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幫助母親從新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我和母親都是九九年得法的,由於害怕迫害,母親放棄了修煉,身體出現了病業狀態,我從黑窩出來後勸她從新修煉,母親也學法了,可是她封閉自己,不和同修接觸,也不修心性,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身體出現病業狀態,在大法中求治病,不見好轉,轉到住院、打針。我勸她好好修煉,她說怕被抓,不能像我似的進監獄被人打。

一晃時間過去五、六年了,母親也沒走回來。去年,我陪她去醫院檢查,我這一順著去可壞了,母親身體哪都有病了,糖尿病、眼底出血、肝臟出現硬結,我想我不對了,我得修我的心,是不是我對她的親情執著沒放下啊,才促使她出現的狀態呀,我多學法,放下對親情的執著,不被它帶動。後來醫生說母親不用打胰島素了,趕她出院。經過這麼一折騰,我不知如何是好了,心想她愛甚麼樣就甚麼樣吧,她的事,我無能為力了。

有一段時間,我學法時總感覺有一種犯罪感,意識到母親脫離大法是因為我沒修好,沒有盡到大法弟子的使命,沒有盡全力去幫助母親在法上認識法,完全是用人的一面認識,消極對待。我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開始在心裏向師父懺悔,求師父救救母親,讓她回到法中來吧,我有時也勸母親從新修煉,母親直搖頭,我找我自己,發現我沒有完全為她好,只是在敷衍。今年春天發生了一件事,把我震醒了,一位同修的母親腦出血住院了,我心裏感到震驚,我的母親也是七十歲的人了,人生還有多少年啊,我不安起來,修煉的機緣一錯過,那將失去的是甚麼啊。我不敢往下想,下決心去叫醒母親同修。可是一想到她的狀態,我又退縮了。師父連著幾個晚上在夢中點化我,夢中我看到父親、母親都躺在床上雙目失明了,快要死了。我從夢中嚇醒了,我對自己說這回我得下決心去幫她,靜下心來陪她,看看她的心結在哪裏。其實,師父已經把路都鋪好了,就等我正念去做了,去修我自己了。

母親每次見到我後,總是說她的病,這次我不急不躁,靜靜的聽她訴說,我看母親說完了,我心態平和的引導母親讓她回想以前集體學法煉功時身體是甚麼狀態,母親說那時身體輕飄飄的,我問母親如果沒有迫害你會放棄修煉嗎?母親說不會,我鼓勵母親說:其實師父一直在管你,等你走回來,那是你要走的路。母親沉默了,吃完晚飯臨走時,我趴在母親耳邊說,你學法修煉吧,你只有那一條路可走。母親順口答應了。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與同修商量怎麼樣幫助母親,兒子打來電話說母親找我有事,我趕緊騎車回家,母親見到我之後說要《轉法輪》這本書回家學法。我非常激動,心裏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高興之餘,我意識到母親還在封閉自己,以前就是因為害怕,脫離了整體,不敢與任何同修接觸,才被邪惡鑽了空子,出現了病業狀態,我對母親說:《轉法輪》這本書你自己在家學你是學不了的,因為書上有很多字你不認識,你知道你身體出現病業狀態是為甚麼嗎?是因為你自己在家學把法都念錯了,而且書中有的字是多音字,發音不同涵義也不同,你耳又聾眼又花還不識字,在家學是學不了的。煉功動作我找人教你,她教的比我教的好,我把母親送到同修家讓同修教煉功動作。

開始陪母親學法也是修心的過程。母親年紀大,耳又聾眼又花的,還不識幾個字,我倆開始學法時,這一講學下來就得四、五個小時,母親一個一個字念還總念錯,我糾正一遍又一遍,還得大聲跟她喊,不然她還聽不見,我的心有時焦躁不安,有時鬧的坐不住,但是轉念又一想,我得修自己呀,這不正是去我的私心嗎?我不能嫌棄母親呀,我說你念的挺好的,在學法的過程中母親也逐漸認識到了學法的重要性,知道自己以前錯了,讀法也流利多了。

在母親剛從新走回來的第三天,還發生了一件事情,早晨母親正在發正念,我小侄就威脅母親不許煉功,並動手打了母親,把桌子也推翻了,水洒了母親一床。母親要去找弟弟告狀,我及時與母親在法上交流,幫她過關,我對母親說修煉是嚴肅的,你離開大法十幾年了,想走回來,那魔看到你是真心要修煉了,它能不急眼嗎?它想辦法讓你發脾氣,你一定要忍住,不管是身體上的痛苦還是有人不讓你修,都是在考驗你對法的堅定成度。你對孫子的情太重了,魔才利用這個孩子,你放下了對孩子的情,那魔就利用不了了。孩子是被魔利用而打你的,你知道孩子被利用有多麼難受嗎?那是為了你修煉,你千萬別告訴我弟弟他孩子打你,他會打孩子的,別把事情搞亂,你就堅定修煉吧,誰也動不了你,有師父在管呢。母親也從法裏上明白了是魔在操縱著孩子,原諒了孩子,心性提高上來了。我又勸說母親得修去對父親的怨恨之心、妒嫉心,身體才會好。

我陪母親學完一遍《轉法輪》後,我決定把母親送到別的學法組去。開始母親害怕不同意,我與母親在法上切磋,告訴她參加集體學法是師父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環境,只有參加集體學法,一些自身不好的東西才能去掉。母親放下了怕心,參加集體學法了。

把母親送學法組也很難,有的同修說,她女兒家也是學法組,為甚麼不自己帶她母親,我們這不能來,她母親是新學員,有的是同修忙著講真相,時間安排不開,有的是母親挑地方,這不行,那不行的,一連走了幾個學法組都不行,我說哪也不行那就在我這吧。過了幾天,也是母親同修提高了心性,同意去別的同修家學法了。同修鼓勵她多煉功,耳朵就不聾了,母親也能從同修處拿不乾膠出去貼了。

現在在與母親說話不用大聲喊了,她也能聽到了。母親現在溶到整體當中來了,心性提高上來了,她對我說,某某同修家的環境比你家好,到她家腿就能盤上,自己在家就盤不上。我笑了說好那你就去吧。同修都說我母親現在非常精進,很好,讀法非常流利,同修給指出不足,都能接受。不生氣,知道修自己。知道母親以前狀態的同修都說,你把你母親找回來真不容易,我說那是師父把她帶回來的,我只是在修我自己。

堅持實修 婆羅花盛開在我家

我家有一處一室的房子,出租給一對六十多歲的老夫妻,我兒子因為左手殘疾,大學畢業後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想在用自家的房子辦個補習班,好維持生計,當我與房戶說我要用房子,不出租了,老倆口說甚麼也不走,老太太說老頭把腿摔折了,在床上不能自理,老頭說讓我到外面給孩子租房子,他就住在這一直到死,並說知道我是煉功人是好人,腿腳好能走。我看看床上的老頭,心想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得為別人著想,我不能讓眾生失望啊,老倆口早已做了三退,知道大法真相,我對老倆口說我出去租房子吧,你們在這住吧。

我從他們那一出來,就看到了有一處房子出租,而且房子和我家房子一樣大,地點也和我家地點一樣好,費用不需要我添錢,我立即把它租下來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在我粉刷租來的房子時,有人說我太懦弱、太好欺負了,自己房子要不回來,租房子住。面對不同的聲音,我一點也不動心,我想我是修煉人,得為他人著想,我得按大法的標準處理事情,不能按常人的標準處理問題。為了給孩子們一個好的環境,我搬來了兩盆花,我看見花葉上有一束婆羅花,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鼓勵我,這件事情做對了。

沒幾天,小叔子的孩子和我堂兄的孫女都從外地來補課了,這件事真是在去我的利益之心,我不僅不能出去打工掙錢了,而且每天還得花錢為孩子買菜做飯,她倆在我家我不僅沒掙錢還得花錢,我想我是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在我身邊,孩子都是從外地來的,肯定是來聽真相的,不單單是補課來了,我得善待她們,讓她們與大法接上這個緣,這就是我應該做的。我先帶孩子出去玩,又給她們買好吃的。在她們高興時,我讓這倆個孩子讀了一遍《論語》,然後告訴她倆大法真相,又問她倆天安門自焚與法輪功有甚麼關係嗎?她倆異口同聲的說沒有任何關係。我又告訴她倆天安門自焚是栽贓法輪功的,為的是不讓人做好人,你們以後遇事要用自己的頭腦思考問題,不要聽信謊言。她倆說記住了。我又給孩子講了訴江的事,孩子都表示支持訴江,並做了三退。小叔子家的孩子在臨回家前看了一遍講法光盤。

在這過程中我發現我家的窗玻璃上、紗窗上、還有塑料上都開了婆羅花,有的至今還未凋謝。我小姑子來我家看到婆羅花,一再稱太神奇了,她看到的婆羅花像鑽石一樣閃光。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