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學員共同精進 整體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師父說:「作為老弟子,也要注意這個問題。學法的人一多起來就更要注重引導新學員實修,同時不要放鬆自己,有條件的可以增加學法和煉功時間。保持大法的傳統,維護大法的修煉原則,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1]

我是一九九四年就走入大法修煉的,有幸參加了兩期師尊在廣州親自傳功傳法的學習班,早年還是當地輔導站的義務輔導員。我們大法弟子跟著師尊走過了正法修煉十七年的風風雨雨,我悟到: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是這個時期的偏得,既無上榮耀而又極其嚴肅。我們地區通過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有很多新學員走了進來,有些學法小組幾乎一半以上是新學員。

那麼老學員怎樣按照大法的要求帶好新學員,引導新學員在法上認識法,在法上精進。在這裏,我談一談個人的心得體會,供同修參考,有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嚴肅對待學法,共同在法上提高

師父說:「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2]

我們學法小組十來個學員其中就有五、六個是新學員,都是二零零七年以後陸續走入大法修煉的。這些年來,我們地區的新學員在修煉過程中多多少少出現過一些問題,也給整體帶來一些損失,我個人悟到這都與當地老學員的修煉狀態有關係。主要問題是向外求、向外找,還有的將做事當成了修煉,不注重往內找,修心性,修煉走入了誤區。

我們地區個別老學員認為新學員沒有被迫害被監視,有條件的應去海外借參加心得交流會的機會見師父,或者去台灣看神韻。還在新學員中說甚麼只有達到佛果位的人才可能見到師尊本人,見到師尊後身體就會被師尊淨化到透明體。搞得新學員的心神波動不靜,都想出去見師父,甚至有的沒見過師尊的老學員都被帶動,還帶著不修煉的妻子去美國。有的學員因收入不高還向常人借了幾萬元,一時搞的沸沸揚揚。最後使得一些辦好了手續買了機票的新老學員都受到干擾,遭到當地「610」上門騷擾不敢去了,浪費很多大法資源不說,主要是干擾了本地區學員的學法實修。帶頭的一個老學員也因此問題被惡警監視抄家不得不離家出走,去了國外。還有的新學員一進來就急於做事,忽視學法、修心、煉功、發正念,最近就有一個新學員被邪惡綁架 ,據說由於人心重,向邪惡妥協做了一個學員不該做的事。

這些都是教訓,我們都應該警醒。我個人悟到,新學員剛剛進來,需要老學員帶著他們走正修煉之路,真正的在法上提高。首先就要帶著他們嚴肅的對待學法,並且靜心學好法。

早些年,一些新學員剛到我們學法小組時,對學法的態度不怎麼嚴肅,一個是不常來,想起來就來,工作家務一忙就不來,還經常遲到。學法的時候態度也不怎麼端正,一會兒喝水,一會兒上洗手間,坐也沒有坐相,時不時的捶腰捏腿的,搞的大家都學不好法。根據這個情況,我就耐心的同他們講,師父講過:「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勢的,拿起筆要講運氣呼吸的,各行各業都講淨心、調息,整個社會都處在這麼一種狀態。」[3]

在過去正常社會形態中,是凡讀書人都是要打坐的,何況是修煉學法這麼神聖的事呢?我們現在學法如同聽師尊講法一樣,一定要嚴肅認真,而且師父的法身在看著,滿天的眾神眾生都在看著,我們能不做好嗎?因此我提出建議,要求大家學法時都要坐下來盤著腿學,新學員不能雙盤的就單盤,單盤久了不能堅持的就散盤,輕輕的動一下沒有關係,前提是不要影響整體;學法前都上好洗手間,中間就不要去了。大家端正學法心態以後,再也沒有出現過不好的現象了。而且,我們學法小組的一位新學員還在她們家中也建立了新的學法點,又吸納了一些學員集體學法。

我們學法小組成員不但注重集體學法,還注重自己學,自己學法時也是朗朗讀出聲來,注意不讀錯音。所以,我們學法小組在集體學法時大家的語調準確,聲音清晰,聽起來很流暢很好聽。我們學法小組還形成了抄法、背法的風氣。師尊的新《論語》剛發表時,大家就開始背誦,十幾個新老學員不久就都能背誦了。一些學員對師尊的《洪吟》、《精進要旨》等經文基本都能背誦,遇到問題大家都能以法為師,在法上認識法,法理也都有不同層次的提高。

早一段時期,明慧網連載刊登了一位學員寫的《清理副元神中的舊勢力的安排》一文,另一個學法小組的老學員打印了許多份在傳,說甚麼人家修的高,連副元神都能看的見,因而羨慕不已,心動的,正常的三件事都受到影響。可是我們學法小組的成員就沒有去打印流傳,心都很定,有學員就背誦《洪吟》中的經文「功能本小術 大法是根本」[4],並悟到不管我們天目看到也好,看不到也好,只要我們按照師父講的去實修,自身空間場的一切都會自動歸正,因為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在管,而且法輪也是自動在演化著功。我們有甚麼好擔憂的呢?

其實我們學法小組也有一些老學員天目也開了,早些年就看到了同修副元神的一些情況,覺的這是修煉過程中所出現的功能,與提高心性關係不大,也就沒有張揚出去,一切以法為師避免走彎路。後來師父發表了《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的經文,我們反覆學習,法理更明白了。大家表示要牢記師父講的「面對負面的亂象表現,沒甚麼可波動的。學好法、做好三件事,甚麼都有了。其實舊勢力已經被定為正法的魔在清理中了。有師在、有法在,亂不了。」[5]大家一如既往的安心學好法,做好三件事。

同心配合講真相 注重救人效果

我們學法小組也沒有說誰是協調人,但在講真相救人方面大家都能按照師父講的法用心做好、配合好。早些年我們學法小組的資料都是從大資料點上去拿,數量還很多。後來由於其中搞技術的同修被邪惡綁架,大資料點就散了。後來改為由每個小組開一朵「小花」,但有些學法小組幾乎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只能做一點複印單張,其它就做不了。我們學法小組的老學員就承擔起鄰近好幾個學法小組的資料,包括小冊子,不乾膠,真相幣,護身符還有大法書籍等。後來新學員陸續進來了,都比較年輕,他們就主動承擔起做真相資料的一些項目。現在我們小組開了六朵小花,承擔著鄰近八、九個學法小組的資料供應,我們做的資料不但數量保證,而且也保證質量。期刊的封面都是用的光面相紙或銅版紙,大法書全部手工製作,沒有用訂書針,而是採取電鑽打眼,再用針穿線,封面打印後雙面過膠,做出來的大法書精緻美觀,像精裝本一樣。

我們學法小組不但做資料做的好,在講真相方面也很努力。我們經常三至五人一組去高級住宅小區派發資料。為了安全起見,首先由一人先去探查情況,了解那個小區有多少棟樓,電梯樓是多少層的,出入口有幾個等。然後集體先對那個小區發正念,再統一時間每人帶上上百份小冊子或光碟去挨家挨戶的派發。由於大家正念足,每次都很順利。

別的小組的同修說,高級住宅小區保安管理的很嚴,你們是怎麼進去的?我們說是發著正念,心生慈悲大大方方的跟著小區的居民進去的,有的時候居民們還主動為我們開門。我們除了集體派發資料外,更多是單獨行動。我們小組有兩位新學員,去高級住宅小區派發資料比較多,幾乎每天都出去派發,用她們自己的話講,好像形成了能量流了,每天都想出去,無論白天黑夜。

我們學法小組還注重面對面的講真相。新學員向老學員虛心請教,甚至老學員帶著新學員出去同陌生人講真相。坐出租車就同司機講;去購物就同售貨員講;在公園裏就主動同散步的老人、婦女講,一般都能夠講通做了三退。更主要的我們注重同身邊的親人同事朋友講。我們小組的新老學員都會智慧的利用常人聚會交友的機會講真相。

有的學員的老家在外地,就利用休假的機會帶上一大皮箱真相資料回家,講真相救人,一般的都能接受並講的通。有一個老學員利用戰友聚會的機會去遙遠的北方城市講真相,還大膽的帶上兩位新學員共帶了三大皮箱真相資料在聯誼會上派發,勸退了二十多人,一切都順順當當的,沒有出現干擾。

在做好三件事中 每個人把住心性修好自己

我們學法小組有位學員是一九九四年得法,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他失去了修煉環境就沒怎麼修了。二零一二年一個偶然機會遇到了同修後又從新走進來修煉。他做大法的事很主動積極,但心性方面存在一些問題,有同修發現他還與一位與丈夫分居未離婚的女人同居,但出於怕得罪人的心不敢講。我聽到後,立即與這位學員交流,在法理上幫助他認識這樣做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作為常人也是不道德的行為。我下載打印了明慧網關於修心斷慾,修去色心的體會文章送給他。後來還是發現他很久都沒有改正,身上還散發著一種腥臭味道,讀法也是磕磕巴巴的不流暢,腿也不能盤。

學法小組的其他同修對他有些看法,說明慧交流文章都講了,開天目的學員看到犯色戒的人背後都有狐狸、蛇精、色狼附體,為了學法小組的安全著想,甚至建議他先不要來集體學法,以免影響別人,先在家學一段時間再看看。我個人悟到,有問題的學員還是要給他機會,集體學法是大家得到真正提高的好環境,失去這個環境他可能更難歸正。

在一次學法後的交流中,我就很嚴肅的講了色心不去的危險,還列舉了鄰近有幾個學法小組因有色心長期不去的同修遭到綁架後,還連累其他同修的慘痛教訓,很嚴肅的對這個同修說,師父講了:「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3]我個人悟到:舊勢力最看不起色慾心很強的人,在古代修煉這種人各門派的師父都不會收的,只是我們的法大,師父慈悲不斷的在給機會,希望你能明白這法理,快快改正自己的毛病。這個同修當時臉就掛不住了,事後就同其他學法小組的一位同修去訴苦。那位同修也認識我,就勸他說,我早就想講你這個問題的,只是沒有膽略和智慧,是她有這種寬容心態讓你去她家學法,換成是我就不會接納,其實你離我家最近,你以前要來我家學法我就沒有同意。真正的對同修好就是要幫助他在法上認識法,真正提高心性,不是大家你好我也好的和稀泥,有些時候大家好像都明白這個法理,但要做到還是不容易的。這年頭在常人社會交往中誰願意去管你這些破爛事啊。也就是我們大法弟子為了同修真正能在法上提高才會這樣做的,你要懂得珍惜同修之間的法緣才是啊。

這個同修經過痛苦的反思後,終於明白了師尊講的這一層法理,斷了不乾淨的男女關係,而且還懂得一發現自己有色心就發正念排除。由於心性提高上來了,他整個人都發生了變化,身上那種腥臭味也沒了,腿也能盤上了,臉上也開始有光澤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以來,我們學法小組的十幾位的新老學員全部用實名參加了向北京最高檢察院郵寄或網上遞交了起訴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雖有一個老學員的訴狀副本在明慧網實名刊登出來,受到了當地「610」和派出所的上門騷擾,通過這位老學員講真相,他們明白了道理,以後再也沒來干擾過。其他學員都沒有受到甚麼干擾。

講真相救人的項目很順利,一時間歡喜心和顯示心就暴露出來。在一起都很興奮的說我今天派了多少多少資料,我粘貼了多少多少張不乾膠,我勸退了多少多少人等等,後來大家一學法冷靜下來一查找,這不是歡喜心和顯示心出來了嗎?這樣下去不危險嗎?有個新學員聽信了其他同修說的,多派資料多救人就能和老學員一起圓滿,求圓滿的心起來了,將做事當成了修煉,這不悟偏走偏了嗎?我們小組針對這個情況專門學了師父經文《轉法輪》第六講和第八講。師父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3]

通過切磋交流大家認識到,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所致,在另外空間都是師父法身安排的,都是師父的法身在做,我們只不過是神的使者,動動嘴,動動腳而已,沒有師父法身的看護,我們自身的生命安全還不能保證,怎能貪天功為己有,這不是糊塗不明智嗎?記得早些時日有一個學法小組的同修也是歡喜心和顯示心沒修去,當時有同修提出來但沒有引起重視,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三人一同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後被惡警綁架抄家,其中有一人寫了「保證」,至今還走不出來,還有位同修是多次被綁架,還影響到其他學員的修煉。通過往內修往內找,大家還悟到:講真相救人需要的是通過實修生出來的正念與慈悲,只要有人心在,正念和慈悲是出不來的,救人效果也就要受到影響。師父講:「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6]

因為我們學法小組形成了向內找的習慣,一遇到問題大家都會找自己的執著心,我作為老學員在與大家學法實修和做三件事中,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如原來存在的傲慢之心、自以為是的心、別人不能說的心等,雖修煉後去掉了許多,但還是沒有徹底修去,所以,師父就借各種機會讓我暴露這些個不好的執著心,要我儘快的徹底修去它。因此說來,與其說是老學員帶好新學員實修,其實也是師父安排給我們老學員督促自己、鞭策自己精進的一個好機緣。

師父在最近告誡我們:「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7]我們會謹記師尊的提醒,在正法的路上精進不怠,走好最後修煉之路,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求正法門〉
[5]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7]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