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 眾神環繞在我的身旁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四年的監獄囚禁中,我按照師父的法去做:「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堂堂正正走了過來。期間有許多感悟和神跡。

法輪大法好」震動整座監獄

對於堅定的大法弟子,監獄往往採取換監的伎倆進行迫害。換監,就是把大法弟子從一個監區調到另一個監區,其實質是這一個監區的獄警窮盡了所有的邪惡手段都無法使大法弟子屈服後,迫不得已將大法弟子轉到一個新的監區中。

在一次換監後,我不停的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獄警的指使下,十多名犯人對我一陣拳打腳踢,又將我關入小號。我的呼聲不停,仍然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著高呼的口號聲,我感到周圍都靜極了,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再往下喊,我感到周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法輪大法好」的聲音傳遞到監獄的每一個角落,那聲音真是直透碧空,我感到身下的大地都在震顫,我的身心全都溶在這口號聲中了。

這聲音真能震懾邪惡啊!後來,獄警都在屋裏呆不住了,紛紛出來,然而,我呼口號的聲音仍然不停,就那麼高昂的持續著。有一個獄警氣急敗壞的衝我喊:你有本事上外邊喊去,在這喊啥?我不為所動,仍然在高呼。

那一刻,眾神環繞在我的身旁

獄中學不上法,但我時刻依照法理去要求自己。我知道我雖在獄中,但我堅修大法沒有錯,這是我的選擇,在我的選擇下,任何邪惡的生命都不配借用考驗來迫害我。

獄警用大號電棍杵著我的臉頰問:幹不幹活?我回答:死也不幹。獄警逼著我隨著犯人一起做體操,我就坐在地上。獄警用穿著皮鞋的腳專踢我的膝蓋,邊踢邊喊:你不做操,你就站起來都不行嗎?我仍然坐著。獄警指使犯人把我抬到辦公室,將我一陣毒打。

恍惚間,我看到師父來了,急切的問:這是咋回事?我沒等邪惡說話,就說:我不配合,他們就不停的打我,不停的打我。我一下子清醒過來了,我清楚的意識到,師父將指使毒打我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清除了。

這些年來,神韻每一年都有關於大法弟子被中共惡徒迫害的節目,時間雖短,但寓意深刻。這些節目中,大法弟子被迫害死過去了,眾神從天而降,守候在大法弟子身旁,不斷的加持著大法弟子,直到大法弟子甦醒過來。

我有一次被打得昏死過去了。我不知道那是一種甚麼狀態,就看到滿天的光芒,那種光芒是世間所無的,能溶化一切,在那種祥和的光芒中,我沉浸在深深的慈悲裏,真是太美妙了。我又看到了眾神從天而降,全都圍繞著我。意識中我知道這是眾神在加持我,我知道我是被迫害致死過去了,恍惚間我感到我就在「神韻」的舞台上……

等我真正的清醒時,這美妙的一切「刷」一下子全都退去了。我回到了現實中,但我知道剛剛發生的那一切都是真實的。

師父給我換了一幅全新的骨骼

也是在這次被毒打後的幾天裏,我正在睡覺,就看到師父來了。師父一下子把我身體左邊的骨骼全都拽了出來,那是從脖子以下,整個半扇骨骼被師父隨手一扔,不見了。隨之,師父一揮手,一團純白色的東西到了師父手上,師父往我身體左側一壓,那團白色物質就演化成了半扇全新的骨骼,被師父裝到了我的體內,師父又用雙手在我身體兩側一擠,這半扇骨骼與原來的骨骼就合二為一了。

我很激動,同時又想,師父怎麼不給我全換了呢?一個月後的一天裏,師父真的又把我右側的骨骼全換了。

獄警找來一茬一茬的人來作我的「轉化」。最後一次我還把兩個來做「轉化」的人給反轉過來了,他兩個回去後又把以前被矇蔽的幾個大法弟子也給反轉了過來。獄警既仇恨又害怕,再也不敢找人來做我的「轉化」了。監區長找我談話,我堂堂正正告訴他:我是修煉宇宙大法的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在宇宙中都是最偉大的,你們小小的邪黨怎麼能迫害得了呢!太自不量力了!說得他一怔一怔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