉變了觀念,心性也有所提高,跟上了正法進程,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是一定要兌現的。

找回昔日的同修繼續修煉

同修D的母親是同修甲的鄰居,D同修的母親九六年得法,九九年七二零江魔頭迫害大法弟子後,就在家裏修煉也不出來,D同修在南方某醫院工作,是科室主任,九九年七二零後因去天安門證實大法被綁架到看守所,出來後自修,十年了也沒和同修聯繫,有一年過年回來探視母親,同修甲知道D同修回來了,決心把她找回來,就去看望她,D同修當時就哭了,對同修甲說:我病業也上來了,工作也不想幹了,就想去找同修。同修甲說:工作得繼續幹,在俗世修煉這是師父留下的,有很多大法弟子都是有工作的,都不影響修煉。D同修問:正法進程到哪了?同修甲說:現在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就是學法煉功修自己、發正念、講真相。當時D同修還不知道發正念、講真相,同修甲就把發正念口訣和勸三退給她寫在紙上,告訴D同修怎樣做。D同修只有一本大法書籍《轉法輪》,同修甲和D同修要了電話,並對同修D說我會給你準備一個電子書,裏面所有的大法書籍都有,正說著D同修的父親回來了,對著D同修大發雷霆,說同修甲把他女兒給帶壞了,他女兒是科主任,有前途,你這樣做不是把她毀了嗎?以後不許你倆見面說話!從此就看著他女兒不讓她和同修甲見面。在D同修要回工作單位之前,同修甲找到了一個電子書,打電話約她在走廊等候,就這樣把電子書交給了D同修。D同修回到工作崗位上,每天大量學法充實自己,發正念,講真相給有緣人,然後給她母親打電話,萬里之遙把大量的三退名單傳給了同修甲,在修煉的路上奮起直追,病業也自然消去了。D同修因為她有親人在英國,後來也去了英國,到英國之後,找到當地同修,就和同修一起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親人幾經阻攔,也沒攔住,D同修頂著壓力繼續修煉,現在做得更好了,她時不時的傳來大法弟子活動的照片,和她領著大家煉功的消息。同修甲聽了非常高興,為D同修感到驕傲,全球大法弟子是整體,同修一部大法!

同修E因孩子上高中陪讀來到我地區,因為聯繫不上本地區同修很著急,就發了一念:求師父幫我找到本地同修,好參加集體學法。那天同修甲出去講真相,就遇到E同修,同修甲和E同修高興極了,這一切都是師父管著,就這樣E同修來到了同修甲家集體學法,E同修和同修甲住的很近,隔了一棟樓,E同修很精進,各個方面都帶領同修甲,在迫害最嚴重時,和同修甲攜手隨師證實大法。

同修F是一位司機,有一次同修甲坐上F同修的出租車,給F同修講真相,F同修問同修甲:你是煉法輪功的?同修甲說是,F同修說:現在經常有人給我講真相,我以前也是煉法輪功的,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打壓迫害大法弟子後,我被關進看守所,遭到警察毒打、辱罵,出來之後我嚇得不敢煉了,但我知道大法好,心裏放不下。同修甲說:你快點回來吧。F同修有點害怕,不信任同修甲。同修甲就說:在看守所裏,你都認識了哪個同修?F同修說我認識某某,同修甲說:那位同修我太認識了,那你要真想接著修煉,這是機會不要錯過,你把電話留給我,F同修就把電話留給了同修甲。同修甲回去後找到某同修讓他和F同修聯繫上,給F同修帶到了一個學法小組集體學法。如今的F同修很精進,安裝新唐人小鍋、講真相,並用自己的特長和同修一起證實大法,做的都很好。

同修丙在九九年迫害發生後,因為被綁架到拘留所,出來後經常受到干擾被迫去了外地,在那裏認識了一位當時被通緝的大法弟子嚴。

二零零四年以前我地傳送經文主要靠抄寫,非常不方便,也不及時,不但沒有真相資料,有的同修甚至連大法書也沒有了,有的同修也聯繫不上,那幾年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擾和被瘋狂的迫害,迫切希望看到師父的經文,以至更好的走好修煉的每一步,就是這位丙同修,頂住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從外面把嚴同修請到另一同修家裏,嚴同修會技術,就在此地建立了第一個資料點。

嚴同修大學畢業,在迫害發生之後因不放棄修煉被迫失業,流離失所,又因協助同修建立幾個資料點被非法通緝,他應丙的要求來到我地,在一同修家裏建立了我地第一個資料點,當時同修也受到過迫害,經常會受到一些騷擾,所以嚴同修和丙同修在天亮之前,拿上一點鹹菜和一瓶礦泉水還有《轉法輪》就得躲出去,在高粱地、玉米地中幾乎都留下了他們的足跡,只有晚間才能回到同修家,那時的兩位同修苦不堪言,只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以苦為樂。當時同修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經濟條件也不好,使兩位同修生活得很艱苦,後來同修們條件略有好轉,嚴同修就和丙同修租了一處房子繼續做資料。

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中,在殘酷打壓下,使我地同修及時的得到了師父的經文,有了師父的引領,我地同修逐漸的聯繫上了,使我地區形成了一個整體,扭轉了局勢,在邪黨慘絕人寰的迫害下,同修們都挺過來了。我地區現如今資料點遍地開花,真相條幅資料隨處可見,這一切和丙同修與嚴同修及其他同修的努力分不開,可是丙同修在一次傳送大法資料時被蹲點警察給抓走並非法判刑五年,嚴同修及時走脫,又去了外地,又另外建立了資料點。

丙同修從監獄回到家後,不再繼續修煉,經同修多次講真相都不聽,誤入歧途。現如今同修們經過協商發出一念:我們就要按師父的要求做,找回昔日的同修,這是創世主的呼喚,是我們所有同修的共同心願,經過同修的共同努力,繼續給丙講真相,告訴這是師父再次給丙的機會,是千年不遇的萬古機緣,就這一次不要錯過!丙同修被舊勢力塵封起來的冰已在融化,丙同修知道了大法是真的好,得到的是同修真正的關心,同修的呼喚就是為了和丙一起兌現史前大願,隨師父圓滿回家!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因為我們約好〉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