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巧安排 找回昔日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我於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大法,師父給我打開儲存的思維,一次夢中,慈悲的師父給我消業,我看到師父的臉上有一道好像小孩的手指甲蓋劃的血印。醒來後,我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跳下來,腦中只有一句話:我要助師正法!此後「助師正法」這句錚錚誓言時刻縈繞在我的腦中,那是史前我在師父面前立下的誓約,也是鞭策我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的戰鼓。

今年五月十三日大法日那天,同修A介紹我去縣城的東邊鄉鎮和同修B一起學法。B以前被邪惡強迫「轉化」過,表現出神志不清,家人把她送進精神病院一呆兩年。就是這樣的同修,慈悲的師父也沒有放棄。

第一天集體學法期間,B老是被舊勢力干擾,耳邊老是有聲音告訴她:就你這樣破壞法的還想修煉圓滿?使B老是自卑,多次想打退堂鼓。過程中,B的空間場真的是讓我感到壓抑,我第一次學法雙盤不到兩小時就拿下來了。我請師父點化我還需要再來嗎?師父對我的點化是:助同修一臂之力!

於是,我除了每天堅持和B學兩講《轉法輪》,還讓B背師父關於清理自身的法和發正念要領,反反復復一字不差的背,直到背的滾瓜爛熟為止;同時不斷在法上和B切磋,鼓勵她。

我們學《轉法輪》不到兩遍時,B已經狀態很好了,主意識逐漸強起來,由開始的不想學法,到問我如何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到最後主意識越來越強,再後來她能出去花真相幣了。

B的變化,對她的家人同修是一個巨大震撼。B的妹妹,也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因為她姐姐的情況而對大法產生了懷疑,十幾年不學法了,甚至還和師父討價還價:如果師父讓她姐姐變好,她就學。後來她看到姐姐的變化,我們又和她在法上切磋,她開始走回修煉中,並帶女兒一起精進起來。從我第一次和她一起學法,到第二次再次見到她時,我都不敢認她,之前臃腫、焦慮、多疑的她,變得體態輕盈,面容美麗,平靜祥和。

通過學法,B的丈夫、母親、姐姐、姐夫、外甥同修,都學會了向內找,不再嫌棄她,一個大家庭的同修都更加精進起來。

我為同修的提高感到由衷的高興。這一切都源於師父的無量慈悲。我悟到,師父不想落下任何一個弟子,所以不管同修暫時出現甚麼狀態,都要盡最大努力慈悲幫助同修,相信師父一定會把同修度成,我們所做的就是堅持和同修多學法,學好法,師父的法大,佛法無邊,同修一定會回來的。

在這十幾天的時間裏,我每天往返五、六十里路,和同修B學完法,再到這個鄉鎮的夜市上講真相

一天,我往東邊鄉鎮去的路上,一個兩年半沒見面的同修C,在大街上一眼認出了我,從後面趕過來。原來同修C是陪被非法判刑的同修D的丈夫W來縣城找律師的。原來W也是昔日同修,迫害之後放棄修煉;他的妻子D和西邊鄉鎮的同修在講真相時遭綁架,被非法判三年半。

W邀請我們和律師匯合。我一路幫律師發正念,律師很輕鬆的見到了看守所裏的當事同修,裏面的同修正念都很強,不配合邪惡,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環境開創的很好。在師父的加持下,律師很順利的把同修的二審上訴狀交到本地法院,這一天也是上訴的最後一天,律師也感受到了神奇,說很願意和大法弟子合作。同時十幾年不修的W,見證了師父的慈悲和大法正念的威力下,終於回到大法中了。

在看守所附近吃飯的時候,一個其它案子的律師主動和我說話,我想是有緣人,就請他記住法輪大法好,順便把他和他的當事人及飯店的老闆都勸退了。

在回來的途中,我想把喝水的空瓶送給路邊一個澆花的工人,順勢給他講真相,沒想到竟是昔日同修,被迫害後不和同修來往,所以也沒有師父新經文的來源,正好我帶著一份今年的新經文,老同修高興的收下了。

回來這一路,我給同修和律師在車上發正念,熱的一身一身的出汗,回家後累的精疲力竭,一頭躺床上呼呼大睡,夢中:師父獎勵我一個大蛋糕。

我感謝師父的無量慈悲和巧妙安排,深知這一切的深層都是師父做的,弟子在人中只是用心做罷了。感恩師尊慈悲苦度,感恩師尊一路慈悲呵護!弟子無以回報,唯有更精進!

叩謝師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