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昔日的同修需要我們去叫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看了716期《明慧週刊》上的幾篇文章,心情特別沉重,不由得回憶起迫害發生前洪法時的鏡頭。

那時我們一個只有二十幾萬人口的山區小縣,已經有兩千多人修煉大法。他們中有縣長、局長、鄉長、校長等,站在幾百人的煉功場中煉功,有時幾百人坐在縣政府的會議室看師父講法錄像,召開修煉心得交流會,場面真是非常神聖壯觀。

迫害發生後,在種種壓力下有許多人不煉了,他們中多數是剛剛得法才幾個月。有同修估計現在還堅持修煉的也就是三分之一,而且有許多同修還處在不精進的狀態。

前幾天我去看望親戚(同修),他們都七十多歲了,姐夫是退休教師,他們老倆口都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控告江澤民時他們以自己沒有被抓被罰過為藉口,沒有參與控告,這次去想讓他們走匿名舉報的方式。進門後我就說明來意,姐姐說:「我們也沒有被抓被罰過,起訴也沒甚麼用。」

我說:「姐啊,你沒有被抓被罰過,可是你不敢出來煉功了,偷偷摸摸的在家裏煉,這不是對你的迫害是甚麼?何況師父和大法被誹謗誣陷,幾百萬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致殘,甚至被活摘器官。你是大法弟子,怎麼能說『起訴也沒甚麼用』呢?」

她在言談話語中說到了「迫害都這麼長時間了,還不結束?」,我看到她執著起結束的時間了,而且還有埋怨師父的意思。就說:「姐啊,要以舊勢力的安排,幾年前就結束了。可是師父不忍心啊,一個是救人的數量不夠。師父讓我們救下百分之七、八十,中國救下一半,現在夠嗎?再一個是大法弟子們走不出來,達不到標準。師父是用自己巨大的承受才延續了時間,讓我們再多救人,同時修好自己。姐,你知道師父的承受有多大嗎?我們做弟子的,可不能這樣想啊!」

姐說:「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好,等週日我兒媳(也是同修)來時,我給說,讓她給寫,咱們控告他!」

我舒了一口氣,姐雖然還沒有達到完全用正念對待訴江,但畢竟邁出了一大步。不用說已經不煉的,或是像我姐這樣的,雖然還在天天堅持修煉,可是在修煉上並不是清醒的有多少?由此我看到了叫醒昔日同修的重要性、必要性,以及它的難度。

這次和姐姐的交流中,也讓我看到了自己許多不足,特別是怕心、求安逸心、懶惰心等,其實在精進上自己並沒有比姐強多少。比如在訴江這件事上,只管自己訴了,很少為他人著想,沒有顧及整體。前些時有一對夫婦同修,也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沒有參與訴江。我只是顧及面子,簡單的和他們交流了兩次,就再也不問了。這本身就是沒有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其實也沒有對自己負責。

已經不修或不夠精進的昔日同修佔的比重那麼大,真的需要同修們都去幫助叫醒,哪怕一人幫一兩個,大家都用心力量就大了。

一點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