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整體配合 找回昔日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

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借第十二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交流的機會,我把近幾個月來我們地區幾位同修相互配合,找回昔日同修,使其從新走入大法修煉的過程講述給大家。

S縣有位同修叫大金(化名),早期得法,當初很精進,而且全身心地洪揚大法,與其他同修配合,S縣很快就有近百人修煉大法,大金成為S縣輔導站站長。他曾去北京天安門維護大法,為大法討還公道,遭綁架。回來後,他繼續講真相,被非法判刑。在獄中他一次次從迫害中走了過來。到出獄那一天,「610」人員直接把他劫持到洗腦班。由於長期在獄中不能學法煉功,造成他在洗腦班沒能經得住邪悟者們的輪番進攻、誘騙,從而相信了邪悟者們的謊言。從洗腦班出來後,他不學法、不煉功,還答應為S縣「610」提供信息。

由於大金脫離了大法,給S縣整體造成了很大損失,有些學法不深的人,一看當地負責人都離開了大法,也放棄了修煉。

面對這個情況,當地同修們多次找到大金,苦口婆心的勸他走回大法修煉中來,一直沒有好的效果。有一位同修當初和大金關係很好,去年找大金,一見面就說:啊,聽說你邪悟了。大金生氣的說:甚麼邪悟了,你有你悟到的,我有我悟到的。就不再理他了,不歡而散。也有一位當年在獄中同大金一起遭受迫害的同修找到大金,勸他走回來,大金雖然表面上還算客氣,思想並沒有改變。

我和大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洪法過程中多次配合,相處的很好,相互信任,受迫害後,我們同在獄中,相互鼓勵,走過了那段艱難的路。出獄後,我回到了另一個省的老家,和大金失去了聯繫。

二零一五年剛過完中國新年,同修A和我約好去找大金,我們奔波幾百公里,來到了S縣城,由於聯繫不到當地同修,耽誤了一個多小時。後來當地同修到大金家,他妻子說他去了山裏邊的一個工地,地點不知道,手機也沒拿。看來是舊勢力擋著,不讓我們見到他。不過這次我們信心很足,讓當地同修在縣城又找了一些人,終於得到了他的新手機號,聯繫上了。

我們四位同修租車來到一個偏遠的山村工地,連夜找到了大金。十幾年不見面了,我們相見都很高興。我們只談論大金當初得法時的勇猛精進,回憶大法洪傳時他做過那麼多的貢獻,談論到當初他去天安門護法時,他很激動,說出了自己當時的奇蹟:他在廣場上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一擁而上,擰他的胳膊,就是搬不動,四個警察每兩個人搬他一隻胳膊,怎麼都搬不動。有一個警察發現他把「法輪大法好」寫在衣服上,上前撕掉了他的衣服,才把他劫持到警車上。他談到在獄中不配合獄警的指使,他們開會商量怎麼整他,最後他用正念反制了獄警,獄警們對他無可奈何。我們四人不停的幫大金發正念,同時多聽他說,多讚揚他的閃光點,越談越融洽。

當他談的差不多了,我問他:既然大法這麼好,你當初修得這麼精進,又不惜用生命來維護大法,那為甚麼這十一年來你不學法煉功了?我想你肯定有你的想法,我想聽聽你的想法。大金說:你想聽聽我的想法,說明我們這次交談和以前不一樣,以前他們多次找我,不是說教,就是指責,從來不聽我是怎麼想的。那好,我就談談我的想法。大金談了很多,基本上都是在洗腦班裏聽到的邪悟者的謊言、走出洗腦班後多年來接受到的邪悟者的歪理,還有就是邪悟者從法中斷章取義挑出來的個別詞句。而且邪悟者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自吹自己修的有多高,多麼了不起,別人都不如他們,都得聽他們的安排,告訴別人怎麼做怎麼做等等。

我們四人一邊靜靜的聽他講,一邊不停的發正念,徹底清除邪悟者灌輸給他的毒素。讓他講出來有個好處,就是知道他心中的癥結在哪裏,解體毒害他的這些邪惡因素。其實邪悟者的歪理都是很低級可笑的,經不住推敲的,可怕的是當大金接受了這些謊言之後,就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法不用學了,功不用煉了,而且一停就是十一年,再加上他在獄中受迫害的三、四年,已經有十四、五年脫離大法了。他得法至今總共才十八、九年,這是多麼令人痛心的事啊,好在他還沒有走向反面,還認師父、認大法,只是不學法不煉功了,我們暗下決心一定要幫他走回來。

交談中大金提到一個人,此人自稱有多麼了不起,說自己就是《轉法輪》「煉功招魔」章節中談到的那個色慾關過得好的小伙子,告訴大金怎麼做,結果他認同了。我對大金說:你不能聽他的。首先,他不一定就是那個人;就算他是那個人,只不過那一次色慾關過的好,不代表他每個關都過的好;就算他每個關都過的好,那也是他從大法中修煉提高的結果。別人修的再好,都不是你的,你只有自己學法煉功,哪怕從法中悟到了一點點,那也算你自己得到了提高,只有不斷的學法煉功,才能不斷的提高自己。

談到這裏,大金開始思考問題了:是啊,剛得法就明白了的這些法理,怎麼叫邪悟者欺騙的使自己耽誤了十幾年呢?隨後大金又把邪悟者灌輸給他的那些歪理邪說一個個的講出來問我們的看法,我們幾個人從法中一一予以破除。過程中我們始終把握這一點:不把我們經過多年學法及講真相明白了的東西一下子講給他,因為他的基礎還在十四、五年前,不能給交談帶來新的障礙。

大金不理解大法弟子為甚麼給警察講真相,他說:你給他們講真相,他在背後還嘲笑你們哪,我就沒看見他們哪個能聽進去,對他們講真相有甚麼意義呢?我說:可能你沒碰見明真相的警察,但是警察一面迫害大法弟子,一面在給自己造業,將來遭惡報,所以警察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們也是人,只是被邪惡利用了幹壞事,他們也應該得救。就算一百個警察裏有一個明白了真相,得救了,這件事情也沒白做。其實很多警察都明白了真相,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了。明慧網上有一幅畫,畫名叫懺悔,畫中「610」頭目跪在師父法像前,那是真實的事。站在一邊向師父法像合十的人,就是咱們地區某某某(大金當初認識他)。所以大法弟子給警察講真相這件事情絕對沒有白做。說到這裏,大金認同的點點頭。

大概到了後半夜一點多,同修A又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真相視頻。我們陪著大金看了兩個小時,同時也講給他這些年來大法正法的進程以及惡人遭惡報等情況。我們一邊講,一邊繼續幫他發正念。到了四點鐘,我們開始煉五套功法,再加上六點發正念,兩個多小時,大金雙盤坐在木質沙發上,只結印,不做任何動作,坐了兩個小時。煉功結束後,我問大金:你為甚麼不按師父傳授的口訣和動作煉功呢?你坐在那裏只結印,那不是煉功。你已經耽誤了十四、五年了,說甚麼也不能再這樣耽誤下去了。這樣下去,師父痛心,同修們痛心,邪魔高興,你知道嗎?!趕快把在洗腦班裏接受的那些東西清除得一乾二淨,那是在害你。大法弟子在修煉圓滿之前,一天也不能停止學法煉功。大金聽了低頭不語。

過了一會兒,他問我:你們這一夜都在衝著我發正念是嗎?他可能心裏不樂意,覺得是跟他過不去,在對付他。我說:是呀!我們每天幾次發正念,每次前五分鐘都在「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1]。為甚麼每次清理自己呢?人世間這個大染缸無時無刻不在污染著每個人,舊勢力利用一切邪惡因素在干擾大法弟子,沒有修去的思想業力,層層層層的需要清除乾淨,只有不間斷的清除這些東西,自己的空間場才會變的越來越純淨。你已經十幾年不學法、不煉功、不發正念,又在洗腦班接受了那麼多不好的東西,你的空間場肯定黑乎乎的不像樣子了,我們整夜幫你發正念,完全是為你好。比如你穿的衣服十幾年不洗了,我們連夜不睡覺幫你洗乾淨,你不感謝我們嗎?

隨後我從包裏掏出《轉法輪》,走到大金面前看著他的眼睛說:不要再猶豫了,從今天開始讀《轉法輪》吧。大金慢慢的伸出雙手,接過了《轉法輪》,神情激動的看著每一位同修。過了一會兒,又找了一個很乾淨的袋子把書包起來,又問我還帶來甚麼好東西。我拿出自己隨身帶的MP3和播放器,告訴他這裏有煉功音樂。同修A也拿出了明慧真相光盤送給他,並告訴他怎麼操作。大金變得神采飛揚,語言直截了當,問的都是從新修煉的問題。以前那種懷疑、抵觸的情緒一掃而光,好像又回到了十幾年前我們一起弘法時相互信任、默契配合的那個時光了。

我對大金說:建議你把《轉法輪》多看幾遍。然後,這些年來總共有四十多本大法書,有好多大法新書你都沒有看過,我回家給你寄過來。你要全都看了,一本都不能落下。大金笑著表態:一定要看。

大約八點左右,大金送我們走。此時的大金和昨天晚上的大金完全變成了兩個人。他說:這次你們來我這裏巧極了,你們如果早一個小時到我家,可能說不了幾句話,我的妻子就會攆你們走;你們如果晚來一天,我這工地上住滿了人,我們連說話的地方都沒有。只有今晚,我既離開了家,工地上又無人上班,我們才遇到這麼個難得的機會。

當然,我們四個都感謝師尊為我們巧妙的安排了這麼一個寶貴的夜晚,讓我們喚醒了大金。慈悲的師尊不想落下每一個弟子。看來此行去的人少了也不行,沒有幾位同修整體配合長時間發正念,就不能清除大金空間場中的邪悟毒素及長期積存的思想業力。而且一開始千萬不能講得過高,造成僵局。當做好這一切鋪墊後,才能最後喚醒他。

時隔半年後,大法弟子們已經全面開始了起訴江魔頭,我們再次去找大金。大金雖然從新走入修煉了,在訴江方面他能不能邁出這一步,我們還有點擔心。

見到了大金,他的精進成度令人高興:他不僅在堅定修煉,還把S縣好幾位以前跟他走的近的不學法不煉功的老學員都領進了從新修煉之門。他說我寄給他的那幾十本大法書,他們幾個人在交換著學。至於訴江,他早就跟這幾位同修交流過了,都在寫訴江狀。晚上,我們在一起,他繼續寫訴江狀,寫了又改,改了又寫,一夜沒睡覺,天亮寫好了。

我們悟到:喚醒昔日同修並不難,師父已經為我們安排好了,就等著我們去做。還有許多昔日同修,需要我們整體配合喚醒他們。讓更多的昔日同修們從新走回來吧!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沒寫好的地方請同修們糾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