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中十七年的集體學法和煉功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大法弟子失去了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環境,大多學法點解散了。就在這時,我家成立了學法點。這個學法點從一九九九年到現在,幾經風雨,也斷過幾次,但我們堅持了下來。到現在,每當學法點集體學法時,看到十幾年堅持下來的老面孔,和不斷加入的新面孔,心中總有許多感慨:師父,正是您給我們留下了這種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修煉形式,使我們能夠互相交流、互相促進,能夠「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1],「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2],才使我們挺過了那段最黑暗的時刻,走到了今天。

在這裏,首先向您──我們最偉大的師父說一聲:謝謝師父!

一、在黑雲壓城的時候,家庭學法點建立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中共江氏集團瘋狂打壓法輪功,許多大法弟子,特別是當時的輔導員被抓、被關押,我們失去了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環境,彼此都聯繫不上,真是風聲鶴唳,黑雲壓城。

怎麼辦?很多大法弟子在思考。有的毅然走上了天安門,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有的迷惑了,不知如何堅持下去;有的沉淪了,藏起了大法書,混同於常人,隨波逐流……

看到這種情況,我找到幾個以前一塊學法煉功的同修商議: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我們不能失去這個大法弟子修煉的最好的形式,我們還要堅持集體學法、集體煉功,能堅持到甚麼時候就到甚麼時候。我提議在我家成立學法點,歡迎你們來我家集體學法。

於是,頂著風險,衝破家庭的阻力,我家這個學法點成立了。

開始是幾個人,後來人越來越多,到了十幾個人,每到約定的學法時間,屋裏擠的滿滿的,很多同修早早就到了,我知道,我自己也感覺到,同修們太渴望見到同修,太渴望有這樣的修煉環境,大家在一起認真的學法,敞開心扉的交流,互相糾正煉功的動作。那時,同修們的心都很純淨,大家在一起,都相互鼓勵:一定要堅持下去,堅持下去。

那段時間不斷的有同修被抓,仍不斷有新同修加入進來。由於需要注意安全,即使是夏天,門窗也是關的緊緊的,窗簾遮的嚴嚴的,一屋子人,就像在蒸籠裏一樣,大家沒有一個嫌熱的,風扇也不打開,因為有動靜影響學法。就這樣,在最嚴酷的形勢下,我們走過來了。

期間,我被六一零關過洗腦班,我家也被幾次非法抄家,我們學法點的好幾個同修也被關過洗腦班,還有被勞教迫害的,學法點被迫停頓過幾次,但我們出來後,很快就再恢復起來。

二、講真相,真相福音撒遍大地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們認識到,我們要講真相,要揭露邪惡的造謠誹謗,要救度被毒害的眾生。我們能和外地聯繫的同修從外地拿來了真相資料、光碟和橫幅。那時還不敢在家分發,在學法點上悄悄確定好時間地點,然後大家到接頭地點拿上後,當晚就發出去,掛出去。

後來,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們學法點的同修有的成立了家庭資料點。漸漸的,同修的怕心去掉了很多,膽子慢慢大起來,每到集體學法的時候,做資料的同修大包大包的把資料拿來,在學法點上分下去。周圍真相資料發遍了,我就讓我老伴開自己的車拉著同修到鄉下去發,那時,幾乎每週都發,跑遍了當地幾乎所有鄉鎮。

三、面對魔難,堅定正念 信師信法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我們當地同修遭到了邪惡瘋狂的打壓迫害,上百名大法弟子被綁架騷擾,數人被判重刑,十幾人被非法勞教,我也是被惡警抓捕的對像之一,在師父的點化下,我當天走脫,惡警撲了個空,我從此在外流離失所一年多,我家的學法點也被迫停止。

當我結束流離失所回來後,我開始先到別的同修家參加集體學法,怕心逐漸去掉後,我家的學法點又恢復起來。在這期間,家裏發生了一件大的變故:我兒子在銀行工作,還是個中層幹部,由於被人欺騙,欠下了巨額債務,兒子被單位開除,關進了拘留所,一時間家裏就像天塌了一樣,家裏幾乎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了,幾輛車全頂了賬,兒子小家庭的樓房也賣了。兄弟姐妹和親朋好友借錢借了個遍,我們老倆口的工資除了日常生活開支外幾乎全部用來還賬,我們家從一個還算殷實的家庭一下子進入貧困中,債主幾乎天天登門要債。兒子不是我親生的,有人建議我和兒子斷絕關係,不要被他拖累。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既然這輩子我們有母子之緣,我不會拋下不管。那段時間,我把心一橫,潛心背法,把自己溶入法中。同時,在學法組上,同修們也和我大量交流。「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3]。

當我真正把心徹底放下的時候,事情開始出現轉機。兒子和我說:「媽,要不是你,我就完了。」我對兒子說:「要不是學了大法,你媽也完了,是大法救了媽,也救了你。」

通過這件事,親朋好友對我刮目相看。兒子、兒媳、女兒,雖然不修,對師父特別尊敬,每當買了好吃的都是先敬師父,對我做證實大法的事從害怕、擔心、反對到非常支持。我知道,這是師父看到我心在法上,幫我化解了這場看似過不去的魔難,改變了我的修煉環境。

四、始終堅持集體學法煉功

我老家有兩套平房,因為位置處在城裏,租金很高,也很容易出租。家人和親朋好友都勸我租出去,掙幾個房租補貼家用。但當時,正好需要建新的資料點,我知道後,頂住所有的壓力,利用那套平房建立了資料點,我也成了資料點的主要成員之一,同時,我們在這個資料點也建立了學法小組,集體學法。

我們的資料點自成立以來,同修需要甚麼,我們就做甚麼。這幾年,我們做過真相光盤、製作破網軟件、打印小冊子、單張,製作台曆、掛曆、不乾膠標語、橫幅,打印真相幣、製作光盤,印《九評共產黨》,同時我們還承擔著我們這個地區的大法書的製作,幾乎每天都在滿載負荷的運轉著。但無論怎樣忙,我們每天都抽時間集體學法煉功,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4]師父還講:「你們再忙也得學法,所以我建議各個項目中的大法弟子,最好你還是抽時間參加當地的學法。」[4]這樣,我家的兩套平房,成立了兩個學法組,一直堅持到現在。通過堅持集體學法,我們真真切切感受到身心溶入法中的那種幸福和快樂,心性在不斷提高,同修們都感到找回了修煉如初的感覺。

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是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現在助師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時刻,法正人間在即,同修們,特別是還在迷茫、懈怠的同修,快加入到學法小組中來,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相互交流,共同精進,找回修煉如初的那種感覺,用心做好三件事,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隨師父回家。師父說:「修煉如初,圓滿必成」[5]!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容法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