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保護我過巨難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不是開著天目修的,煉功初期,我感受到小腹部位法輪的旋轉,還有師父給我下的很強的氣機,騎自行車就像有人推著那麼輕快……全身上下無病一身輕,整個人身心狀態好極了。但是,有兩件事使我至今難以忘懷,並一直激勵著我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一)

那是二零零一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最厲害的時候,我被非法關進當地的勞教所。勞教所裏使用各種欺騙、酷刑折磨手段迫使修煉者放棄對大法的正信,我為了抵制迫害而絕食絕水。

到第五、六天的時候,管教們唆使勞教所裏的其他犯人不讓我睡覺,連一秒鐘都不讓睡,我被折磨的站著就會摔倒,感到眼前、周圍都是黑暗,淒冷,這時管教和那些被中共謊言洗腦的人們都圍著我,強大的壓力逼我寫所謂的三書(悔過書之類的),我在心裏說:師父,我是個不爭氣的弟子,很不精進,但是師父您一定不要落下我呀。

這時,我突然看見了師父,形像就是《轉法輪(卷二)》中師父照片的形像,師父打著坐,在膝蓋處有三個大字,真、善、忍,由遠及近,發出非常亮卻不刺眼的光芒,是那樣的光明與溫暖,就在那一刻,我一下子異常的清醒了,那種清醒是用常人的語言形容不出來的,我的心同時也變的堅定無比。在不讓睡覺的情況下,絕食絕水十五天,直到勞教所把奄奄一息的我弄到醫院,然後逃之夭夭,我被家人背回了家。

(二)

另一件事是在二零零二年,那也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非常嚴酷的時候,我在外地做真相資料,被警察非法抓捕,關進了看守所,為抵制迫害也是絕食絕水。

在絕食絕水中很痛苦的情況下,管教們教唆犯人們對我圍攻,看守所甚麼窮凶極惡的犯人都有,她們圍攻起我來非常凶險,我那時身體非常虛弱,看守所怕把我迫害死了擔責任,就給輸液,冷涼的液體輸上,我感覺全身都漸漸麻木。

正在這時,我沒睜眼但感覺看到我身邊出現了一個大蓮花,旁邊還有蓮花瓣,好像在水裏漂著動,那麼真切,好像我一伸手就能觸及到它。我還看到無量無際的佛,那麼多的佛排列的是如此的整齊。用人間的語言都難以形容,橫看、豎看、斜著看,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整齊無比。我看到此景非常震撼,這增加了我無比的信心,正念非常強,幾乎感受不到身體上的難受。

那次絕食絕水一個月,迫害我的警察們看到我已經輸不進液體去了,針都扎不進去,費很大勁扎進去,液體都跑出來了,他們說把針一拔下來,這人就完了,他們把我送回了家。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活回來了。

無限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